庞琨:李氏兄弟

李和平9

据我所知李和平律师和其研究的反酷刑项目在国内国际上都是公开的事,并不象其刚刚取保出来的助理考拉反口指控的那样是秘密的项目。李和平研究的项目召开过多次反酷刑研讨会,让国内很多律师和研究人员接触并了解《反酷刑公约》的前沿内容,他主持的项目还关注了多个冤案的申诉工作,大家较熟悉的有江西乐平冤案,新疆周远冤案等。

按照考拉的说法如果只因为李和平研究的项目使用了外国人的钱就指控其颠覆国家政权,这是很难成立的。我在想中国有多少国家机构和科研机构都在使用欧盟以及联合国的各种基金来发展项目?是统统都要抓起来吗?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一直到前几年,也一直在使用日本提供的无偿贷款,如果合法的使用国际上的援助基金也算犯罪,那整个中国得抓多少人?再说抓人之前是不是先得把相关的法律修改一下?

所以考拉的说法,权当魅影作戏,大家听听也就算了!

李春富

李春富是李和平的弟弟,这个弟弟的人生书写着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据春富嫂子介绍因为李氏兄弟家以前非常贫穷,哥哥李和平考上大学后李家无法再继续供两兄弟同时上学,于是被牺牲的弟弟李春富南下打工,睡过坟场,住过桥洞,肚子还被人捅过一刀的李春富在1998年攒了一万块钱后,李和平鼓励他自学考试做律师,于是他真的做到了,历经六年,他到郑州大学附近租房没日没夜的参加自学考试和司法考试,最终取得律师执业证,从此走上律师之路。 但这个励志的故事现在听起来又可能变得那么的坎坷,李春富继他哥被带走后又被天津警方抓了。

这是去年7月哥哥李和平被警方带走后的事,当时弟弟李春富律师曾和嫂子王峭玲一起到天津寻找,但没有任何下文,救哥心切的李春富还广发英雄贴,希望全国的律师在会见自己的当事人的时候帮忙打听李和平的行踪下落,兄弟手足之情令人动容。可转眼间哥哥尚无下落,弟弟又失去自由,李春富律师被带走前,他在微信上说“物业打电话来说我家漏水,让我回去看一看,也不知道对方卖的是什么药,要抓我吗?”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次不是查水表,而是看地漏抓的人。一个家庭瞬间失去两个支柱,这个家庭瞬间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和压力。

人们都说李春富是被哥哥“株连”进去的,因为无法制服李和平,所以拿他的弟弟入狱。但按理一个号称具有现代文明的国度,一个建政60多年政府,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积累,依法治国快两年的信心,人类文明和司法文明哪怕有一点良心都不应当再出现兄弟“株连”这样的情况,但是李氏兄弟的遭遇就在眼见,让人不能装作不见。

春富极具爱心,他曾在广东佛山办过一个案件,代理一个农村小孩在佛山打工时劝架被工友杀害的案子,通过律师的努力受害人被认定为工伤并获得工伤赔偿。律师在刑事案件中又通过大量的调查取证,庭审中发现被告人行凶时有拿刀反手刺人、行凶后逃跑等诸多行为,提出被告人被鉴定为部分刑事责任能力是错误的,应当承担全部刑事责任,并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庭审后被告人与其家属经权衡后一反之前的态度,同意积极赔偿。就这样,本来一个受害人可能拿不到一分钱赔偿的案子经过律师的努力终于获得了相当数量的赔偿,案子结了之后,依约定当事人本还欠着一笔律师费,但动了恻隐之心的李春富也不忍再提。

李春富被带走之前我和他还在甘肃合办一个失火罪的案件,当时一审庭审已经结束,李春富曾跟我说“虽然当事人没有什么钱支付律师费,还天高地远,但当事人背井离乡跨省到小县城做个小生意非常不容易,那知还碰上失火被指控犯罪,挺可怜的!这是一个无罪的案子,我们一定要努力,争取让法院出无罪判决,还当事人清白,还社会公义!”,在他被带走之前,第二次庭审刚结束不及,极富说服能力的李春富对着审判长说“你们做一辈子法官也很不容易碰到一个实质无罪而且判无罪也没有一点风险的案子,何不坚守正义,排除干扰,主持公道,给自己的法官生涯留下一个漂亮的判决?”法官听首笑了笑回应道“我们一定依法办理”。可我们清楚,这虽然是一个无罪的案子,但检察院多次补充侦查证据,发现被判无罪后还先撤诉,再立案,再补侦,有一种一定要置被告人于死地的感觉,各种困难可想而知。可正是律师和当事人还有法官的坚守,这个案子被告人最终一审被判无罪,二审听取上诉意见驳回抗诉还判无罪。拿到判决书后的当事人高兴无比,连夜挥笔给李春富写信,可也不知道李春富是否已经收到。

春富律师心态平和,待人接物如此,办案时亦如此,没有法律人常有的对公权力的焦虑,非常希望通过沟通和人性的对话是说服对方,甘肃这一个案件正是他给我最大的启示,事实证明效果也很好。他还爱讨论和关注股市,鼓励我们都投资股市做一些理财,他坚信中国正在稳步发展和前进,要给政府一些时间,法律人要理性的发出改革的建议和声音。

春富有两个小孩,大的应该刚上初中,记得在出事之前他把孩子送回了老家上学,小的应该五六岁的样子,以前一起出差,我常见春富每天都和他小儿了视频通话,他五岁的儿子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春富总是回答“办完事就回去”。可不知道目睹春富律师被手铐带走的孩子是否受到心理影响?是否每天还想到要给他爸爸打电话?可是我听说他小儿子常对妈妈说,“爸爸是被手铐带走的”他妈妈骗他说那是玩具,可五岁的孩子一本正经地纠正“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

春富常言,在刑事案件中我们只要说服警察、检察官、法官中的一个坚持良心和正义,我们就胜利了,可我不知道当碰到他自己的案子时,春富可能碰到的众多警察、检察官、法官中,有没有一个人是坚守良知和正义的?

我希望是有的!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