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律师助理到“背叛理想”,赵威丈夫:无法判断“709”抓捕对她实际影响

考拉
“她以前的理想当然是推动中国法治,现在我就不知道,”38岁的游明磊说着妻子赵威的理想,这也是他的理想。

赵威网名“考拉”。2015年7月9日开始,319名律师与维权人士被警方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或失踪,最重罪名涉及“颠覆国家政权”。在这“709案”中,当时年仅24岁的赵威作为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被带走,是所有被捕人员中最年轻的。

赵威2015年7月10日被带走,2016年1月8日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这也是中国首次有“90后”公民被控该罪名。2016年7月7日上午,“709大抓捕”一周年前夕,天津市公安局公布,赵威获准取保候审,但截至发稿时,赵威丈夫游明磊及代表律师任全牛仍未见过赵威。

08b12c7f5e65465384dc79ab8f53b197
天津警方在微博上的通告

7月7日下午2时32分,赵威的微博账号“考拉就是考拉”发布2015年7月8日以来的第一条信息:“自由呼吸的感觉真好……致谢亲人一样给予我无数帮助和真情的办案民警”。

7月7日晚8点刚过,“考拉就是考拉”发布了《致朋友们的一封信》,信中称:“我真的没想到自已的行为恰恰在背叛自己的理想,伤害自己最热爱的祖国,不经意间使自己成为别有用心的人的棋子”,并在信中指李和平律师对她蒙骗、利用。

这封信写道,是“对社会公平正义公益的关注”,将自己引领到“表面正义”的维权律师团体,2014年10月到北京之后,自己经人引荐成为李和平律师的助理,“忠心耿耿”,但几个月之后,才发现李和平的一些项目“包括我的工资都是某境外机构资助的”,该机构“名义上是做‘反酷刑’的研究,实际上是通过资助项目来搜集、整理一些国内敏感案事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实现中国和平转型”,“在我应聘工作时,李律师对我隐瞒了这一点”。信中续写,她之后提出辞职,并被拖欠3个月的工资。

信中还写:“曾为所谓‘维权律师’、‘民主人士’群体鼓与呼、支持与声援,还以为这是热爱国家、心怀公益。这种被利用的感觉让我揪心痛楚。”

与赵威结婚刚满4年的游明磊甫见这微博文章,就说:“假的,应该是官方发的。”“赵威这种情况,换是我,你要我说日本人是我带进来,也没有问题。”

李和平与总部在英国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瑞慈人权合作中心”(The Rights Practice)有合作,为中国律师提供有关《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的训练。瑞慈的创始人马兰娜(Nicola Macbean)在2016年1月13日曾发表文章,关注李和平“失踪”超过半年,称两人相识于2008年,中心与李和平在提供反酷刑训练上有多年合作,2012年起,中心与李和平合作进行一个欧盟资助的项目,扩大这种训练的推广。她最后一次看到李和平时,他正在该项目的一个工作坊中,传授访问酷刑受害人的技巧。

在文章的最后,马兰娜写道:“令人伤心的反讽之处在于,李和平似乎正成为他一生致力改革的体系的受害者。”

怪责李和平的公开信还不是终点。7月8日傍晚6时47分,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称据赵威本人举报,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编造并在网上散布赵威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有关信息被大量转发报导,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也给赵威名誉造成严重损害,涉嫌犯罪,任全牛已于月8日,被郑州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即时通讯手机应用显示,任全牛的最后上线时间,是7月8日傍晚6时15分。

郑州公安发布此消息26分钟之后,赵威的微博帐号“考拉是考拉”转发了该条通报,但没有加上自己的回应。

赵威被囚期间,今年5月末,任全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听到的看守所里的狱警在外面炫耀,在看守所里面玩弄了多少女囚犯,他也说出了赵威的名字”,消息一度引起外界舆论紧张,但之后,律师和官方都未进一步确认或否认。游明磊也表示,他并不知道赵威被囚困时发生什么事。

2012年1月,34岁的游明磊和21岁的赵威在参与爱滋病工作时认识,吸引游明磊注意的,正是赵威为人富正义感,充满理想。游明磊忆起4年前,自己在大学派发敏感单张,受祸被拘,“可能当时觉得比较害怕…那时也被收监,后来出来时她就跟我登记了”,那时两人相识不过6个月。

2014年,两人双双成为律师助理。赵威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新闻专业,游明磊说,她热心社会事务,但实习时曾切身感受到在大陆做记者的限制,“出来发现做记者挺纠结,很多案件不能报,报了你也发不出来,写的东西也是比较违背良心”,赵威于是转当李和平律师助理。李和平律师是内地著名维权律师,与在“709”风暴中心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有合作。对于作为律师助理的赵威在“709”中被捕,游明磊感到不解,他说,赵威师从李和平之后,只处理过“乐平案”及“范木根案”,况且她没有律师资格,不能办案。

被囚近一年后,7月8日上午,“考拉就是考拉”在微博上发布照片,图中的赵威把原本过肩的长发剪到耳下,除此以外,模样与一年前并无太大差别。配图的微博帖子说:“我平安喜乐,很开心”,下午,“考拉就是考拉”再补充称:“我将我的心路历程分享出来是想以后不再被人利用,也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游明磊说,他无法判断“709大抓捕”对赵威的实际影响,但即便获释,“从理论上来讲,在中共的统治下,她是做不了律师”,而他认为现在事件未曾落幕,全国仍在零星地拘捕律师,“你说不担心被抓是不可能,事情仍要做。”

游明磊坦言,在内地,做维权律师基本上是无用的,更令人感到无力,“但对个人来说,活着总要有点价值,活得内心坦然,至少能对得起下一代,这是我活的价值吧。”

(据端传媒)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