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709恐怖的威慑

2_12

律师想用法律,帮助当事人触碰维稳大局,虽然符合法治,但不符合政治。

2015年7月9日对维权律师的全国性大抓捕,只是这一政治运动的高潮。

实际上抓捕并不限于709这一天,此前就有著名维权人士吴凎(网名屠夫)、翟岩民等人的被抓,此后也陆续有人失联。就是最近,还有河南律师任全牛以寻衅滋事被抓,借口是警方宣称709案刚被取保候审的赵威(网名考拉),举报任侵犯其名誉。

而被抓的也不限于律师,还有胡石根、勾洪国(戈平)、刘永平(老木)、林斌(望云和尚)等民间维权人士。

因此将这一政治打压运动统称为“709事件”,淡化了其政治目的;称为“709大追捕”,淡化了其时间上的延续性;称为“709律师案”,淡化了其打压的广泛性。从当局一系列的司法动作、媒体造势、株连家属同行、道德抹黑等手段来看,应该称其为“709恐怖”,用正能量的说法,也可称为“709威慑”。

所谓的恐怖或威慑,不只是镇压特定的对象,而是让全社会害怕。不只是直接的暴力控制,还有株连、舆论、心理的恐慌。

去年夏天,律师梁小军按计划带妻儿出国度假,本人在机场被拦截,最终一家人只能原路返回。他当天在网上写道:“我们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心疼孩子幼小的心灵不得不面对专制下的残酷现实”。而这样的现实,不止一个律师家庭碰上。

这就是现实,其残酷性一再显现。刚刚被抓的任全牛律师的妻子披露,其带两个租住的房子一直住得好好的,房东突然通知8月后不再续租,不给理由。后托人协调,房东才透露是任全牛发表了不当言论,警方不让租住。为了上学的方便,家属在周围再寻租,虽然房源不少,但最后都无果,有人不愿意他们在这一区域居住。

更有意思的是,从上到下许多律师被抓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案件还在调查阶段,司法局就迅速编写《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涉嫌重大犯罪新闻报道和相关评论资料汇编》,发给各律师学习。司法局是行政机关,却代替审判机关给案件定性。不看法律事实,却引用选择性的媒体报道。

所有这些,就是造成恐怖态势。不要以为律师懂法,是体制内认可的合法职业,就可以参与公共事件、进行政治表达。2014年中共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虽然再次提出依法治国,但也是党治领导下的法治。律师想用法律,帮助当事人触碰政治稳定的大局,虽然符合法治,但不符合政治。

对律师都这样严打,对其他人士更是威慑。没有法律知识、经济能力、舆论影响、一盘散沙的各地维权人士,想借助律师进行专业化、网络化的抗争,最终都是累己害人。任何对个人权利的主张和争取,都不如弘扬正能量和中国梦安全。

中国需要律师,听话的律师,不是讲法的律师。在这几年的政治态势下,是做维护合法权益的律师,还是做党的法律工作者?

以此类推,是做记者,还是做党的宣传工作者;是做教师,还是做党的教育工作者?用党媒批判任志强的话,“党性泯灭,人性猖狂”。是做人?还是做党的人?

这些在法治国家不是个问题,在中国都需要好好想想,再决定怎么干。

转自:东方日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