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王宇的身份

王宇

王宇被关起来了,整整一年了,听不到声音,看不到容颜,很多人会问王宇是谁,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王宇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王宇是一位家庭主妇,别人家的的主妇怎样她就是怎样。在家的时候她会给丈夫和儿子煮饭,会操心孩子上学的事情,会操持家务,收拾房间,她也会有点婆婆妈妈,也会偶尔向丈夫抱怨几句“你说说,咱们家什么事情我不管就会出错……”之类的话;

王宇是一位妈妈,她有一个16岁的男孩,孩子很依恋她,出门的时候还要拉着妈妈的手,吃饭要坐在妈妈身边,妈妈的口头禅也是“要乖啊儿子,听话啊儿子……”;

王宇是一位妻子,她和丈夫聚少离多,但又相互扶持,她四处奔波办案,丈夫在她带领、鼓励、督促下还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一位四十多岁的实习律师;

王宇是一位女儿,是家里的媳妇,内蒙有父母,天津有公婆,笔者之前要送她一套茶具,她直接给我地址,发到了内蒙父母那里,后来老包对我说“你送的茶具我连看都没看到就到我老丈人那里去了”;

王宇是一位女律师,但很多很多男律师如我辈者,在面对她的时候都满心敬佩和愧疚,我们没有她辛苦,没有她勇敢,没有她无私;

王宇是一位人权律师,她参与、办理过国朝所有类型的人权案件、敏感案件,面对无耻、卑劣、没有底线的公权力,王宇总是冲在最前,比如乔留石“打倒贪官”被拘案、北京公交一卡通巨额押金案、“开房找我”叶海燕案、安徽张林、张安妮案、大连“安锅案”、曹县教案、平阳教案、新公民案、范木根案、伊力哈木案、北京曹顺利案、建三江案、鸡西案、姚宝华案、尹旭安黑监狱案、屠夫吴淦案……

王宇是一位不挣钱的律师,有很多案件不仅不挣钱,她甚至还要自己解决差旅费,甚至还要救济政治犯的家属,刑事辩护本就是低端业务,她所从事的是低端中的低端;

王宇是一位繁忙的律师,一年中她每个周都出差,新公民案的时候,公权力的设计是腊月二十七开庭,腊月二十九通知家属要求在大年三十那一天如果不能委托律师的话,法院将指定法律援助律师,王宇律师在大年三十上午去了法院送交委托书,这让法官和书记员都很吃惊,真有年三十还出来跑政治敏感案件的律师啊!这打乱了他们的安排。能做到的,当时只有她,现在来看,恐怕还是只有她;

王宇是个很辛苦的人,她总在高铁、飞机、大客之间周转,她总在法院和看守所之间奔波,她的双肩包比较沉,她还要拉一个箱子,东南西北四至,她都跑到过;

王宇是个备受龌龊公权力欺凌、监控的人,多少次她被刁难、被推搡、被抢手机、被查房,难以统计了,太多了。有一次在青岛,放在酒店里的电脑被破坏,要求看酒店监控,酒店经理宁可赔钱也不给看,后来经证实,她的电脑被安装了莫名程序,要很高的技术才能发现,要更高的技术才能清除,这样的经历太多了;

王宇是一位冤案受害者,她被警察殴打,因此去投诉,因为投诉又被构陷,从而坐牢两年半;

王宇是个比较高级别敏感的人权律师,由于她办理的案件,由于她的敏感度,她去开庭,经常是壁垒森严、关卡重重,经常是公检法合谋设计伎俩,比如威逼家属和当事人解除对她的委托,比如威胁律所不许她介入某案,比如限制她开庭的权力,比如抢夺她的手机、打扰她休息,破坏她的电脑……

王宇是一位坚定的人权捍卫者,民主、法治、自由、宪政是她坚定的信仰;王宇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律师,她总和被侮辱、被伤害者站在一起,包括各种国朝新的黑五类;

王宇是一位勇敢的律师,真不记得什么案件让她顶不住压力,让她心生恐惧;她有勇气帮助受冤枉的人直面无耻无底限的公权力;

王宇是一位坚强的律师,无论多么多么难,多少多少壁垒,她总不泄气,她总愿意去尝试,因为她的身后是很多很多受伤害受欺凌的人,有妇女,有儿童……

王宇是一位内心光明、品格正直的律师,有关对案件的看法,有关话题的讨论,她和朋友们也有分歧,甚至有争吵,但,争利的时候从来没有她,要名的场合从来没有她,争吃争喝的从来没有她,上桌子、登梯子、露脸面的,从来没有她,她是如此正直、清白、高洁……
王宇是律师中的“我的朋友”,她人缘极好,她走到哪里都有律师朋友,都受人尊重;

王宇是一个十分单纯的人,她的生活是一张射线图,这张图以北京她的家为中心,然后向四面八方放射,一周中五天在工作,周末在家陪孩子,她没有特殊的闺蜜,她不追时尚,她不逛商场,她没有气派豪华的办公室,她不开车,她不热衷于出国、开会,她的时间很少………………

当然,王宇还有一个身份,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政治犯,她的罪名是让人惊艳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转自网络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