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一周年辩护律师和家属维权行动简报

一、辩护律师和家属一周年研讨情况。

    2016年7月9日,先后有709大抓捕当事人王宇辩护律师文东海和李昱函、勾洪国辩护律师卢廷阁、翟岩民及刘四新辩护律师葛文秀、李和平辩护律师马连 顺、王全璋辩护律师程海、包龙军辩护律师黄汉中、胡石根辩护律师李柏光赶赴天津,在709大抓捕一周年之际研讨如何应对天津警方和检方肆意践踏和剥夺辩护 律师辩护权事宜,后遭到天津市南京路派出所民警张耀杰和胡颖等以查身份证为由非法干预,因其没有提供有效证件和法定的查验身份证的理由,致使双方僵持近四 个小时,该研讨不得不被迫中断。

 2016年7月10日,研讨继续进行,唐志顺的辩护律师覃臣寿也来到了天津,并参加了研讨,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勾洪国妻子樊丽丽作为当事人家属也出席了研讨活动,经过充分研讨,大家一致认为:

    1、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是709大抓捕辩护律师之一,是709大抓捕当事人赵威(网名考拉)的辩护律师,我们注意到郑州警方于2016年7月8 日对任全牛予以刑拘的情况通报,根据通报的内容及我们对任全牛律师的了解,我们认为警方对任全牛的刑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任全牛仅仅只是对因为天津警方 长期持续严重侵犯和剥夺辩护律师的辩护权,致使任全牛律师及所有709辩护律师在内,均无法通过任何合法途径了解当事人的任何情况,在辩护律师辩护权遭到 严重侵犯的情况下,辩护律师根据了解到的一些关于当事人的信息并向警方求证,同时提出合理质疑,这是辩护律师的工作,其微博发布的内容是任全牛律师的工作 信息,是辩护意见,以上内容正展示了709辩护律师仔细求证、严谨求真的工作作风,是警方长期不予理会任全牛律师的正当合理要求才导致信息的不断扩散。如 果律师发表的辩护意见和观点、合理质疑和要求均可作为犯罪的事实依据,则律师没有存在的必要。鉴此,我们作为709辩护律师和家属,我们一致对郑州警方的 做法提出强烈的质疑并要求立刻释放任全牛律师。

    2、我们认为天津公检相互配合侵犯和剥夺709辩护律师的辩护权行为是对现有司法制度的挑战。而且这种排挤和剥夺家属聘请律师,由官方指派律师的做法有在 全国扩张之势,比如最近传出乌坎村林祖峦亲属聘请的律师遭遇威胁阻止介入该案办理,检方只认可指定律师等等。曾有律师提出过,一般的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均 不足以对公检法如此公然剥夺律师辩护权的严重程度予以惩戒,需立法制定妨害司法罪或妨害辩护权或代理权罪,大家决议今后共同向全国人大提出设立妨害司法罪 或妨害辩护权或代理权罪的立法建议。

    3、我们认为,天津警方和检方对709案当事人的指控明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剥夺辩护律师辩护权的行为更明显是违法行为,作为辩护人一天没有被709案 当事人依照两高三部的规定当面解除我们的辩护权,辩护律师身份便一天没有解除,警方及检察院甚至还有法院此后指定的官派律师强行介入该案便是违法的,即使 天津公检法抛开现有法律不顾,我们也会依法继续履行我们的辩护律师职责直至我们的当事人有一个合法公正的对待!

    4、我们认为,尽管天津公检法在709案中普遍不把法律当一回事,全国各地也不断出现剥夺当事人和律师辩护权的行为发生,但我们作为律师,仍然会选择相信法律、坚持法律、维护法律。我们坚信法律不应该只是写在纸上,更应该成为我们的行动准则和不懈追求!

二、辩护律师和家属维权行动

    2016年7月11日上午,九位辩护律师和四位家属(包括谢燕益太太原姗姗)一起来到天津市第一、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各自的当事人,遭拒后与办案单位接待 员李斌展开激辩,我们指出,李斌代表天津市公安局解聘我们的辩护律师身份没有法律依据,其谎称是当事人解聘我们又拿不出任何合法证据,也拒绝落实两高三部 《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如律师提出当面核实的要求,必须当面核实。李斌的上述行为是违法的,甚至是犯罪行为。期间,家属和辩护律师想用手机 将整个过程记录拍摄下来,遭到看守所一个警号为110120的警察制止并发生争执,现场天津警方并安排了约二十名特警到看守所监视众辩护人和家属,戒备森 严。

    下午,部分律师又赶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对警方的违法行为展开控告。

在 天津市二分检门口的马路两边,停了四辆警车,六七辆国保的车。便衣和制服警察手持各式记录仪,对着家属们和律师们不停地拍。四位家属拎着709当事人的红 桶,又一次开始了潮流红桶包包秀。及至进到二分检的控申中心,接待检察官一看是709当事人,立即变了脸,说这是专案。我们说专案也得依法。接待检察官打 电话请示后,说等领导下来处理。等了半小时,来了一位领导,控申处张处长。一一接了大家的控告信,给了回执。大家一直彼此耐心等着,一直到最后一位李昱函 律师交涉完,一起走出控申中心。这时候一看,马路两边已经是五六辆警车,国保车更多了。我们还看见了北京石景山区的国保,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熟面孔。

709一周年,从7月4号最高检的控告开始,7月8号任全牛律师被抓,7月9号律师研讨被警察骚扰,7月11号天津看守所和天津检察院二分院的律师要求维护会见权和辩护权,到此为止,没有划上句号,而是新的开始!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