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瑛律师:709一年,祭奠我的辩护权!

蔡瑛

时间飞快,一切仿佛都还在昨天,709大抓捕事件就已经发生一年了。

朴实的王宇、木讷的王全璋、有点腼腆的李和平、只见过一次面的周世锋、青春的实习生考拉,很多人,就在一年前的那两天突然从亲人朋友身边消失。杳无音信数月后,被定性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犯罪嫌疑人,继续生死两茫!

第一次与李和平妻子王峭岭见面,是在北京,是在李和平律师被失踪后的第六天,我和河南马连顺律师接受王峭岭的委托,担任李和平的辩护人。

2015年7月17日,和平被抓后第七天,我到天津要求会见,未果,此后数次……;2016年1月10日,苦盼多日的家属得到通知,李和平被逮捕,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于是,我赶在新春来临之前,第n 次来到天津,莫谈律师会见,我连以朋友身份为和平存钱的资格都没有;2月17日,我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律师事务所指派会见函、家属亲笔委托书,绝望愤怒中“吵架”般的要求警方安排会见。一名不知级别几何的警员李斌权威的训斥我,还有同往的多位律师,“你(们),别再来了;你(们)的辩护权,解除了!”!

2016年6月6日,我与其他几位一直坚持在辩护一线的律师,一起前往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反映情况,竟然在该院附近遭遇大批警察围捕,拘押多时。

坚持一年了!

这一年里,我们交了手续、提了要求、写了控告,说了好话骂了法律的娘,还陪着“家属爱的水桶”照了相,作为辩护人,却始终什么也没见到,什么也不知道!

律坛怪侠杨金柱,其行虽然备受争议,但为了争取周世锋的辩护权,他以六旬之身在天津吹北风翻跟头,街边坐过、鼻涕流过、狗不理包子吃过,最后牛皮吹破,也被周世锋弟弟解除了委托!

天津法治,任你死磕任你较真,任亲属痛哭到天明、悲愤到无言,我是流氓我怕谁!

临近被抓捕一周年,709家属决定与辩护人一起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希望引起国家高层对709冤案的关注,但我却在出发前被“留”在了长沙。

7月4日上午,微博、微信、博客、qq等各种自媒体纷纷转出709律师家属在最高检前悲怆又坚贞的合照,我在长沙一边被陪同喝茶、吃饭,一边刷朋友圈!

王峭岭的勇敢乐观,李文足的直率温情,原珊珊的隐忍不舍,陈桂珍的理性平和,刘二敏的坚强柔韧!也许你们可以阻挡辩护人对李和平们的帮助,却阻挡不了709家属对丈夫、对父亲、对儿子女儿的捍卫和追寻!

今天,是709一周年前日,我在这里,一个人静静的祭奠我的辩护权!并祝愿那些一直在坚持的朋友平安!希望我的祭奠和祝愿,能让那些以法律之名强奸法律的人,幡然醒悟!

蔡 瑛 律 师

2016年7月8日于长沙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