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剛律師:一本“群芳谱”

对不起,我要写一篇自由评论,文字可能是戏谑的,但请相信,我讨论问题的态度是极为严肃的。

■“孟子”揭露的常识

话题还是从基本常识开始,法国孟子——孟德斯鸠说:“权力如果不受制约必然会被滥用。防止权力滥用的办法,就是用权力来制约权力。”

这两句话几乎被说滥了,好像成了口头禅,但国朝与西方国家的区别是,在西方这不仅仅是基本常识,而且是在政治、法律中一两百年前就被实践了的,但在国朝,国朝五不搞、七不讲。人类几千年用生命、鲜血和智慧换来的基本常识,在这片土地上正在被人为地涂抹掉。

权力如果不受监督、不受制约会怎样?

看看我们的土特产,先说“至圣先师”孔夫子。孔丘一再信誓旦旦说“为政以德”,但孔子担任鲁司寇的第七天就杀掉了少正卯,并且将其暴尸三天。少正卯是什么人呢?少正是孔子的竞争对手,二人竞争讲学,争着拉羊头,让人难堪的是卯多次把孔丘的学生给拉走。仅这一点,孔子就有公权私用的嫌疑。另外为什么要杀掉少正呢?孔丘说卯“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简单来说少正卯就是个思想犯、言论犯。利用公权力诛杀竞争对手,诛杀思想犯,以言治罪,孔先师还是一位先行者。

其他入侍孔庙的圣人的门徒如朱晦庵等,一旦权力在手,所作所为也不是那么干净。

看美国建国诸子,华盛顿、杰佛逊以及后来的林肯,每人一个纪念堂在供奉,但是当年他们针对印第安人的杀戮毫不手软,个个心狠手辣,血债累累。

所谓至圣先师,所谓民主圣人,在权力足够大的时候,滥用也足够大。

所以为了减少悲剧,防止权力的滥用,需要对权力进行制约。这是四海皆准的普世价值。

■律师的坐标

用权力制约权力,律师就是这个制约机制中的一个减速齿轮。

从实践中看,国朝所昭雪的所有冤案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由专断的掌权者所造就,甚至绝大多数冤案是办案人员明知冤枉,而有故意为之。这就是不受制约的权力造就的罪恶。至于这种罪恶到了什么程度,去检点一下呼格案、念斌案、杨明案、杜培武案、张辉张高平案、赵作海案、陈满案……就可以知道。

既然无制约的权力如此恐怖恶毒,为了防止冤案,为了保护当事人的权益,律师就走到了台前。控诉一方极尽所能对当事人进行指控,而律师(仅以辩护律师来探讨)要站在嫌疑人的角度与控诉一方积极对抗,提出当事人无罪、罪轻的材料和观点。在这种控辩对抗中,双方供方越是激烈、充分、全面、深入,也就越能够帮助法官查清案件真相,从而得到一个合乎事实和法律的判决。至于国朝法律规定就不再搬弄了。

可见,律师特别是刑事辩护律师的基本定位就是依据法律规定与公权力相对抗,以期在这种控辩双方的对抗中厘清事实、查明真相。站在公权力的对面与公权力进行充分的对抗,这是律师在法律体系中生来的定位,是律师在司法系统中的坐标,是律师的职业DNA,是律师的工作伦理。

■制服诱惑

法治的分权制衡、程序正义与独裁专制生来冰炭不同炉,律师职业的DNA就是反对独裁专制的,就是要对站在公权力的对面进行抗衡的,就是要对权力进行制约的,所以,律师应该是和当事人站在一起的,如果去靠近公权力、溶解公权力、拉拢公权力、服侍公权力,对不起,这是律师站错了位置,是律师乱了自己的DNA,是张冠李戴,是张家娃娃见了老李喊爸爸,是乱了自己的工作伦理。

当然,上面所说的是普世价值,是基本常识,是书本上的法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朝鲜和其他国家除外。

喜欢发现金的“慈善家”陈光标失踪了,留在记忆里的是他的“雷锋照”和外界无尽的耻笑。现在又有人入镜了,作为律师,朝圣暴君龙兴之地,穿一身龙套服,别一把盒子炮,举手捧心,蹙额效颦,然后洋洋自得……啥人都有啊。

这种“军装盒子炮”要表达的意味很明显,是体制上的认同,是臣服,是讨拍,是站队,是献媚,是暗度款曲,是秋天的菠菜,是制服诱惑。

想想周星驰电影《喜剧之王》,里面有一个桥段,有钱又任性的嫖客进了风月场,挑选姑娘的时候要显摆一下自己的层次,左一个不成右一个不中,直到一位身穿学生装的学生妹进入眼帘,老嫖客找到感觉了,感动了,昔日情怀开启了,于是对着这小“学生妹”,“都给你,都给你!”钞票像雪花一样飘落。

老嫖客都有点挑剔,都喜欢寻找昔日情怀,工于心计的性工作者(有男有女)就发明了制服诱惑,空姐装、学生装都是受欢迎的莞式标准。据推断大概是这样吧。

作为一个律师,“军装盒子炮”其实是对独裁权力的制服诱惑。

这种律师的制服诱惑应该没有什么争议,明道理的都知道,这是律师乱了自己的工作伦理,是在向权力献媚,是女人讨拍,是一种跪拜,且还要骚弄一番。

皮肉生意所在多有,为什么律师不能这样干?因为这是根本上的乱伦,一如校长开房,一如医生偷摘器官。校长应该教书育人,但校长在开房;医生应该悬壶济世、医者父母心,但医生在偷摘器官;律师应该对抗权力,保护当事人,但律师在献身权力、谄媚权力。其他人都可以,因为坏人多的是,但唯独这三种身份不能,因为你们最不能这样干,因为社会对这三种职业有更好的期许,这样做没了天良,没了伦理。

学生装、空姐装在搔首弄姿,老嫖客在淫笑,雪花般的钞票在飘落;

“军装盒子炮”在招摇,老嫖客也在淫笑,也有雪花在飘落……

各位,笑过之后,想想,不就是这回事吗?!

■“学生妹”的神圣化

自到现在我仍然坚定地认为“军装盒子炮”是自由的,但另一方面,评论和批评也应该是自由的,道理都一样,允许你搔首弄姿地对嫖客喊“约我,约我”,就应该允许看客们写个群芳谱,评个三六九。

但是问题好像还更尖锐一点,一方面要自由评论,而另一方面则把制服诱惑提高到了神圣化地地步,批评就是造反。

乖乖,事大了。

权力面前自愿做娼也就罢了,绝对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把这种制服给神圣化。

荒唐还没有止境,神圣化了的制服诱惑一旦被神圣化、信仰化,那么下一步就是对不服不忿者开始的“清理异教徒”,要收拾收拾你。

快出手,我们要看戏,快!

这是多么多么落后、浅薄的观点,这是多么让人可笑的一件事。不多说了。

■老版芮成钢

毛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林彪说“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好在这些刽子手都无常了。但刽子手的阴魂并没有散去。

比如“所有国家律师制度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利益”这种话就是刽子手的阴魂再现,是阶级斗争的穿越。

其实这里面有个基本常识的谬误,比如美利坚共和国、法兰西共和国、@@人民共和国,这里面都有“共和”二字,“共和”的基本含义就是,国家和政府是公共的,而不是私人的,不是某一个团体的,不是某一个家族的,不是某一个党派的,不是某一个阶级的。所有国民都是国家的主人。在这种共和体制之下没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分,你凭什么说你代表了统治阶级呢?你要统治哪些人呢?哪些人比你低一等要受你的统治呢?此论甚鄙,国人已经被这种制造内斗、相互残杀的理论害苦了,“军装盒子炮”又拿出来贩卖?!

有统治阶级就有被统治阶级,有统治和被统治就有镇压(所谓的保护统治阶级利益),这其实是毛和林的观点,客观地说,这是红卫兵的观点。

弄了半天,又是一个红卫兵啊。没冤枉吧。

其他的就不再细说,说多了朋友们要骂人,文不对人,口不留德,你和个红卫兵当真干嘛?!算了,算了。

这都不是我最震惊的,我最震惊的是“所有国家”的论断,你去问过美国、法国、英国、澳洲吗?他们国家什么人是统治阶级?什么人是被统治阶级?国朝滚滚如潮的衙内、格格们都移民美加,是去做统治阶级还是去做被统治阶级?

这种自信让我想起了失身于“老诰命夫人”们的芮成钢,相对来说小芮还是比较谨慎的,他只是说“我代表亚洲”,但是看看律师界的盒子炮,开口就代表了整个世界。

整一个老版的芮成钢!

■男版郭美美

网传台湾李敖对郭美美评论:“年轻姑娘炫富,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是睡她的人牛,要么…………舍此无它。 ”对于制服诱惑者可选项似乎只有一途,靠的是谁呢?恩客在淫笑。

无论怎么着,都是律师,即便有不舒服的批评,一甩盒子炮,我收拾了你,这失格了,露点了。恩客估计都会笑话你。

■群芳谱

编个群芳谱,供读者一哂。

薛涛、董小宛、李香君、柳如是,家贫,被逼,色艺双绝,有气节,满满都是正能量,第一等;

家贫、被逼、色艺双绝,无气节,次之;

家贫、被逼、姿容动人,无才艺,无气节,再次;

家贫、被逼、色平、无艺,无节,再次;

被逼,家富,色平、无艺、无节,再次;

自愿、家富、无色、无艺,无节,再次;

自愿、家富、无色、无艺,无节,又把风尘神圣化,最次。

除了有钱以外,无才情、无气节、无姿容,而又自愿去制服诱惑,还搞个一言堂“制服诱惑是王道,其他是旁门”……一声叹息,自求多福吧。

陈建刚

2016-06-23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