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怡:赵威(考拉)的故事

考拉 赵威

因为觉得十一岁的儿子性子太温和,做母亲的郑瑞霞给刚出生的女儿取名叫做赵威。这个带着某种期望的名字,也真的变成了赵威性格中的一部分。

有一次吃饭时,哥哥哼哼唧唧不肯吃饭,原因是妈妈将他喜欢的勺子给了两岁的赵威用。赵威并没有仗着自己年纪小哥哥很多而为难妈妈,她大大方方将勺子递给哥哥,化解了一场小小风波。一提起这件事,妈妈就夸奖赵威从小就明事理。

赵威有两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堂兄弟,每到过年的时候,总要给长辈磕头拜年。她的两个堂兄弟总得爸爸妈妈撵着才肯去,去了之后也是羞羞答答不好意思。而两三岁的赵威则是去到就大大方方地给长辈磕头,行完礼嘴里还有一套吉祥话。因此,赵威自幼就聪明乖巧,特别讨长辈的喜欢。

爸爸妈妈上班很忙,上幼儿园时,赵威总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小朋友。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小小的赵威就学会了独立安排自己的生活,放学后总是做完作业才出去玩。学业上的事情,从没有让父母操过心,成绩和哥哥一样总是名列前茅。赵威的文笔不错,上小学的时候就有作文上过报,家里至今还有个档案盒保留着她发表过的文章。初二时,她在日记本的扉页上写道:“敢想敢做,敢做敢当。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可见,当时十几岁的她已胸怀大志,豪气干云。

高考时,赵威考了550分,她选择了江西师范大学。但与母亲的期望不同,她没有打算做老师,而是选择了具有挑战性的新闻专业。大学时期的赵威很活跃,她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上街呼吁平等对待同性恋人士、向大众普及艾滋病常识、反对歧视艾滋病患者等。作为校报记者,她号召向一位身患重病的同学发起募捐,并作了连续的跟踪报道。也许是因为大二暑假在南昌报社的一次实习,她见识到了社会的不公:那天早上,她坐公交车经过江西省高等法院。在法院门口,有人拉横幅喊冤。当时手里拿着报社摄像机的赵威,记录下了这些内容。不过,她的行为也被高院门口的武警发现,武警开车开始追截公交车。在车里乘客的劝告下,赵威删除了拍摄的画面。武警上车检查了摄像机,又给予她警告。回到报社,她将事情报告给了主任。主任递给她一本小册子,那上面写满了课本上没有提到的规矩。也许从那时起,学新闻的赵威便意识到,这个社会有很多的不公平被人为地遮蔽了。而这些不公平,需要有人去改变——正如她自己对母亲所说的:”我们生来不是为了适应社会的,而是要改变社会。如果上一代人不去改变,我们这一代人则不得不去改变。“

大学的最后一年,赵威实习的报社在福州——这个因“福建三网民案”和“4·16街头运动”而名噪一时的城市。在那里,她认识了不少从事维权活动的朋友,也经常参加他们的“饭醉”活动。虽然因为参加庆祝”双十节“的活动而被派出所询问24小时,赵威并未因此恐惧,反而是听说此事后爱女心切的母亲千里迢迢跑到福州来陪伴(监督)她。在一次拍照声援浦志强律师的活动后,她又被带去询问。之后,她郑重地告诉母亲:如果今后我因言获罪,请一定请律师为我辩护。

一语成谶,在北京给李和平律师做助手的赵威受到波及,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关押。在被抓的前一个月,她正积极准备司法考试,试图以律师的身份改变她眼中种种不公平的社会现象。

(本文素材主要来自于于对赵威母亲的采访)
【花夫人:关注考拉性侵事件】

小时候看纪实小说《红岩》,刻骨仇恨渣滓洞的特务对江姐的严刑逼供残酷镇压,敬佩江姐的高尚信仰和坚强品格,江姐的英雄气概和钢铁意志深深打动着我的心,可歌可泣。

大概是1962-63年,《红岩》作者之一罗广斌到人民大学与中科院文研所合办的文学研究班做报告,提到他遇见原国民党特务头子、后来起义的将领康泽,康泽回忆《红岩》中的“毒蜘蛛“徐鹏飞”原型对他讲江姐受审情节:

面对特务打算“全身扒光自己”凌辱自己的时刻,一直咬牙忍刑,沉默不语的江姐突然爆发,厉声怒斥:“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太卑鄙、太无耻了!想侮辱我吗?想用这种卑鄙伎俩达到目的吗?妄想!要知道,你们侮辱的不是我,是所有的妇女!你们在向人类挑战,你们就是地地道道的禽兽!来吧,你们来扒我的衣服吧!过来仔细看看,看与你们的母亲、你们的姐妹、你们的妻子和女儿有什么不同……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们要侮辱的不只是我,是你们的母亲、妻子、姐妹和女儿,是天下所有的妇女,是人!你们这样下流,还能算人吗?!无耻啊,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

据说,在场的特务们彻底惊呆了……这场审讯就此收场。由此可见江姐的英勇无畏,更可见,在江姐的怒喝下,国民党特务还是保留点做人的羞耻心和良知的。

然而,最近一直在网传的小女生考拉在监狱中疑似受到性侵的故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是中国共产党在执政啊,江姐等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新天地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难道监狱管理人员不如国民党特务?!我希望这是谣传,更希望相关部门及时辟谣!20160607

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就能把国家颠覆了?
一个说句话的姑娘,就能把人民起义了?
一个国家说句话颠覆,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一个朝代凭一个姑娘颠覆,这还算是人在治国吗?
抗日八年才有了自己的政权,就凭一个姑娘给颠覆了?
一个姑娘颠覆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养活2百万部队是干嘛的?
考拉,我为你呐喊,
赵微,人民为你骄傲。
山巅的胡娘,你是风中的一支火苗,
颠覆政权的姑娘,你是冬季里的一盆火。
考拉赵威,我们来看你了!!,

关押考拉的天津第一看守所电话:
022—27535320。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