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斌:六月的四天

第一天

#彩虹又被寻滋了#

2016.06.01上午,警察将准备陪我去找寻徐彩虹的姜家文大哥带去派出所核实身份,叫我也一块上派出所;随后被告知彩虹被以寻衅滋事关在丰台区看守所,却一再要求我在家呆着别出门,说,现在去看守所,没人会让我存钱也没人会接待我,也不会让我存衣服,我坚决要求说今天必须要去看守所今天存不上,我会明天去天天去。派出所长盯着我:.“你,一定要去”?我:“一定”。“那我向市局反映一下”。又经过长时间的等待所长决定派人陪同用警车送我去看守所存钱!回家吃点饭收拾好准备送的衣服,出门看看,胡同很空旷,没人,时间不早了!拧东西出门自己走,一锁门,附近几个门洞里立马出来几个警察、便衣,走过来……。最终三个警察“陪”我一起到了丰台看守所,全程见证了存钱、存物。我顺便向预审要了拘留手续,了解下情况:罪名“寻衅滋事”,案情不便透露,拘留时间初步决定30天,视情况延长。与闻讯前来探望的朋友告别后,警察将我带回住处。没多久派出所长又来找我“闲聊”,诚恳的透露给我一个消息,市局特别交待要严密注意我的动向,这两天就不要出门了。

第二天
猴、小鬼、警察

6月2日我30兆的宽带看消息都异常卡顿,手机非常安静,早8点一开门,一个小个黑衣瘦男忙扭头向别处张望;我锁门向北进了厕所,不久一个熟人进来打招呼,问了彩虹的情况,表示可向看守所熟人打招呼照顾一下,感激。出来看到瘦男手推自行车在那东张西望,一如马戏团的猴!继续向北拐向大栅栏步行街慢步走去,在一阴凉处一屁股坐下,看那猴在阳光下进退不得,缩入一团阴影中在不远处探头探脑,一会儿起身向前,身后又多了一瘦高白衣推车男,二人一高一矮一黑一白如黑白无常两个小鬼般,在人群中飘飘忽忽忽隐忽现的缀着。快步走进瑞蚨祥走到头又掉头向外,正看到一快步跟进的中年人,见我向外走马上止步作欣赏衣服状,看样子不止两只小鬼,还有隐藏角色呀……!出门继续向前,离前门大街不远了,拐入一个满是小吃的胡同,掏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举起,想看看身后还有什么人,忽然一张戴墨镜的大脸占据了整个屏幕,我靠,吓我一跳!接着有人拍我肩膀,回头一看一个平头、墨镜的中年壮男一脸严肃的站在身后,看样子大BOOS终于出现了!他转到我面前说:“转得差不多也该回去了”。我问:“你是……”?“大家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咱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黑白无常”又跟在身后,壮男一边跟我说话一边回应一路上各个警察、便衣的招呼,人还真不少!到住处壮男叫我回去好呆着,然后跟周围街坊打招呼去了。

开门、扫地、擦灰,正打扫又有人来,来的是驻京工作人员,也是个警察,原来在我们单位派出所,曾住彩虹家对门,不久前派驻北京,领导派他来看看,唠了会家常,又拉我出去吃饭,这一吃又是两小时,可把那些守在饭馆外太阳下的“保镖”急坏了,最后那位领导再次出面,带人查身份证将驻京警官的身份核实一遍才退走。驻京人员走后,躺下准备写点什么,又有人敲门,一看驻京的去而复返还带了两襄阳来人,一个政府的一个公安的,两人坐下就开始动员我回襄阳,各种威逼利诱,正口沫横飞间,一个人影又挡住了房门的阳光,这回是刚才跟在领导身边的便衣,一看就是当兵出身,头身挺直一脸严肃,进门问二人身份,两人自作聪明说:”我们是何斌的亲戚、老表”。便衣认真的说:“老表是什么亲戚关系。”一番解释后便衣坚持要看证件,他们掏出证件说自己是政府接访的,便衣依然将证件收起说:“涉及政治事件,没办法通融,跟我走一趟”。把他们带走核实身份。把旁边驻京人员笑得合不拢嘴:”现在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又说起今天在“久敬庄”看到一个领导的车上挂着个“省会公安”的牌子耀武扬威,现在有点职权就自以为不得了,忘乎所以!

十几分钟后,人回来了,北京公安也来了,一堆人开启“群蝇模式”嗡嗡的向我倾泻各种利害关系,宗旨就是这几天别呆北京赶紧离京,连夜就走;随后北京公安去帮他们将订好的酒店退掉,派人用警车将我们送到火车站,再叫人将我们送上车补票。

21点多车开了,他们松了口气,我倒头就睡,凌晨0点多时睁开了眼,旁边的人熟睡正酣,我轻轻的穿好鞋,在车开前一刻走了下去。出站买了02:13的K590回北京,坐在候车室终于可以放松休息一会了,可事情又不太对动了,过了02:13后边的车次都发车了K590却不见检票,询问才知这车要晚点一个小时,03:13上车验票时乘务员拿着我的票愣了一下,好一会才给我,上车找位子才坐下就见一人气急败坏的扑过来,紧接着又是一人扑来,被甩掉的两人竞早就埋伏在这等着了。拉扯半天让我下车退票没扯动,车开了,他们又拉我去餐车,我不去,他们又叫来乘警,我有票乘警无权叫我离座,又拉扯哄骗半天,我就一句话:“我自己有座位不是我的我不坐”。没办法。他们将我旁边座位的人带到餐车休息并每人给了一百块钱将座位换过来坐我旁边守着。不管他们,我趴桌上继续睡,听着他们咬牙切齿的商量“:可不敢再睡了!”

第三天
狂想模式

6日3日到北京下车时已有三人在车站等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劈头盖脸将两人训斥一通,又买票让我们上车往回走,这回二人万分警惕,叫苦连天,交谈得知他们是6月2号坐飞机到京,接着赶往我那,又连夜往回,再彻夜追踪到现在都没休息,确实辛苦,却不值得同情!如果“人民公仆”都把如此精力用在为人民解决问题上,而不是用在解决反映问题的人身上,全国不用他们来“维”,自然就稳了!

官媒隔三差五报道一个某某领导为群众操劳,累得吐血、昏倒、甚至猝死的新闻。称之为“感动XX”、“最美XX”!殊不知正是因为现在可感动和美的事物太贫乏所以才凸显他们的“感动”和“最美”,也正是因为大家人人(所有官员)都应该行的义都集中在这有数的几个人(公仆)身上由他(她)们来行了,所以他们累得吐血、昏倒、瘁死了。若政府官员都把“为人民群众服务”不是当作一句口号一条标语,而是一种理念一种文化,溶入血脉成为一种自觉,到时人人都在“感动”个个都是最美。同时因人人都在服务,自然不会出现某人责任过大而累死的“感人”事件。所以众官员们,为了不死的“感动”!为了“最美”!奋斗吧!哈哈哈哈……。可能吗?

一不小心开启了狂想模式,又开始异想天开了。

第四天
己知的方向、未知的结果……

6月4日早晨,前方襄阳,又一辆警车在车站外等着接我呢……!

何斌
2016.06.04
电话:13051195196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