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伯阳:重庆会见董广平见闻录

董广平
今天上午赶到位于江北区复盛镇的重庆第二看守所已是10点20分。门口一位姓曾的值班警察查看了我的会见手续后告诉我董广平案属于三类案件,会见董广平需要办案单位同意。我不同意他的说辞,坚持要求看守所依法安排会见,并要求提供办案单位不允许律师会见的书面通知,要求告知具体的办案单位。他打电话汇报一通后来了一位警号为409035的谭姓警察,应该是个领导,但他拒不告知我他的职务及具体的责任权限。谭警官也表示无法做主安排会见,我要求他领我到住所检察室,他说检察室的人都到检察院开会去了,要检查察室的投诉电话,毫无道理地不提供,反复强调,让到市公安局交涉,问公安局哪个具体办案单位,仍然是不知道,说收押时盖的是市局的章。

而到市局旅途又非常遥远,已经等到上午11点半。秀才遇到兵,没道理可讲,没办法提出给老董存些钱,总不至于遇到麻烦吧,还是请示,回复说老董帐上有钱,拒绝收我的钱。我说,老董被关押至今家人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帐上怎么会有钱?你们看守所也太不人道了,看来没有王立军的时代,重庆并没有任何改变。

离开重庆第二看守所,我和助手张晓丽乘过路班车回到市区,匆匆吃罢饭已经到下午上班时间,我们在重庆谢丹先生地陪同下到重庆公安局对重庆第二看守所及承办董广平案单位向纪委督察进行了投诉。接待人员表示会尽快落实给予回复。

2016.5.30.下午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