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目中无人的革命,还是以人为本的革命?

看了民工兄弟@MZ胡常根在微信群的发言,非常感慨。他厌烦的那种政治正确的祥林嫂,我见多了。80年代作家谌容有部小说,叫《人到中年》,塑造了一个开口闭口都是政治正确、缺乏生活情趣也缺乏人味的“马列主义老太太”的古怪形象。今天让民工兄弟胡常根厌烦的政治正确的祥林嫂,难道不是彼此彼此?

眼里只有主义,不食人间烟火,无视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具体问题、具体苦难,是政治正确祥林嫂的通病。他们固然也会谈论具体问题、具体苦难,但那只为了当作证据来抨击现实的黑暗,论证其主义的高大上,而决不会指向当下如何解决。他们对当下如何解决岂止毫无兴趣,甚至反感:在他们来说这是典型的改良主义,点滴改良岂止走不通,即便走通了,反而危害更大:必然缓解痛苦,麻痹人民,从而充当反动统治的帮闲帮凶,推迟革命的到来。

无视具体问题、具体苦难,从根子上说,是无视在具体问题、具体苦难中挣扎的具体的人。这姿态固然很革命,但没什么人味。革命如果非要排斥人味,结果一定是轮回,这就不用我来举例证明了,例子在史书上俯拾即是。

其实几百年前雨果早已说透: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还有绝对的正确的人道主义。通过一个个具体问题的解决,让人们一点点地挣脱具体的苦难,给不人性的现实一点点地注入人性,这才是真正的颠覆、真正的革命,即人道主义与变革进程融合的人性化的革命。它因扎根人性、人心,扎根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而更有力、更强大、更不可逆。当然也更文明、更光明。

问题不是要不要革命,问题是要怎样的革命。是目标只在于主义的目中无人的革命,还是立足当下、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尽量为困厄之人解决具体困难的日常生活中的革命,即以人为本的革命。

如果眼界只停留于前者,必然的结果就是革命无力,就是由革命无力所衍生的绝望,只好幻想所谓布朗运动,押宝于神秘难测的随机小概率,完全牺牲人的主动性。但如果把眼界拓展到后者,愿意放下身段,以谦卑之心服侍困厄之人,慢慢就会找到真正的力量,就会恢复信心,发现自己原来可以不必等待不可期的总解决,自己所做的每一点每一滴,都是看得见的生长,看得见的改变。如种子一点点地发芽,如花蕾一点点地绽放,每一点都似乎微不足道,但生长的过程,不就由这微不足道的节点所构成么?不正是奠基于微不足道的节点的生长,才终于有了伟大的生命么?

无怪教宗方济各要说:真正的力量来自于服侍。而这就需要谦卑,需要平常心,需要绵韧。而不能只有改天换地的万丈雄心。

附@MZ胡常根原文:

1、每次谈到维权,谈到企业克扣工资和加班费。民右就启蒙我,根源在制度等等。我说我都知道啊,几十年前我就知道根源了。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知道了,企业克扣我的加班费我就不要了?

2、我工资被企业扣了,要求依法维权,你们一个要我提高自己,一个要我改变制度,就是回避我工资被非法克扣这个现实问题。这就是民右的通病,成天瞎扯蛋,不切实际。

3、明确告诉过民右,你们说的那些什么制度啊,腐败啊,我几十年前就知道了,不必对我搞什么启蒙,我也是经常启蒙别人的。

4、我们谈民工维权的现实问题,就是我们的工资被克扣了,现在如何将他要回来,你们和我说这原因,那根源的,有用吗?

转自:风满楼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