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勇平:港台

台湾实现了民主,驳斥了中国人不能搞民主的谬论。这也会给大陆带来示范效应:都是中国人,既然台湾同胞可以搞民主,为什么大陆同胞就不能呢?这也印证了蒋经国的先见之明,在1987年解除戒严时,蒋经国就说台湾要成为华人的民主灯塔。

台湾也支持大陆的民主化,如马英九每逢89的敏感日都会发表讲话,呼吁大陆正视历史,顺应民意推动民主化。每逢大陆有重大事件发生,台湾也会发出声援,如2013年的南方周末事件,台湾当局就呼吁大陆当局放开报禁,实行新闻自由。在2015年大肆抓捕人权律师时,台湾方面也呼吁大陆方面要尊重人权、遵守法治。2014年10月10日,马英九发表名为“以民主为傲,以台湾为荣”的国庆演说。“今天,我们要再次呼吁海峡对岸:此时此刻,正是中国大陆走向民主宪政最适当的时机。当前的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快速,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古人说:‘仓廩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大陆13亿6千万人民在进入小康社会的同时,当然也希望享有更多的民主与法治。这从来就不是西方人的专利,而是全人类的权利。”

台湾方面要求大陆先搞宪政民主,再谈统一大业。大陆如果想用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这个国际社会绝不会答应。大陆只能用政治手段统一台湾,这个台湾同胞又不可能答应,除非大陆先搞民主。只要大陆推行宪政民主,台湾回归应该问题不大。但大陆的特权阶层宁愿台湾独立,也不愿搞宪政民主,这就是陆独,所以说,台独不可怕,陆独才可怕。抗战结束后,国共两党在重庆政协会议上达成了《和平建国纲领》,建立了一个宪政框架。随后《和平建国纲领》被内战破坏,后来的《中华民国宪法》也不被中共承认。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近七十年来所形成的两岸政治格局,是有利于大陆建立宪政民主的。

宪政民主需要各种政治力量相互制衡,现在的两岸政治格局,在大陆有中共和民间社会这两大政治力量,在台湾的政治力量是国民党、民进党和公民社会。除了中共内的保守派是反宪政民主的,中共内的开明派、大陆的民间社会,以及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和公民社会,都是赞成宪政民主的。中国大陆的政治走向取决于上述政治力量的博弈,主要就是反民主的中共保守派与赞成民主的其他政治力量之间的博弈。另外,外部环境也有利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国际社会也支持中国大陆民主化。

为了收复台湾或钓鱼岛,不惜一切代价的,并不是真正的爱国。首先大陆无权收回台湾,否则,台湾也有权收回大陆。大陆收回台湾的法理依据是“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这种法理成立,台湾也可以说“大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样,中国大陆收回钓鱼岛也说“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但日本也可以说“钓鱼岛近代以来就是日本固有领土”,依据国际法日本反而更有理。“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是很不负责任的假爱国口号,假如你跟邻居有土地纠纷,你会为了一丁点土地把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搭上吗?这不是说不要争取,而是应该把私人之间的土地纠纷交给法院裁决,把国家之间的领土争端交给国际仲裁。不少中国人都有大一统思维,其中也包括一些所谓的自由民主派,其实这种思维是专制思维,跟爱国没多大关系。

中共现在想收回台湾,无非就是想巩固执政或加强合法性,如台湾提出宪政统一,中共肯定不会答应。中共只相信权力,如果台湾回归会威胁到他们的统治,他们宁愿不要台湾。如果台湾独立有利于中共,他们也会大力支持。1947年台湾在爆发“二·二八”事件后,中共的《解放日报》于3月8日发表社论“支持台湾独立”。毛泽东在延安通过广播讲话说:“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援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

所谓的“九二共识”,实际上就是陆独和台独共识,“一中各表”就是大陆说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说自己是中华民国。“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双方所赋予之涵义有所不同,中共当局认为一个中国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来统一后,台湾将成为其管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台方则认为一个中国应指1912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于整个中国,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于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我们不希望大陆人和台湾人都被中共的极权专制奴役,我们只希望海峡两岸的同胞都生活在一个宪政民主国家,至于这个国家是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叫“中华民国”,都不重要。

某无良学者说,如美国对朝鲜动武,大陆可以打台湾,这其实多少也道出了中共的心声。由此可见,中共的核心利益就是维护自己的极权和特权,一旦危害到他们的核心利益,什么手足同胞、民族大义都可以统统不要。他们声称的手足同胞、民族大义不过是他们维护自己极权统治的幌子罢了,就像他们口喊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实他们自身才正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大障碍。他们声称要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实际上就是为了维持他们自己的极权专制,而极权专制正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最大绊脚石,如果他们真心想实现民族复兴,就应该先放弃极权专制统治。

只有半民主的香港,虽然有比较自由的媒体和相对独立的司法。但中央政府为了遏制香港从半民主走向民主,除了对香港各政党、政治势力、商界进行分化和收买,必然会对媒体进行收购和打压,以及对司法施加影响和压力。为了防止香港变成大陆,香港的有识之士在捍卫香港的民主之时,也应该促进大陆的民主化。只有大陆民主了,香港才能安全。否则,香港永无宁日。政治学者拉里·戴蒙德就说:“缺乏(选举)民主的地区是不可能存在甚至接近自由民主的,一开始就建立这样一种观点十分重要。所以尽管香港拥有法治和很大程度的个人自由和政治自由,但除非民众有权通过自由公正的选举——允许不同政党的候选人参选,给予公民真正的选择权——来选择和替换领导人,否则香港的政制离自由民主还有相当长的距离,甚至维持现存的自由和法治也可能会颇为困难。如今香港法治不断遭到侵蚀,独立媒体和学术自由面临的压力也与日俱增,我觉得其中一项原因就是:缺乏民主责任制的当局只需要对威权精英负责,因而很容易就会无视法律,侵犯自由。没有民主制度而要维护民主权利会非常艰难。”“我觉得香港存在着一组基本矛盾:人民希望至少能在香港生活在民主的政治体制之下,至少能够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现民主);换言之,他们希望能够选举自己的行政长官以及完全经由民主产生的责任制立法会,虽然后者还没有得到普遍关注。对于香港特区的居民而言,他们不想与中国分离,他们也没有要求在整个中国推行民主变革,但他们希望北京能兑现在《基本法》中制定的最终在香港实现民主的承诺。我认为目前的现实是,在香港走向完全民主责任制之前,任何政府,任何形式的政府,都不会再具备合法性,也无法再有效施政了。所以我觉得目前香港将陷入长期的政治不稳定和合法性危机。”大陆当局最担心的就是一旦香港实现了自由民主,就可能会在内地引起连锁反应,所以大陆当局扼杀香港的民主诉求也在预料之中。除非大陆出现民主化,否则,香港走向自由民主有着难以逾越的障碍——那就是中共的极权统治。

转自微信公众号:沈勇平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