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海跃:会见姚建清小记

姚建清

2016年5月10日上午五点多到达潍坊火车站,街上还没有几个人,我独自走了至少有二三里,在找了一家麦当劳休息。

7点半左右打车到了看守所。一直等到八点二十左右才走进看守所(八点半上班)。递交会见手续后,办事警察问了一句“是她自己委托的”,我“嗯”了一声,然后丢给我一张门禁卡。(进会见区域的门禁卡)。 在会见室7号落座后刚8点半。然后就是等待姚建清的到来。

八点五十几分姚被带会见室,人看上去很精神,只是眼睛有些眯着,人整体上精神状态还不错。 姚建清告诉我办案机关主要问参加围观的事情:潍坊中院、贾玲敏案两次、庆安、范木根案。 在侦查期间姚建清曾多次要求办案人员依法办案、文明办案,因此侦查人多次对其谩骂,甚至在15年7月2日下午被带到谈话室直到七月5日上午才被送回监室。而办案人员每八小时换一班,期间对其谩骂侮辱,当她坐累了想往后靠一下,都会有人推她。

姚建清告知其在7月2日到7月3日进行了绝食。 喜剧性的一幕出现在被关30天的时候。当天晚上她被获准释放,在大厅换衣服的时候,衣服里掉出一份控告信(控告7月2日疲劳审)被大厅里提她的一名女警察建起,看完后,命令她换回衣服,带回监室。她当时以为是要被送给她当地的公安,因为当时在场的公安里有她不认识。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控告信而不放你的,她说第二天管教告诉她“放你的手续都办好了,怪不的任何人,是你自己掉下来的。这次把你留下来也是领导签字,我们也替你争取了。”就这样姚被留到现在。

事情发生后,姚建清多次进行控告管教并见了所领导和驻所检察员。在她看来是管教在有意陷害她。她表示她写好控告信后由于有错误,需要重新抄写,多次跟管教要纸和笔管教一直没给,说要在第二天给她,结果当天被提出。然后就发生了掉出控告信的一幕。 姚建清告诉我她的眼睛是近视眼,并在今年一月底右眼发生肿胀充血模糊的症状。看守所医生按角膜炎给其治疗两个月,期间越来越严重。在姚的强烈不断要求下,3月24日被送到医院检查,被告知是青光眼,眼压高,眼底充血。拿了500多元的药,前一段时间进行了二次检查。现在已经好多了。除了眼睛外她说右腿,右腰都在痛,由于治疗眼睛的原因而无暇顾及腿的疼痛。 她主要担心她儿子,不知死活,让我打听。她表示坐牢是她的光荣。 会见到10点40结束,出来后给其存了500元。 丁玉娥每月都会给姚存200元,表示感谢。

案件已尽在二次退补后回到广饶检察院,下午本人去阅了卷。 火车上草草书写,有些语病或不妥之处大家多担待。

郭海跃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