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维权人士曾飞洋母受压撤诉

曾飞洋
劳工NGO番禺打工族总干事曾飞洋(资料图/公益服务网)

被捕近半年的广州非政府劳工组织“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的母亲陈文英,因受到当局威胁,于近日撤销对中国官媒新华社及相关办案单位的侵权诉讼。

曾飞洋的母亲陈文英去年向广州市白云区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新华通讯社、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新华社记者邹伟、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以及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等对曾飞洋进行名誉侵权。近日,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陈文英提起诉讼之后不久就遭到当局施压,以其任职医生的孙子的前途相威胁,并称与其所在医院的领导达成协议。为了家人,陈文英决定妥协。5月1日,广州警方拿走了她的身份证办理撤诉手续。陈文英表示,虽然内心感到巨大痛苦,但是她别无选择。

一直从事帮助农民工讨薪和工伤索赔等维权工作的曾飞洋,是去年中国“12·3劳工案”中被捕的五名公益人士之一。官方新华社在12月22发布《揭开“工运之星”光环的背后-“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主任曾飞洋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调查》,在文章中称曾飞洋“煽动工人罢工,扰乱社会秩序”,以及被人举报“接收来历不明的境外资金资助,非法侵占财务、偷税漏税等”。还称曾飞洋与“至少8名女性长期保持情人关系”,利用替人“维权”来“博名”、“谋利”以及“骗色”。这篇报道还称,曾飞洋所属的“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其他一些成员也“多有劣迹”。

文章在劳工界引发轩然大波,被指对曾飞扬进行抹黑和不实报道。不久后,曾飞洋的母亲提出起诉,要求法院裁定上述被告侵权,并作出经济赔偿。

曾与曾飞洋一同工作的广东另一家劳工NGO组织负责人张治儒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非常同情曾母的遭遇,并强调官媒对曾飞洋的指控毫无依据:

“我个人认为他不可能有犯罪行为,包括曾飞洋,包括我们遵守的都是国家的法律政策以及地方法规,去给工人指导,开展集体协商、集体谈判,甚至是通过程序向有关部门请愿、求助、求救,所有这些都是国家的法律和政策所允许的。我跟他接触很久了,我做劳工维权的时候他是我第一个见的人。从我接触来看,对他的评价很好。至于媒体报导的那些私隐的问题我没法证实。他做了很多的事情,给工伤工人的援助网络、工伤探访、法律援助,特别是最近几年的工人集体谈判的案件的援助和支持,他做得非常的多。”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不断下行,欠薪引发的群体事件也在不断增加。劳动维权人士指出,作为官方机构的“中华总工会”不但无视工人权益受损,反而堵住工人维权之路,因此才会有越来越多走投无路的劳工求助民间劳工公益机构。

关注劳工的原《峰峰矿工报》记者田奇庄告诉本台,在中国做维权工作必然要付出代价:

“中国的社会进步是一个长期的漫长的过程,需要很长时间的博弈,也需要当事人付出一定的代价。付出就付出了,这也是为自己追求的理想做出一些牺牲。他们这些行为最终会得到广大人民的认可。”

(据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