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军律师:看守所里的老道——会见刘星小记

老道刘星

春日正好,也是友聚踏青赏花好时候,但是我要去见的这位却不合适如此,此刻他正在看守所里。刘星,外号老道,电视新闻上据称他还有一个“任某财”的身份,据新闻报道,他这个身份已是娶妻生子然后外出混社会的负心汉。和其有过认识,竟然不知他还有这些个“故事”,却也不好辨识这个新闻报道的真假。

见到在潍坊看守所里的刘星,仍戴着一幅黑色塑胶的近视眼镜,头发不似以前到肩的长发,被剪短了。瘦削的脸,两边脸颊各有一道似刀刻的纹路,有立体感,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很好,见面后很高兴,话匣一开谈兴甚健。

向其了解了涉及的罪名和一些案件的情况。他描述了2015年6月15日一行十五位公民在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拉横幅,用此种方式希望能让中院关注并公正审理一个案件的审理,拉条幅只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然后大家把横幅拉开立马就要回去的时候,人就被控制了,之后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拘留于潍坊市看守所,后被执行了逮捕强制措施,一五年十月份案件到了潍城区人民检察院,案件后被指定到了东营市的广饶县检察院。

刘星在十五年六月中旬被羁押到看守所后,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每天的晚上到第二天的凌晨六点进行讯问,即车轮式的审讯,但是第二天还要被看守所管教谈话,一天下来估计也就午休可以小憩一会儿。闻此,依法律人惯常理解,这就是变相的刑讯或说是疲劳审讯。问到他有无逮捕决定的文书,他讲没有收到,所以至于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还是寻衅滋事,至今不得祥情。

对于这两个罪名的看法,刘星认为自己不构成犯罪行为。在国家的土地上,一个公民表达一个立场,就要入罪惩治,他感觉不可能,弃其量是行为方式有些出位的表达而已,但是这样也是公民的一种监督的方式方法。他问了我刑法四个要件的问题,他一分析也就不符合什么所谓犯罪构成了。

刘星的身份问题像一个谜一样。

某些报道上讲刘星是任某财,此为不实信息,刘星讲自己本来就没有身份信息,当年的孤儿院不知还有没有自己的信息,几十年过去了或许早已物是人非档案飞零不知所踪。任某财是他当年捡到了一个身份证件,就用这个四处坐车通贯祖国南北。我说这下,你的身份问题可以解决了,以后就拿着你自己刘星名字的身份证件走江湖了,他听后大笑,连连说是的是的,这也是一个令人快慰的小插曲。

其实,老道这个名号,是刘星曾经被一个道士收留,在他七八岁时从河北某孤儿院跑出来后,被道士救助,后来就跟着这位道士师父四处求道,后师父在江西羽化,他一人就四处漂泊打零工,老道的名号也由此经历而来。2002年,在内蒙包头,刘星打工的地方老板不给他结算工资,后去找要,结果老板烦了并起了歹毒之心,找人将刘星的手腕的肌腱给砍断了,但是后来打官司也没有要到工资和赔偿,自此,他走上了上访信访的路子,他要他的血汗钱和一个公正的说法。一路到了北京,在北京,咨询了一些上访的朋友和找了一些律师,开阔了眼界,也就顺理成章的加入了信访的队伍,但是在2006年北京集中清理的时候,他的所有的资料被翻走了,什么东西也没有给他留下,他也就在北京打打零工,给其他朋友帮帮忙,其中酸楚辛苦,诸位看官也可以想像一二。这样到了2013年,刘星开始围观一些事件,都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一次去潍坊,也是抱着围观的目的,没有想到就在此被控,但是遇到的这些挫折,刘星不后悔。他也通过这次会见,表达对关注他安危的社会上的朋友的谢意。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十一点半钟,会见完毕,刘星伸手和我握手一番保重话别。

是为记!

2016年4月15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