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你们已经2.5天休假了,我们却还在为拿不到工资饭醉

愚人节上网,首先看到一则新闻说有两个城市已经率先响应国务院的号召,实行2.5天休假模式,当然,前提是“有条件的行政、事业、企业单位”,于是乎,感觉小编被愚人了!

国务院办公厅去年8月份下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鼓励“周五下午与周末”2.5天休假。此后,各地积极响应,中新网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已先后有河北、江西、重庆、甘肃、辽宁、安徽、陕西、福建等8个省份正式出台意见,明确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实行2.5天休假模式。

在不减少劳动者收入的情况下,缩减劳动时间,让劳动者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休闲、生活,这是一件好事情!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可是,细细一想,这跟我、我们普通劳动者有毛关系!

现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诸多制造业工厂只要有订单,大部分依然还是让工人“两班倒”上班的节奏,普通工人的收入有一半或大部分还得依靠加班工资这样的古今中外前无古人、估计也难有后来者的屌炸天现象。

1

如果工人没有班可以加,反而有些不情愿了,像2014年10月8日重庆富士康的工人因为加班少,收入低,就有一千多人参加了罢工,抗议公司加班少。这恐怕是有史以来工人运动史上最奇葩的罢工:历年为工作时间的罢工,都是为缩减工时的斗争,但一不小心,我们的“特色”国情又为国家争得了个世界第一!真光荣!

在一百六十多年前,恩格斯还为10小时工作制专门写了篇《10小时工作制问题》,在里面写到“10小时工作制法案经过在议会里,各次选举运动里,报刊上,工业区的每一个工厂和作坊中历时40年的残酷的长期斗争,已经通过了。”可见,工人在原来工作12小时、14小时甚至18个小时的基础上,经过长期的斗争,争取到了10小时工作制。

又过了三十多年,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的二十一万六千余名工人为争取实行八小时工作制而举行大罢工,经过艰苦的流血斗争,终于获得了胜利。这样的胜利来之不易,是劳动者为了自身权益流血、流汗抗争所取得的。

而现在我们普通工人在八小时基础上,主动要求加班、加班、加班,不加班,甚至冒着被镇压的风险而罢工!

当然,罢工的工人知道加班很辛苦,但他们“不得不愿意”,因为不加班,他们的底薪只有2000元。2000元的薪资在高物价高消费的城市,连生存都困难。而很多地方的城市,普通工人连2000元都拿不到,像苏州这样消费高居全国前列、自许是1.5线的特大城市,最低工资截止到2016年4月才是1820元,大部分普通工人也就只能拿这样的基本薪资,其他的,加班吧!看看其他地方的,也是羞羞答答的在这个水平线上。

于是,我们“特色”国家的“特色”工作时间一不小心又差不多得世界冠军了: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发布的《2014中国劳动力市场报告》表明,中国劳动者的年工作时间是2000~2200小时左右,跟下面这张图排第一的墨西哥有得一拼。

2

但实际上,中国最底层的工人的工作时间要远远高于这一数字,以制造业为例,制造业普遍是12小时(两班倒),订单好的情况下一周有一天休息就不错了,扣除吃饭的时间,至少每周加班20小时(周一至周五每天2小时,周六10小时),如果一年只工作11个月,也得工作至少2640小时;

再来看看建筑业,建筑业工人大都是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准时上班,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左右,下午五点左右下班。很多工种只要不下雨就得上班,不上班没有钱。这样算下来,一天少说也得上10小时(还不算一些工地,经常让工人再加班到晚上八点九点)。在中国“特色”的“特色”工地上,压根儿没有平常与周日的说法,所以可以很容易的计算到建筑业工人的工作时间。如果一年300个工,就是3000个小时;如果一年连250个工都上不到,建筑工人的收入就可想而知了(苏州当下建筑工大工220元/天左右,小工140元/天左右,不同地区有差异),建筑工人还大都“三没”:没合同、没社保、没福利。

建筑工人们能“自豪”的还不只这些,最“自豪”的是在《宪法》第一章第一条“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里,不能拼爹拼颜值,连拼辛苦挣来的工钱都难以到手,每年“讨薪”的新闻都可以掩耳盗铃了。四川阆中人民法院甚至把所谓“恶意讨薪”的建筑工人公开宣判、游街示众,却把“恶意欠薪”的地产商金屋藏娇——是谁都不公布。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不过,看到有些地方实行2.5天休假模式,还是让小编高兴了一把,好像能看到一些希望:也许我们普通工人有一天也能有这样的好日子!就像“先富带动后富”一样。只是最近有人发表研究成果,说“先富”并不能带动“后富”,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副司长吴国华也曾说过:“有些地方、有些环节、有些部门、有些领域表现为不是先富带动后富,而是先富剥削后富”。如果套用到2.5天休假上,是否意味着“有些地方、有些环节、有些部门、有些领域表现为不是休假长带动更多人,反而是让部分人工作更长时间”呢?

想到这,小编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想到了老马在《共产党宣言》里某句话的变形记:我们已经看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

转自:星星家园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