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关于房屋被拆的经过与声明

高瑜

2014年,我被抓当天,公安野蛮抄家,我今天第一次公布照片。今年在我强烈要求之下归还了被抄走的书籍,数月了,一直堆放在地上。

3月29日,在朋友和亲属的资助下,我比照社区一楼普遍的做法,开始在自家的院子里搭建小书房,31日,和平街办事处城管队,来了三个领导,我把他们让进家门,其中一个胖子不让关院子门,我儿子去关门,他推搡并且把儿子的手抓得鲜血淋漓,我儿子说我要报110。已经踏进屋门的主要领导立刻不说话退出去,三人走了。随后他们领来二三十人,先让7个穿便衣的大小伙子把我儿子绑架到一辆汽车上,不让下车,随后指挥用撬棍撬掉我的院门,因为我心绞痛的站不住只能抱住铁门,这个主要领导指挥另外7、8个穿便衣的翻墙而入进行野蛮强拆。

强拆之后,110才出现,城管也才放了被绑架一个小时的儿子。 我咨询了一下城管的工作程序。城管工作程序:

1,发现违章建筑先口头制止。

2,随后下书面通知,并且标明违建地址、面积和违章情况,限期自行处理。该通知必须是统一格式,铅印,盖有公章。

3,如果没有直接送达到事主,就张贴到门上。

4 ,把有违建部分的房屋名单提供房屋交易市场,该房产交易前,必须恢复原状,有异议可以投诉,留有城管电话,约时间商谈。

5,强拆必须走法律程序,由法院判决,不遵守判决的,由执行庭下达通知书,派法警执行强拆。

这样看来,和平家园,家家小院井然有序,只有我家满目疮痍,城管不是选择性执法,而是目标明确的违法。

没有家,就没有国。和平街办事处城管暴力拆迁队逼我进行家园保卫战。六四二十七周年,我正式加入维权大军。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