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记者及独立中文笔会谴责北京政府 高瑜儿子向城管追究法律责任

7d337864-f4f2-4260-a3e5-fe8318264596
高瑜在两会期间,被公安带到香格里拉旅游。(记者乔龙提供)

正在“监外执刑”刑期的中国资深传媒人高瑜接受本台采访,讲述她家附属建筑遭城管粗暴强拆,导致她心脏病发、儿子上前讲理被打,以及她报警后警察姗姗来迟等情况。高瑜表示,她将要求赔偿,对强拆房屋和打人的城管进行法律追究。国际记者组织“无国界记者”和独立中文笔会谴责北京当局突袭高瑜住宅。

因言获罪的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目前正在北京市和平里的住所“监外执刑”。3月31日下午两点多,和平街城管大队出动近三十人闯入高瑜家中,强拆她家门口的一间约四平方米的自建房屋。高瑜的儿子赵萌上前要求对方出示法律文书,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赵萌手臂被抓伤,并被绑架到警车上加以控制。高瑜本人也自称血压骤升、心率不齐,曾服下心脏病救急药硝酸甘油。

事件引发国际保护记者机构的关注。当晚,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发布新闻稿,谴责北京当局派出20多人突袭高瑜住宅,毁坏其花园、殴打其儿子的作法,并指出这是当局对批评共产党的记者和博客作者进行经常性骚扰的又一新例。该组织亚太部门负责人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有力措施,反对那些发起这种骚扰的人,也促请所有的信息自由捍卫者,通过直接向北京当局写信表达对高瑜的支持。

独立中文笔会也发出抗议书,强烈谴责北京市政府因强拆建筑,导致该协会荣誉理事高瑜因高血压发作而病危。

高瑜4月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专访时称,她所居住的和平里一带的同类小区,家家都在自家门口院内的空地上,搭建简易房,唯独她被当局禁止。此前,她曾就建房与国保打过招呼:
“但是我的邻居把四平方米纵深的院子,全部包在屋内了,就在我旁边立着呢。我是因为抄家抄得书太乱了,我是跟国保和派出所打过交道,他们有点默许,说给我协调,说给办事处主任都打了招呼了。办事处主任不正管着城管吗,我就动工了。结果他们两点半来,没有口头通知”。

高瑜说,当局即使要强拆,也应该经过法院审理,由法院下达强拆令,由法警执行强拆。但是,前一天来人破墙而入,拿著铁捧强拆,当时她站立不稳,被人搀扶离开。警方在她报警一个小时,房屋被强拆成废墟之后才到场处置。

她说:“昨天值班的是一位王所长,你应该问一问他,为什么他一个小时以后才露面。我说只有法院才有权力确定我的房子是不是违章,该不该拆。而且也不是你们执行,是应该法警执行”。

本台记者4月1日致电和平街派出所,对方拿起电话又挂断。

72岁的高瑜患有美尼尔氏症等多种疾病,去年4月被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经过上诉,被改判5年徒刑,“监外执行”。但当局禁止高瑜接受媒体采访。对于这次打破沉默,高瑜表示:
“我已经跟他们声明了,我跟国保说的,我没有任何罪,既然你们给我定了罪,现在是监外执行,我也没有和任何外媒接触过,你们都了解的。但是今天我必须冲破,因为我的生存权都没有保障,居住权被破坏。这反映了中国政府部门在现实中执法犯法的问题”。

高瑜说,她的儿子赵萌就被城管打伤,将追究法律责任:

“要求赔偿,对违法者进行法律追究,那几个保安,还有打人的都应该拘留。派出所有点为难,因为城管队和他们是平级单位,而且官官相护的因素当然也有”。

独立中文笔会31日发表抗议信称,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并全体会员对北京政府进行强烈的谴责,并要求当局对被打伤的赵萌进行法医鉴定和及时医治,对被野蛮推搡导致高血压发作的高瑜及时进行康复救治,并恢复被强拆的房子,赔偿相关损失,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据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