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关于开展社会正义运动的建议

我曾经多次呼吁中国开展社会正义运动及平等权利运动【见附件】,现在我再次呼吁中国开展社会正义运动或社会进步运动。

上个世纪初美国的社会进步运动,以及揭露社会丑恶的“扒粪运动”(muckraker movement),最终一扫美国的腐败,为三十年代的新政以及二战后的经济社会全面进步奠定了基础。19世纪后期,美国的经济高速发展,国家迅速致富。1894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超过英国,居世界第一。工业化、城市化虽然给社会带来了丰富的物质财富,但并没有消除社会贫困和不满,相反,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社会骚动频繁发生。当时美国有一本小说《民主》,里面有一句话说:“我七十多岁了,跑遍了全世界,走了这么多国家,还没有见过一个比美国更腐败的国家。”那时的美国,贫富分化类似于当今的中国,到处是血汗工厂,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而工资却微乎其微,各种工伤事故和矿难频发,食品安全、饮水安全、环境卫生以及住房问题、穷人子女的教育问题都十分突出。那时美国工人也没有罢工的权利,劳资矛盾尖锐,贫富阶级严重对立。但是,从1900年到1917年,美国兴起了一场社会进步运动——反垄断、反特权、反歧视;争取平等权利、改善工人待遇、缓解劳资矛盾;开展社会慈善运动、安居运动,消除贫困、救济穷人,解决食品安全、环境卫生、贫困人口教育等问题,纾解民生困境;开展扒粪运动,揭露社会黑暗与弊端、抑制权贵经济;进行政治改革、重建法治规则、商业道德和社会价值,等等,社会进步运动几乎囊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日后美国的进一步发展和长治久安影响深远。

目前中国的病态非常类似于100年前的美国,中国也正需要一场社会正义运动或社会进步运动,改变是非颠倒、道德堕落、社会危机的现状。

一、开展反垄断、反特权、反歧视运动。拆分垄断企业,推进企业的民营化,保障民营企业的平等权利;取消特权制度,遏制三公消费甚至四公腐败(公款吃喝公款用车公款旅游出国+公款建房公权力占房);废除二元户籍,取缔对农民的种种歧视,在金融、财政、土地、就业、失业、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保障弱势群体的权益。

二、采取措施,帮助工人争取自身的权利、改善工人待遇、缓解劳资矛盾。改革工会体制,由工人选举产生工会领导人,促使工会能够代表工人群体;出台罢工法,制止非法罢工,保护合法罢工,保障劳动者和资方双方的权益;禁止地方政府非理性地弹压一切罢工,避免劳资矛盾转变成官民矛盾。

三、开展社会慈善运动、安居运动,消除贫困、救济穷人、解决食品安全、环境卫生、贫困人口教育等问题、纾解民生困境。改变慈善行为的官方垄断,由社会举办慈善公益事业,支持NGO、公民组织的发展;大力兴建保障性住房、公租房等。

四、开展扒粪运动,揭露社会黑暗与弊端、抑制权贵经济。充分发挥媒体“第四权”的监督作用,鼓励批评性和揭露时弊的报道,以媒体自由和新闻民主遏止既得利益集团。

五、进行政治改革、重建法治规则、商业道德和社会价值。1949年至1978年,支撑中国的是三大制度——经济方面的国有计划制度、社会方面的户籍制度、人民公社制度以及封闭的单位制度、司法方面的劳教劳改制度。1978年以后,计划经济制度被抛弃,但国有制度大部分被保留,经济方面的改革任务完成了一半;1978年以来,户籍制度逐渐松动,但没有本质上的改变;人民公社制度被取缔,但乡镇政府依然成为两千多年来皇权不下县、乡镇由乡绅自治之传统的反动;封闭的单位制度有所改变,人民拥有了择业自由。总体上来看,中国在社会方面的改革有所进展,但进步不大。在司法方面,劳改制度早已被比较规范的监狱体制所取代,这是一个进步,但没有法律依据的劳教制度依然存在。从上面可以看出,中国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尽管成就巨大,但最艰难的改革尚未开始,除了经济领域之外的大部分领域都还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改革。未来,中国必须加快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尤其要坚定地走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道路。

目前中国的治国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相反在人治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违背了执政党十五大以来所强调的以及1999年宪法修正案之“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理念。

老子说:“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治国要走正道!正道就是弘扬社会正义,促进社会进步,保障公民权利,建设法治国家。而歪门邪道治国、靠人治压制来治国,都将自遗其咎,遗患无穷。

2010-6-14

转自:作者凤凰博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