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权贵集团使社会固化了

本文为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2014年11月27日在“《财经》年会2015:预测与战略”上的发言。孙教授指出,权贵集团崛起了大量的社会拥有财富,使得这个社会固化在这个地方了,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阻碍了改革的进行。而通过从反腐败到清理权贵恶症,可以打开一条改革的现实的通道。

各位上午好!

下面,我利用这个时间讲四个观点,主要谈谈现在人们议论的反腐是不是到了一个节点的问题。在这个大的题目之下,谈四点看法:

第一,我们从一个什么样的意义上来理解反腐?反腐败可以从不同的意义上来理解,解决腐败的问题是一种理解,但是,更重要的、更侧重的把它作为这场改革的启动点的意义上来理解。从反腐败开始启动这场改革,作为一个策略,是非常正确的。老实说,这次改和上一轮改革不一样,上一轮改革,要面对的是一个东西,上一轮改革之前形成的旧体制,从最表面层面看,是计划经济体制看,从深层来看,是一种无所不在的权力。但是,我觉得这次改革不一样,要面对两个东西,一个是旧体制,这个旧体制在上一轮改革当中受到了一定的触动,但是,有些重要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解决,但是,这一轮改革除了仍然要面对这个问题之外,还得面对一个新的东西,就是在上一轮改革最后那段时间形成的新的弊端,概括地说,这个新的弊端就是权力和市场相结合的状况,在这样一种状况的基础上,形成一种相当稳定的利益格局,甚至是强有力的既得利益集团,或者我们可以更明确地把既得利益集团叫做权贵既得利益集团。这次要面对这两个东西,但是,在这两个东西当中,这轮改革首当其冲要面对的是后一个。所以,理解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是理解这场改革的关键,崛起了大量的社会财富,从反腐败来看,小几千万、几百万大家都觉得麻木了,甚至一个干部才几百万,好象引带的是一种笑声。权贵集团崛起了大量的社会拥有财富,这是第一。第二,垄断了中国相当一部分资源、相当一部分机会。第三,使得这个社会固化在这个地方了,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要的就是维持现状。所以,这轮改革首先得面对这个东西,面对这个东西,把反腐败作为这场改革的启动点,我觉得是非常明智的,尽管人们对反腐败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议论,尤其是过去这一段表现出来的运动式的形式,但是,我个人支持这场反腐败,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第二,反腐败现在确实到了一个节点。这场反腐败可能有三重含义:第一,解决腐败问题的本身;第二,作为这场改革的启动点;第三,通过这个打破权贵对社会资源的垄断。按照这三重含义来判断,为改革破局的目标到现在已经基本达成,改革已经有了启动的可能,对腐败威慑的效果已经开始形成,反腐败的一些制度化的措施出台的可能性已经基本具备,像原来,像官员财产公示等等制度,通都,不过,现在有了建立这样制度现实的可能性,撼动过去那种利益格局、打破垄断,应当说现在也有了可能。但是,我们都知道,运动式的反腐败不可能真正的解决腐败问题本身,而且现在看来,应当看到招术已经用老,有了像我们看武侠小说,招术已经用老,它的含义就是反腐败的边际效应在递减,甚至可以说原来预想的通过反腐败重新凝聚人心这样一种效果现在已经收效甚微,刚才说老百姓其实对打出的大大小小的老虎逐步开始麻木,反腐败的副作用开始显现,今年春节时,我曾经讲一句话,我说:“今年下半年到明年改革有可能进入焦灼期”,和反腐败本身进程也是有直接关系的。综合种种情况来看,可以说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节点。

第三,面临这样一个节点的时候,应当实现两个转变。一是从运动式的反腐向制度建设的转变;二是从单纯的反腐向清理权贵恶症的转变,从第一个转变来说,其他学者可能谈的更多,运动式的反腐应当说为制度反腐创造了条件,刚才说一些制度的建设有了可能,但是今天我不想谈这个。我现在要强调的是第二个转变,在反腐败逐步常规化的同时,向系统的清理权贵恶症的转变,我反反复复说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应当转向对权贵恶症系统的清理,刚才说的权贵不仅仅是掠夺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垄断了相当一部分资源和机会,使得社会固化在那儿,而且这些年也制造了一系列的恶症,最核心的就是对法治的破坏,对民众群体的打压,对公平正义的损害,对公平争议的侵蚀,所以,要看到现在老百姓真正痛恨的不仅仅是腐败,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这些年制造的恶症。反腐败常规化的同时,要转向对权贵恶症的清理,我当时有一个很担心的地方,大家都知道周永康“煮面”的问题,这么长时间问题,面早晚得煮,周永康的事情披露出来了,仅仅把他作为一个更大的腐败分子,只是让人们看到一个更大的腐败分子,对中国社会来说,意义不大,更要看到的是不仅仅是腐败分子,他执法政法工作期间制造了一系列恶症,通过“煮面”开始对他所象征的权贵恶症系统的清理,通俗一点地说,这些年恶症、屎盆子扣你头上就算了,你把这个担起来,为党国做一次贡献吧,通过这个,对他来说,也不冤枉,因为对于制造的恶症确实应该承担最主要的责任。通过从反腐败到清理权贵恶症,可以打开一条改革的现实的通道。

第四,假如从反腐败开始,假如能够破除权贵,系统清理权贵的恶症,一直到四中全会依法治国,最后走向民主法治,中国可能会真正走向一条现代的民主法治国家的现实道路。

谢谢各位!

转自:热读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