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协华:崛起于网际时代的民间民运

互联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民众之于恶政所采取的抗争模式,已经从片段性的民间抗争行为上升为具有深刻思辩力量的民间民运,这种现代性的抗争模式超越了作为被动层面下的反抗形象,而使得民主理论具有了整体的反抗高度,一方面,自下而起的民间性民主运动,在作为社会肌体的一部分时,展现出了大陆民主运动的现代化程度,又同时表明了基于人权立场的民主成果已经成为一种可见的现实,也就是从维权递进为民间民运的层次与脉络得以能够成型并逐步确立,而这所有的一切,无不依赖于一个较为多向度的互联网络时代的群体参与。

201623wangluoshidai

从“你国”到“赵家”

从历史角度来看,已经过去的2015年将注定成为改变大陆民主进程的关键一年,这不仅是因为在这一年中,我们通过不断发生的现实事件,提炼出了阻碍大陆走向民主的瓶颈制约,剖析了极权在中共统治的演变下,区别于一般专制运行的特征,指出了内殖民主义和网格控制的图像,点破了欧美西方基于某种不可否认的观望保守心态,所推行的东方绥靖政策的本质,描绘出了这种处于世界夹缝下大陆人权日益恶化的艰难曲折,同时,也为极权具体到大陆现实空间时的种种形态,作出了最精准的概括,其中最令人注目的是,从指称中共统治下的大陆为“你国”到如今的“赵家”,这种越来越直接的改变,不仅是因心理折射而抗击极权的特征和演进角度,并同时概括了在反极权时代,民主运动所要面对和承受的冷酷事实。

须知,在任何一个历史段落中,一些大的事件不一定会成为改变时代轨迹的主力,而另一些并不那么引人注目的细小运动,反倒有可能成为并且也必须成为大陆民主转型的重要基石,这种观察角度的转变,既说明了我们不但与极权体共处于时代的同一片阴影和黑暗中,也意味着当下的角逐和对抗要比一般的历史更具有现实的可能性,这是因为网际时代中的民主运动,区别于世俗层面上的民主抗争形态,也就是说,它不但具有着即时同步的信息传播力量,同时,在涉及到具体的社会事件时,就不再是虚拟世界里的模拟练习,而是走向现实领域,诉诸于身体在场的抗争形式,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要说,在互联时空下,大陆民主化的步伐是清晰可见的,是带动并且成为我们推动民主转型与专制极权进行抗争的重要方式。

递进为民间民运

互联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民众之于恶政所采取的抗争模式,已经从片段性的民间抗争行为上升为具有深刻思辩力量的民间民运,这种现代性的抗争模式超越了作为被动层面下的反抗形象,而使得民主理论具有了整体的反抗高度,一方面,自下而起的民间性民主运动,在作为社会肌体的一部分时,展现出了大陆民主运动的现代化程度,又同时表明了基于人权立场的民主成果已经成为一种可见的现实,也就是从维权递进为民间民运的层次与脉络得以能够成型并逐步确立,而这所有的一切,无不依赖于一个较为多向度的互联网络时代的群体参与。

同时,互联网络的格局也在反抗运动中展现出了非常具有时代特征的气息,也即,大陆民间民运不是一种拘泥于网络平台的运动方式,而是在有效地运用互联网、智能手机、微博等即时传播工具时,获得了一个共时共生的民主抗争形态,大量的公民围观运动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并由此催生出一大批个性鲜明、言行犀利的新世代民主人物,他们较之于业已成名的网络大V和社会公知,更具有鲜活的当代气质,对民主的理解和坚持也更为深刻和深入,比如坚守多年的南方街头运动团体,以及象王默这样一些生于底层社会,继而在觉醒的同时参与到积极主动的反抗斗争中去的新生力量,这一切,首先是依托人心的改变和对自由信念的争取,同时又借助于现代科技之下网络平台的扩散和传播,须知,当极权共同体开始收紧网络空间时,形成的反弹力一定会比以往更能体现民间社会在沦陷区内所作的艰苦斗争,也就当然地,更能实现民主转型时期特有的界限分明的道义和立场。

而伴随着中共极权在大陆进行统治时的逐步演变,生发出来的则是互联思维体现于民主运动时的当代性,首先,它降低了进入抗争的成本,使每一个个体都有可能站在和专制诀别的位置上,与此同时,也就使每一次维权斗争和抗争运动都变成了共同参与的一个具体结果,参与感必然会带来信心和力量的凝集,参与感也使民主与极权之间的模糊地带越来越少,而这就是实现人心启蒙在现实场域内的作用,也就是穿透虚拟世界之后,人权和正义,能够真正成为民众内心中坚不催的力量,同时,互联思维的演进也为民间民运达到策略抵抗提供了丰富的现实契机,连接起了不同地区及状况下的人的情感,使追求民主落实到了一个形象可感的体系内,由此,与极权的斗争就能够形成大体量的展现。

突破大陆困境

极权秩序的稳固一向依赖于官僚体系的垂直性,但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自上而下的权力体才会被现代技术的应用所遗弃,互联思维解决了权力的不可侵犯,消解了党权和官权的威严,使人人参与到针对极权的反抗运动成为可能,而在此之中,也就必然地会对极权经济的扩张起到分解和反击作用,而对于中共采取的在网络空间中的网格化监控、渗透、屏蔽、封网等一系列反制手段,在有效的时间段内,则又通过走向街头等身体反抗予以反击,这种既在虚拟空间进行博弈,又同时在现实场域进行接触的景象,不仅表明了极权所固有的暴力指数,又正好同时呈现出了,随着民主意识在大陆社会的培育和发展,已经由原来的防守姿态转变为攻守兼备的现代抗争模式,由此,就必须要在此探讨我们共同面对的的难题,也就是大陆困境中反极权斗争的主要形态。

网际时代以非常详实的数据,为我们提供了大陆困境下的重要计量,那就是,极权的运行已经迫使每一个人都成为了暴政的目击者,而这种由极权形式主义所构成的专制体系,是将每一个民众都作为其治下的奴隶看待的,也就是取消人权、分化其财富、并限制其社会活动空间,将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作为极权的最高形态和诉求目标,而在此之中,要突破大陆困境,就必须要理解正是极权将大陆变成了共产主义阵营下奴隶和难民的实验场,这种形态,在一方面说明了形式极权所采取的暴力恐怖和武装镇压相结合的手段是事实存在的,同时,又依托于网络交换,所形成的对人权的冲击波将会蔓延而成一种情感上的威胁,这就是为什么,共产极权的语言体系缺乏人性经不起追问的原因,而随着大陆民间民运的崛起,这种格局势必会产生质量上的变革,不仅是因为网络的散发效应具有即时性,也不仅是因为极权使得越来越多年轻的一代卷入到反抗事件中,也同时因为,人权作为一种真实的日常需求,不可能因为政治机器的在场而消失退避。

因此,极权的目击者改变了其存在的状况,从而将网络传播变化为极权的反抗形态,从“你国”到“赵家”的指称即是这种改变立场的最好证明,并且也是基于对民主理念的坚持而形成的民心意愿,从大肆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到浦志强案,包括以文革手法迫使民众在央视低头认罪,这种种事件,也已经烘托出了极权格局的破产,这就是为什么,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共产帝国大搞反腐败运动的斗争时,社会民众对共产党越来越不信任的关键原因,是在于反腐败作为习近平用来进行权力清洗的手段不仅已经失效,更在于在这一切暴力化的行动后,共产大陆对人权的打压已经超出了最底限度,民众作为在场者亲眼目睹了这一系列残暴、冷酷的政治斗争所带来的直接后果,他们不可能保持沉默。

民间民运之于现代民主的大陆空间

极权经济的崩溃为大陆民运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并由此催生出了区别于渐次革命的底色和亮度,社会性民主运动结合了各种不同阶层和地区的人群,将普遍含义上的民众维权活动上升为具有密切呼应和合作效用的民间民主运动,这种随着对互联网络广泛应用而形成的反抗景观,加速了对极权核心主体的揭露和批判,并使得更多的民众通过现实事件,对极权共产在大陆区域内所作的反人道、反人权统治产生了强烈的排斥感,而联合参与所带来的则是,这种相互结合的状况首先要比在社会阶层固化的状况下,更能够获得社群合作的效用,这一点,尤其反映在从七月起抓捕维权律师的事件中,具体的事件为网络时代的民间民运起到了拓展宣扬民主理念的机遇和空间,这不仅是因为网络所特有的运作形式,也更是现实空间的一种折射和提炼。

网络时代的民间民运其重要的特征是,民众更能够依托于信息传递,起到互相推动的作用,尤其是在思维意识层面,因为参与人群的不同形态,所催生的思想也就更具有高度的当代性和现实意义,也即,沉默的大多数在经历过网络空间的生长发育之后,已经变成了呐喊的大多数,从思想的成熟到行动的产生,为揭开极权的虚伪面纱起到了时刻在场的作用,也为反极权、争人权的大陆民主运动,拓宽了更多的可能性,尽管大陆当局同样地利用网络信息平台进行控制甚至不惜在某些特殊时刻进行屏蔽,但依然难以抵挡从网络走向社会空间的民众,这是一种相互胶着的状态,在这背后,深刻地反映了世界民主格局的变化和移动,而新的民主阵营是一种全球互动的形态,这对于民主转型而言,则又意味着可供选择的途径和资源要胜于极权的选择,因此,澄清并确立大陆民间民运的真实性和发展特征,就目前而言,具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同样,在网际时代的格局中,极权运行所依赖的权力体系也正在发生着显而易见的裂变,而极权政治就是其统治方式的物性定义,互联网络为民众提供了一个具体可见的参与反极权的新形态空间,由网络话语所产生的现代民主观念,将为极权的高墙卸下其中最关键的一环,那就是网络空间区别于现实性的封闭制约,更具有现代性的可塑张力,这种影响不仅深刻地改变了大陆民众的思维方式,也同时提供了与世界进行对话的技术手段,在这一点上,极权的暴力机器以及其伪装出来的国家形象,就会荡然无存,由此,长期以来我们之所以要对谋求美好专制前景的虚假希望进行批判,其原因在于随着思维观念的延伸,我们已经破解了极权的核心体系,包括统治手段的反人权特征,而任何一种建立在极权范畴内的叙事方式,都无一例外地变成了虚假语系,尤其是在共产极权再次祭起“煽动颠覆政权”这一邪恶的招式时,就必然地需要运用网络空间的传播效用来加速极权政治的崩溃,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唤醒极权内尚存的健康肌体,而是民众已经明白,极权之下无人权,这才是在最终的层面上,以社会群体的动力,勘破虚假希望背后所包含的本性特征,以民间民运的开端,来成就现代民主的大陆空间。

正视民主运动的主体

毫无疑问,对于大陆民众而言,随着互联世界的敞开密切地并且是全面地感受到了来自民主的影响,而大陆当局通过网络屏蔽的政治恐怖行动,也不再能够发挥其恐吓作用,异议与反抗不仅是过去一年的写照,也将为依然持续的反极权斗争打开一个新的通道,而中共当局在网络世界中早就被定义为一个具有纳粹特征的反人权政党,这种毫无人道色彩的标志与形象不仅揭露了中共极权的真实面目,也将为身处网际世界下的大陆民主运动提供必要的反抗资源,因此,我们说,网络不仅是技术的结果,同时也是人心的载体,是民主意识和影响的呈现之所,通过这个已经被社会化的新世界,大陆作为专制沦陷区的格局就不会只是绝望的反抗,而是相反,极权的影响将会日益走向衰退,直到彻底退出大陆。

而民主的影响从现实空间经网络传递以后所达成的新的思维方式,将必然地区别于过去数十年所累积形成的空泛的道德说教,我们要重申,在王默、柴宝文、赵威等年轻一代身上所体现出来的,不仅是大陆民众民运所特有的真实民主气息,也同时包含了和他们一样,致力于建设一个民主大陆而活跃于网络与现实此密不可分的世界中更多的身影,这意味着大陆的大地已经苏醒,并且与国际化的民主浪潮衔接而成为一个重要的整体,因此,扭转我们的视线,将重大的政治性变革调整为去直面由芸芸众生所组成的来自社会不同领域的人群,正视由他们所组成的一个广泛而年轻的民众民主运动的主体,不仅意味着反极权道路的新的开拓,也是将自身纳入进了争取民主达成与实现的范畴内,因为置身事外的最后结果一定是可以预见的,而追求民主与自由的脚步,却正在经历更多的艰难曲折。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