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从香港说起

鱼蛋

看到今天香港的骚乱,可以说,心情格外沉重,这份沉重并不仅仅是源于骚乱。比香港更严重的89年北京的游行抗议,我也是亲身经历者。我的沉重在于:我是文明发展方向论者,我相信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向着更加民主自由的方向。但是,香港的这次骚乱却让我看到一个原来非常有秩序的公民社会,走上了中国式极权统治下的贱民社会。与公民社会中,法治之下的人人平等不同,贱民社会里政府的权力被无限扩大,而人民的自由度被减少到最少。

但是,提到香港问题,就不得不面对一个统一的问题。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一个禁区。大一统思想、以及中国过去两百年的历史,让国家统一意识植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具有无比神圣的地位。对此,我非常理解。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我也是曾经热泪盈眶的。现在想想,作为一个初中就开始阅读卢梭伏尔泰的作品的人,也是醉了。但是,人本身就具有感性和理性的两个方面。而且当感性发酵的时候,理性往往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理解目前所有站在中国政府的立场上,看待香港问题的中国人。而且,我也知道,指望这些人在国家统一的问题上有更深刻的思考、在香港台湾问题上能够理性分析,还需要很长的道路。所以,当去年发生香港占中的时候,我也没有写什么文章。因为那基本上是香港人争取自由的理性运动,他们对抗的是一个专制的政府,但是偏偏在这个政府的后面,是大陆人对于国家统一的感性诉求。所以,在香港问题上,我们看见,就连那些对于中国大陆政府非常不满的人民,也会站在政府一边,指责香港人民。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劝说中国人民理性思考,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是,政治最终是理性的!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地球村的时代,香港问题也并不仅仅是香港人的问题,更不仅仅是大陆人的问题!它还牵涉到台湾、英国,甚至是美国。

我在去年初的时候,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中国向何处去”,基本上预言到了中国社会在未来二十年的发展方向。这一年来的事实,处处验证了我的文章的准确性,特别是对于包zi的领导思维的分析。而今年初香港在短短一年之内,就发展到一个官民严重对立、警方动用枪械对付抗议民众的地步,也属于一个例证:包zi具有文革时期红卫兵的老炮儿精神:我是流氓我怕谁。今天的视频流露出来,骚乱的发生源于一些黑衣蒙面人对警察的袭击。去年的占中事件中,也有这种情况发生:一些突然出现的、可能都不讲粤语的人,要么袭击警察,要么攻击市民。这里面有没有权力机关的布局?现在不可能抓到证据。但是根据中G政府一贯的行为,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习惯了西方社会生活的人,可能都接受不了政府的这种做法,因为这都是在好莱坞关于黑社会的电影中才能出现的镜头,怎么可能政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但是,如果考虑到一个政府,能够用坦克碾压首都的话,这样的行为也就是小case了。

问题的关键就是:中国政府并非一个现代文明的政府!中国政府还停留在Hobbes发表政论著作“利维坦”之前的年代,而香港人从英国殖民以后就生活在法治社会。中国与香港之间的冲突,可以说是新旧文明的冲突。要想全面了解这个冲突,就必须明白:中国政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显然,中国政府的许许多多的作为,不像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政府行为。比如,中国政府是非常缺乏自信的政府,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政府一直不停到在国际上才用撒币的方式,收买一些小国的支持。中国政府也不是一个有着正义感的政府,这可以解释中国政府为什么在朝鲜问题上一再出尔反尔,最后搭进去自己的利益,也丢光脸面。中国政府还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这可以解释中国在国际社会上为什么撒币也获得不了尊重,因为这个政府空占五常之一的席位,干的却都是鸡鸣狗盗的勾当。

但是,中国政府是一个专制的政府、一个强权政府,当然,仅仅是在对待国内人民方面。这几乎是专制政府的共性。显然,现在在香港,中国政府也正在往这条路上大踏步前进。何清涟曾经在十年前写了一本书:“中国政府行为的黑社会化”。如果我没有记错,她在书里说的是中国地方政府的黑社会化现象严重。她之所以这样说,一方面是当时她的处境,一方面是当时是胡温时代的弱势中央政府。但是,自从最强势的西南王薄Xi来倒台以后,地方政府的势力变弱,而中央政府经过包zi的重新集权,变成了从1978年以来,最强势的政府,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政府。如果说,何清涟的书中,地方政府的黑社会化还仅仅是地方政府被当地的黑社会头目收买的话,现在的中央政府已经完全就是一个自身的黑社会。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和黑社会一样:都是老大说了算。经过三年对于政敌的打击,包zi的中央政府基本上已经做到了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地步。就从他最了不起的政绩看看吧:打老虎。谁是老虎?打哪一个不打哪一个?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去年年初,爆发的李小琳瑞士银行户头案,牵涉几百万美金,最终就是不了了之。而邓氏家族的安邦集团,更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狂肆聚敛财富,连低调地闷声大发财都做不到,又能如何呢?所以,今天的中国中央政府,已经完全具有了黑社会的性质。全中国的人民就是他们的人质。

写到此处,我不由得想到Diego Gambetta的一本关于黑社会研究的书:The Sicilian mafia: The business of private protection(西西里黑手党:私有保护的生意)。这本书被美国的社会学界认为是研究黑社会的圣经。在书中,Gambetta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黑社会起源于私有产权!他通过对黑手党的研究,得出结论说:当社会信任缺失、民主不足的时候,政府执政能力会弱化,给了黑社会发展的空间,让黑社会靠出卖、充当各种商业行为的保护人获取利益。如同我一再说的那样:不能把西方学者的研究成果生搬硬套用于中国!这是中国的那些土鳖学者们最容易犯的错误。他们因为没有在西方生活过,不懂得西方社会是与中国社会完全不同的一种结构。但是,他们又特别崇拜西方,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的思考力在中国那样受限的语境中自然缺钙,所以,这些土鳖总是会直接把西方学者的研究成果,当作圣经一字不拉地套用到中国。当然,他们从中得到了虚荣心的满足。因为中国有太多的不喜欢读书的年轻人,站在低点,等待这些土鳖搬运工们对于西方学者研究成果的蹩脚诠释。

我以前都是针砭时事,很少写西方学者的研究内容。因为许许多多的东西,在我已经成为常识。但是最近接触到几个大陆土鳖公知关于西方学者介绍的文章,让我不得不感慨:原来我在美国习以为常的常识,到了土鳖手里,就发霉了。

好吧,我回到Gambetta的论点:黑社会源于私有产权。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中国政府的黑社会化的原因,注意:不是何清涟说的那种被收买的黑社会化。中国政府从1949年建立以后,就是一个黑社会政府!因为从此以后,全中国的土地就成了这个政府的私有土地!也就是说,整个国家最大的私有产权被中G通过暴力手段占为己有。非常可笑的就是,到了今天中国政府的最高层还说什么:“中国G产党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授权!”这些人难道就不能让秘书准备一下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么?当然,比卢梭更符合他们的条件的,是Hobbes在Leviathan中说所谓的Social Contract(社会契约),要知道Hobbes分类的三种政体Democracy(民主制)、Monarchy(君主制)以及Aristocracy(贵族制)中,他最推崇的是Monarchy,这也是最符合当今包zi的思路的。虽然说这是大约四百年前英国人的学说,我却看到中国政府目前的最高层官员连这四百年前的层次都没有达到,否则的话,他们是应该拥护Aristocracy的。这也是我在“中国向何处去”中指出的比较遗憾的一点:如果在弱势中央政府的情况下,中国很可能会走上这样的道路。而这种道路是英国历史上的光荣革命前后,曾经有过的时期。弱化独裁者的权柄,是一种常识!一种与美国的一剑飘尘毫无关系,却与中国的政治局大员们生死相关的常识!

中国因为土地的充公,让中国政府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私产者:占有了全中国。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中国的学者在研究中国黑社会的时候,理解不了Gambetta的观点的原因。因为Gambetta研究的对象是弱势政府的西西里,在那里私产在人民的手里。而中国政府却不仅仅是强势,而且占有了全中国的财富。最近人民币贬值,中国银行就拒绝提供兑换美金的服务。能够这样明目张胆地违背法律制度,根本原因在于人民并没有私产,至少私产没有变成神圣不可侵犯。甚至人民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意识。

不是吗?

这次香港骚乱,源于警察对于小贩贩卖鱼蛋的无理干涉。这就是公权力介入到私域的一个最好的说明。我们也用一个“自古以来”,小商小贩就是人类职业选择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为什么在英国统治时期,小商小贩没有成为警方暴力执法对象?为什么在97回归后相当长的时期,也没有被警方暴力执法?而偏偏在今年,惹起了如此浩大的纠纷?我不知道具体的内幕,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国城管暴力执法这个思路考虑问题:城管存在的根据是维护市容,但是因此剥夺了小商贩的生存权利。到底是市容重要还是商贩的生存权重要?不要跟我说不做商贩做其他营生。人人都想做赵家人,哪怕是赵家一条看门狗。可能吗?

市容攸关政府的脸面,商贩是一些底层人群生存的途径!任何一个合法政府,都不会做出这种为了自己脸面,剥夺底层人的生存权的行为。但是中国政府在中国大陆,却是勇往直前。现在,这样的作为引进到了香港。

香港的堕落,从97年回归以后,就已经注定!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连50年都等不到。我相信现在最后悔的就是97年回归以后,没有离开香港的那些中下层香港人。他们享受惯了的自由,一点点被这个政府剥夺。而显然,英国政府也应该负担起一定的责任:怎么会相信中国政府的诺言呢?

香港的未来可以说已经被注定了:不要说什么直选特首,连50年不变都可能会随时改变。如果说中国政府在以前,还有所顾虑的话,那也仅仅是因为当时的黑社会老大还要一点点脸面。这个政府的特色就是老大说了算的一言堂。在现在这个老大统治下,中国政府一定是在“老炮儿”的道路上一往直前的。香港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警示了台湾,以及提醒了国际社会其他国家:中国政府是如何一个不靠谱的政府。但是,这对于香港自身来说,完全是然并卵的事。

我不想说香港应该是独还是统。我只能说:一个人民能够选择的政府,才是不仅对于香港也是对于中国人有利的政府。相当多的大陆人民,可能还理解不了我这里写的观点。没有关系,花费一点点时间思考一下:国家是怎么起源的?是先有了人,还是先有了国家?为什么我们需要政府管理国家?现代社会中,政府的合法性来源又是什么?如何确定一个政府代表了统治下大多数人的意愿?

一剑飘尘,美国出版、第一部8×8事件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作家、哲学思想“无限主义”创始人。微信公众号:yjpc12;新浪微博:一剑飘尘7;海外文学城博客:一剑飘尘

2016 02 09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