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美洲和澳大利亚的律师呼吁中国停止对人权的镇压

汤姆•菲利普斯 北京报道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著名人权律师呼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停止对数百名人权律师、他们的亲属及相关人员的空前镇压。这些人被安全部队恐吓、讯问、拘留和强迫失踪。

针对中国“维权”运动的政府攻势开始于去年七月九日,当时警察展开了一轮打压受人尊敬的人权律师的行动,这些人权律师包括王宇、王全璋和周世锋。

上周出现消息:一些被秘密关押六个月的受打击目标现在面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被判终身监禁。

其他人,包括基督徒律师李和平仍然下落不明。

这群律师 —— 其中包括法国前司法部长罗伯特•巴丹泰(Robert Badinter)以及英国顶级人权律师如皇家法律顾问海伦娜•肯尼迪(Baroness Helena Kennedy),皇家法律顾问迈克尔•曼斯菲尔德(Michael Mansfield)和克莱夫•斯塔福德•史密斯(Clive Stafford Smith) —— 敦促习近平通过释放律师来证明中国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全球性超级大国”。

“(我们)写这封信是要表达我们对在中国律师被拘留或受恐吓记录的深度关切,”他们在信中写道。

“迄今为止12名被关押的律师中无一人获准会见律师、朋友或家人,他们实际上消失了。在某些情况下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他们受到压力“解雇”先前指定的律师。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被怀疑什么犯罪,如:李和平律师,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仍拒绝承认他被关押。”

公开信的签名者 —— 其中包括欧洲法律理事会和法律协会主席米歇尔•贝尼周(Michel Benichou)、澳大利亚著名人权律师伊丽莎白•伊瓦特(Elizabeth Evatt)和联合国酷刑问题前报告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 敦促中国释放在押的律师以“证明其宣称的是一个在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在中国当局有意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指控被拘留的律师情况下 ——这不仅将终结他们的职业生涯,并且他们还可能面临无期徒刑的宣判 —— 这封直接写给习近平的公开信形成了。

专家们说,严酷的、不断升级的镇压决定是为了进一步压制对共产党的批评和独立的公民社会(形成)。

上周北京也承认拘押了瑞典活动人士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他的组织曾与中国人权律师合作。达林于1月初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拘留,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怀疑他“在中国制造麻烦”。

在这封《卫报》发表的信中,律师们表示,他们担心那些仍然被拘押的律师 “处于酷刑和其他残忍和不人道待遇的高风险中”。其他人在被拒绝与朋友、亲属或律师会见后已经“实际上消失了”。

他们还说:“国家控制的中国媒体在一系列广播中谴责一些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是一个犯罪团体的成员,这个团体涉及‘维权形式的麻烦制造’。一些被拘押者甚至在他们被公诉之前已经公开‘认罪’”。

一个在香港的人权专家约书亚•罗森茨维格说,在习的统治下,中国的人权律师越来越多的被视为国家的敌人。

“他们中的很多人只能尽其所能在这种形势下挣扎生存,因为形势已经很糟糕了以至于他们已经不再害怕下一步什么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中国必须停止对人权律师的恐吓和拘禁
原文网址: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jan/18/china-must-end-its-intimidation-and-detention-of-human-rights-lawyers

图(略)
2014年3月1日北京人权律师王宇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

(“这个镇压始于2015年7月9日晚,当时律师王宇、她的丈夫和他们16岁的孩子在北京被拘留” …… 2014年3月1日人权律师王宇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 摄影:金京勋/路透社)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我们,这些联署的律师和法学家,写这封信是要表达我们对在中国律师被拘留或受恐吓记录的深度关切。这个镇压始2015年7月9日晚,当时律师王宇、她的丈夫和他们16岁的孩子在北京被拘留。自那时以来,数百名律师,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和家属都受到了恐吓、讯问、作为犯罪嫌疑人拘留和强迫失踪。

十二位律师和律师助理仍然处于刑事​​拘留或逮捕中。其中大部分人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逮捕。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一个人被允许会见律师、朋友或家人,他们实际上消失了。在某些情况下有充分的理由担心他们受到压力“解雇”先前指定的律师。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被怀疑涉嫌什么犯罪,如:李和平律师,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仍拒绝承认他被关押。

我们担心在没有他们自主选择的法律代表或其它法律保护的情况下,以上这些人员处于酷刑和其他残忍和不人道待遇的高风险中。在发现2015年12月9日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表明它“仍然严重关切 —— 一致的多份报告表明酷刑和虐待的做法仍然深深扎根于(中国)刑事司法系统中,这个系统过分依赖口供上的坦白定罪”的结论后,我们对此更加关注了。此外,国家控制的中国媒体在一系列广播中谴责一些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是一个犯罪团体的成员,这个团体涉及“维权形式的麻烦制造”。一些被拘押者甚至在他们被公诉之前已经公开“认罪”。

为了维护其宣称要成为国际社会中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并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全球超级大国的形象,中国当务之急是履行其国际承诺。因此,我们恳请习近平主席:
•确保释放无法律依据被拘留或被逮捕的律师以及和他们一同关押的其他人员
•确保这些被拘留、逮捕或其它形式关押的犯罪嫌疑人得到律师帮助
•确认那些被强迫失踪的下落
•确保被拘留者的权利,包括足够的医疗保障、人身安全
•确保被拘留者和他们的同事将免受任何未来的控制措施,如:定位和跟踪、暴力袭击,软禁、“被旅游”、被强制“谈话”、或刑事或行政或司法的拘留、强制失踪、酷刑和被精神病。

多米尼克·阿提亚斯(Dominique Attias),欧洲法律协会理事会法国巴黎分会副主席
罗贝尔·巴丹泰(Robert Badinter),法国前司法部长和法国宪法委员会前主席
米歇尔•贝尼周(Michel Benichou),欧洲酒法律理事会和法律协会主席
吉尔•H•勃林格,国际人民律师协会协调人,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法学院前院长
科斯蒂•布赖姆洛(Kirsty Brimelow),英国皇家法律顾问,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法律人权事务委员会主席
伊莉莎白•伊瓦特(Elizabeth Evatt),澳大利亚法学家国际委员会委员,澳大利亚法律改革委员会前主席,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前委员
托尼·费舍尔(Tony Fisher),英国费舍尔琼斯格林伍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比利时律师协会主席
海伦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英国皇家法律顾问,道蒂街大律师协会会员;国际法学家委员会英国分会主席
阿斯玛·贾汉吉尔(Asma Jahangir),法学家,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律师协会主席,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的创始成员
迈克尔·曼斯菲尔德(Michael Mansfield),英国皇家法律顾问,英国大律师,伦敦城市大学教授
安德烈·马舍林(Andrea Mascherin),意大利全国律师协会主席
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律师,奥地利前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
克里斯托弗·帕提提(Christophe Pettiti),巴黎律师人权研究所秘书长
斯图尔特·拉塞尔(Stuart Russell),加拿大前行政法官
克莱夫·斯塔福德·史密斯(Clive Stafford Smith),人权律师
威廉·沙巴斯(William Schabas),密德萨斯大学国际法教授,博士生研究所所长,
大卫·J·雅伯(David J Scheffer),前美国战争罪行问题大使,美国西北大学普利兹克学院国际人权法中心教授和主任
乌尔里希·谢伦伯格(Ulrich Schellenberg),德国律师协会主席
让雅克·乌特维尔(Jean-Jacques Uettwiller),国际律师联盟主席

•加入辩论 —— 电子邮件guardian.letters@theguardian.com

转自:英国卫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