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Hancock:处于极度痛苦中的失踪中国律师家属

2016年1月7日

李文足告诉她3岁的儿子他爸爸出差去了。

李文足说她的儿子每天都问她,为什么他的爸爸还不回家。她的丈夫6个月前在针对中国人权律师的大规模镇压中失踪了,但她告诉她3岁的儿子说他“出差”了。

她的丈夫王全璋是去年7月被警方带走的130多个律师之一,另外同时被警方带走的还有大约70名活动人士。他们是因对中共当局法庭审判提出批评而被警方镇压的。

她只是通过电视知道他已被拘留了,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被贴上了蛊惑人心的犯罪标签,他们律师是犯罪分子。

现在她是非常渴望然从官员那里得到答复,然而毫无结果。

身着黑色衣服的她用纸巾擦去脸颊上的眼泪,他们的孩子在一旁玩着手机。

“我天天哭,”她说,“我们的生活完全变了。”

照片(略)
家属、被拘留律师的律师以及他们的同事在河西分局寻求答复……

至少有16位律师和他们的同仁仍然被拘留,他们多数处于最长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状态 —— 即从技术上说到本周末到期。

中国法律授权可以使那些涉嫌国家安全犯罪的人处于与外界隔离的状态,实际上是让当局有权使人们从法律上消失。

– “全是黑暗” –

李文足说两位辩护律师在政府的恐吓下被迫撤出代理服务。

最终,律师接到通知说他在北部城市天津拘押,但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不允许会见。

李文足从电视上得知她的丈夫已被拘留,他的律师事务被贴上…

他的律师和亲属多次到天津探访,但毫无结果。

“这几个月我们一直尝试各种法律手段,但都无济于事,”她说, “目前的法律环境就像北京的污染,都是黑暗,没有阳光。

“我们有很大的经济压力,这很痛苦,但我们更担心他的人身安全。”李补充说。

上周四大约有十几个被拘押的律师亲属和他们的律师聚集在寒风凛冽的天津河西区看守所外,又一次试图寻求答复 —— 但遭到的是一堵沉默的高墙。

李文足表示:“如果他们不被释放,我们就要继续战斗下去。”“昨天我离开家,但不能把孩子放在家里。”她补充说。

照片(略)
至少有16名律师和他们的同仁仍然被拘押,他们多数处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状态。

朋友说,这个3岁的孩子并不是唯一遭受冲击的孩子 —— 包卓轩,16岁,他的母亲王宇也是处于监视居住的律师之一。

官方媒体说该少年去年十月试图偷越国境逃向邻国缅甸。

国家电视台播放了王宇和她的丈夫 —— 同样被拘留的律师 —— 听到他们的儿子被抓捕的消息留下了眼泪。

-“担忧、失望、痛苦”-

失踪人员中有两个20多岁的法律助理。

照片(略)
亲属和被拘留律师的同事又一次一起试图寻求答复。

对于24岁的赵威来说,努力捍卫中国最脆弱的人是很自然的事。她在大学里为艾滋病毒携带者/艾滋病患者烧饭,参加女权主义的抗议以为女性争取更多的厕所,她的丈夫游明磊告诉法新社记者。

国家安全人员跟着他从家乡旅行1400公里(900英里)到天津,并坚持和他同睡在一个酒店房间。

“同一个房间,两张床,”他说。

赵威的母亲指着在一个互联网账户上发布的帖子对法新社记者说,在赵威失踪约100天后,她为女儿24岁生日前往天津。

“我非常担心、失望和痛苦,我没有办法表达我的感受,”她说。

“我说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我想给她一个蛋糕和几件衣服。警察赵先生说:’这不允许。’” 她指着在现场遇到的一名警察说。
“我告诉警察我一直在寻找我的女儿,我问赵姓警察:’她犯了什么罪?’他回答说:’你不看电视吗?’”

转自:雅虎新闻 http://news.yahoo.com/anguish-families-missing-china-lawyers-105002262.html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