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律师组团介入劳工维权人士被捕案

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员工朱小梅(维权网)
7名劳工维权人士被捕案持续引发外界关注,日前,中国各地数十名律师组成援助团,介入该案,为被捕者提供法律援助。有律师团成员表示,当局对于劳维人士的 打压也是对公民社会打压的一部分,劳工NGO被当局视为制造“不稳定”的因素。此外,被捕者之一朱小梅近日传出信件,称不愿聘请律师,但遭到家属质疑,认 为朱小梅是在受到强压下被迫写下这份书信。

中国广东劳工维权人士遭到打压的消息引发律师团体的关注,数十位律师自发组团介入该案,提供法律援助。

一名消息人士12月24日向本台表示,截至目前共有61名律师加入了援助团,其中10名律师已接受了被捕劳维人士的家属委托。日前,有律师前往申请会见曾飞洋,不过遭到推诿。

“有10个是已经委托的律师了,加上51个后援团的律师,一共是61个。(律师)见不到人,包括成准强律师去见曾飞洋,没见着,说是要办案机关批准才能见。成准强昨天到检察院去控告这个事,检察院也是在踢皮球,就说你等着,我们正在处理。”

北京律师梁小军是律师团成员之一,他12月24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在关注劳工维权的情况,认为当局对于这一团体的打压是打压公民社会的一部分,许多律师都愿意向他们伸出援手。

“说 实话劳工案件我并没有真正代理过,但是我一直在关注劳工维权的事情,我们人权律师团也一直在关注劳工维权的事情。2013年 实际上我们在整理人权案件、事件的时候就注意到,当时有劳工因为维权被抓。今年又是在年底大规模打压。我们觉得可能这是官方对整个公民社会打压的一部分, 我们希望通过关注劳工维权这些事件看看他们(官方)想干什么。因为对公民社会打压一波接着一波,对一个群体接着又一个群体(打压)。所以很多律师愿意去关 注他们,愿意去帮助他们。”

梁小军又告诉记者,据他所知,部分律师因为加入援助团已经受到了来自地方政府的一些压力。

另一名加入后援团的广东律师吴魁明24日向本台表示,当珠三角积累了数十年的劳资问题在近年陆续爆发后,不难理解当局为了“稳定”而采取种种手段。其中被视为制造“不稳定”因素的劳工NGO难免成为官方亟待“解决”的对象。

“实 际上本来以前有劳动法的,有很明确的规定,企业应该尽到哪些责任,但是政府当时为了吸引外资、为了经济发展,对这一块的法律实际上并没有去执行,也没有做 到监管的责任。然后现在碰上这个矛盾,工人肯定要寻求一些帮助,这些劳工NGO实际上就是外界的支援力量。他(政府)就觉得你帮助了工人,造成了不稳 定。”

此前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的劳工维权人士朱小梅,他的丈夫近日收到了来自妻子的一封信件。这封落款日期为12月16日的信件上写道:我这些天还要继续配合警官调查一些事情,你不用请律师了,我把事情讲清楚后,他们不会为难我的,放心吧!

朱小梅的丈夫透过网络向记者表示,虽然信件确系妻子的笔迹,但凭他对妻子的了解,信件是否出自真心十分存疑,不知道朱小梅在写这封信时受到了多大的压力。

吴魁明律师也说:“像这样被抓的人,他们第一想到的就是要找律师。因为她本身并不懂这些法律,对刑法更不知道,该怎么做,到底这些事情构不构成犯罪,严不严重,她完全不清楚的,肯定最需要的就是要寻找律师的帮助。那么说她不愿意找律师,我觉得可能性很小,而且不合理。”

朱小梅因育有一名刚满周岁,尚在喝奶的女儿,在被抓之初,她的丈夫曾携女见过妻子几次,但自12月10日起,警方就拒绝了见面的要求。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远)

(据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