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亮出你的理想或者空空荡荡

半年前NGOCN就约我写与理想主义主题的稿子,但我一直没能完成任务。实话实说,是因为我对理想这个词有心理阴影。我在一位90后那里听过对理想的解释——理想,就是内裤,不可以没有,但也不宜亮出来给人看。

谈论理想、承认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是如此不合时宜。理想主义,还在路上——在路上会遇到什么?

刚才“重D音”唱的一首歌里,说工伤者是“跟机器跳舞的人”,以一个人的血肉之躯跟庞大的钢铁机器跳舞,必然伤痕累累。那理想主义者就是在跟现实跳舞的人,就好像工伤者跟机器跳舞的下场一样,理想主义者的下场是什么?在如此庞大坚硬的现实面前,承认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

一个理想主义者该怎么面对这样的现实?

此前回顾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有个妙喻,说十年前基本就是化石纪,我二十多年前开始对残障问题的关注则更古老,跟现在几无可比性。此时我们在NGOCN十周年的现场,就从十年前说起吧。NGOCN,大家都熟,我们就不从NGOCN开始举例子了。我们在广州,我就从广州开始举例子吧。十年之前,在温暖的南国、广州街头,有个70后男性白领一直在纠结:我是做呢还是做呢还是做呢还是做呢?他被迫面临这样的窘境:亮出你的理想或者空空荡荡。纠结的结果,是辞掉了工作,和他的小伙伴一起,甚至当时只是跟自己一起创办一件事情。他把自己的理想亮出来了,那个理想叫“多背一公斤”,那个年轻人是今天在现场的安猪。

几乎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北国,我,一个60后中年女文青,在北国泰山的寒风中也在纠结:我是做呢还是做呢还是做呢?我同样面临这样的纠结:亮出你的理想或者空空荡荡。最后,我做了。我做的是什么呢?因为我的身份比较诡异,可能同时做了好几件事。第一个是辞职做公益,专心从事自己关注了十多年的残障人的事; 第二个是我要写一本书,写一本跟草根NGO有关的书;第三个,也许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理想比如关注民主关注治理啥啥的……可见,不论在天南在地北,不管你是男你是女,总有一些理想,在我们的生命中呼之欲出不呼也出,不管现实多么坚硬冰冷无情战无不胜,总是有些鸡蛋要去碰石头,总之不得不亮出你的理想或者空空荡荡。

十年之后,我站在这里回过头来看一看,真的是同意曲栋刚刚说的那句话,我们如果用十多年来看的话,那简直是好得不得了。我自己的事情做了,关于NGO的书,也出了一本又一本。我在这十年里,不断地遇到年轻的小伙伴会跟我说,若干若干年前,我是在一个什么场合看到了《一切从改变自己开始》,影响了我的职业选择、人生选择。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在十一月二十一号的时候,当我在泰山,孤独完成一百公里的时候,有一女权小伙伴看到我的消息跟她的朋友说:如果你看到寇姐,跟她说一声感谢。为什么?就在不久之前,北京的很多女权小伙伴聚在一起,为决定一个新机构是不是要成立,讨论一个行动方案的时候,陷入了纠结,争执不下久拖无果。后来,她们一人拿一本《可操作的民主》,看完了之后再回来开会。使用了书中的办法进行讨论,最后的结果是方案有了,机构成立了,非常好的一个治理秩序现在开始运行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操作的民主》那本书就已经是一种公共生活了,有没有这个作者已经不重要了。当下,反而是作为作者的我,是在从中收获。

在我的第一本书刚出不久的时候,我在不停地收集与之相关的案例,它给了我很多感动,支持我走过了非常艰难的岁月。而在现在呢?它依然给我很多感动,但我不再虚荣,不再收集案例,我觉得这十年我收获了一种成长,在与自己的理想一起经历困难的同时收获了成长。

另外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一个理想主义者,当你亮出你的理想之后,你要让你的理想艰难地生出来活下去,有一天,这个理想有可能会成为公共生活,或者是成为公共生活的一部分,可以创造出一种可能性,让大家有可能有一个广的很宽的光谱来参与,在这里头选择一个自己的位置。让更多人有可能不必付你这样的代价,就能够参与到这个公共生活中。

理想主义,还在路上。当我谈论理想的时候我在盼望什么呢?我盼望的是: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正视自己的理想,想清楚了之后,在现实面前亮出你的理想。让你的理想,生出来,活下去。你将和你的理想一起跟现实跳舞,经历伤害、经历艰难,也经历成长。也许有一天,这个理想,会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公共生活,它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之后,它可以跟你没有关系。

你很重要吗?

让你的理想,生出来,活下去。每一个成长,都漫长艰难,伤痕累累。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你和每一个理想,都无比重要。

当你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亮出你的理想或者空空荡荡,要面对很多很多。没有你,这个理想活不下去,就不可能长成一棵树。但是,如果我们让自己的理想,不管有多艰难,不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现实,不管我们在跟什么样的现实跳舞,让我们的理想生出来活下去,它有一天会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对今天的一公斤来说,有没有安猪已经不是那么重要,对今天的我的采访和写作来说,有没有我不重要,它已经成为公共生活的一部分。对今天的爱艺来说是这样,对今天的自然之友来说是这样,但是当初,非常非常重要的是,那些理想主义者要把他们的理想亮出来,并为之付出努力。

当然我说这个肯定不是打鸡血,也不是心灵鸡汤,说只要你把自己的理想亮出来就可以成就一份公共生活。让理想生出来、活下去,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十年,甚至可能还要长。可能要付很多代价,比工伤还要沉重。可能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这些理想已经活了下来,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或者正在拥有自己的的生命。我们在这里看到许多理想主义者,他们和他们的理想,还都活着。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过程中,倒下的理想和理想主义者会更多。

今天中午刚刚我们经历过一个短暂的饭局,饭桌上我说到了一个词:人肉工事。我说,在某一个时刻,一个理想主义者你要付一个代价,就是你会成为一个人肉工事,在某一个时刻,你让你的理想生出来之后,你要跟你的理想一起杵在这儿。在最艰难的时候,不管遇到了什么,不管遇到什么伤害打击轰炸,你要像个人肉工事一样,跟你的理想一起杵在这儿。只有当你挺过去的时候,这个理想才能活下来,它才有可能长成一棵树,这个理想它才有可能不仅属于你自己,有可能它属于公共生活的一部分,有可能它属于社会进步的一部分。

在这个饭局上有四位小伙伴,有50后,有60后,还有70后,50后我就不说了,一会儿大家会见到她。60后呢是我和我的小伙伴廖洪涛,今天早上起来我们刚刚经历了一次珠江半马,21.14公里,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我们都是毅行者。还有一位70后,我刚才也提到了,他是安猪。很惭愧,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他们没有说,但我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伤痕累累。在很多时候,每一个人,都曾经是人肉工事。

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甚至再久一点,当我们今天所谈论的一切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也成为化石的时候,当我们终于生活在一个当下向往的公民社会中的时候,有没有你,根本不重要,甚至后来的人们根本不知道还曾经有过你,有过那些伤害。

但是未来,是跟这些曾经、跟这些现在、跟某个人肉工事在某一个时刻的坚持是有关系的。那个更美更好的未来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会获益的。因为有了更多的公共生活、更多的参天大树、更大的空间和更丰富的选择可能,让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个自己的位置,可以不必付前人那么多的代价。

想对NGOCN说些什么?

来到广东,参加这样温暖的活动,见到了那么多朋友,那么多理想主义者,收获了很多拥抱。我来自北方,我来自冬天,遥远,幽闭,孤独。这么漫长这么黑的夜,一个拥抱怎么可能温暖冬天?一种温暖怎么能够穿透夜尽头?我走在那么孤独漫长的路上,一个理想怎么够?一个理想主义者怎么够?一种陪伴怎么够?一种温暖怎么够?

今天我们这么多人聚到一起,承认我们是理想主义者,一起面对理想。我们不是只在这里自己彼此拥抱着取暖,我们希望我们有更多的能力和可能性,让更多的公共生活出现,让它有机会来温暖这个冬天。

我收到的问题是:想对十年之后的NGOCN说句什么话?

当时我的回答也许太简单:有没有NGOCN,一点不重要。十年之后,我希望,今天因为NGOCN的努力和付出才艰难得到的弥足珍贵的机会已成公共生活中的常态,有没有一个机构叫作NGOCN,甚至有没有,根本不重要。

之所以一语带过,是我担心如果解释的话,必须讲一个长长的故事,一个不久前发生在广州的故事“为爱行走”,但要从几年前,2011年的北京讲起。

这次我来广州赶上了另外一个活动,在NGOCN十周年的前一天,参加了广州2015年度“为爱行走”总结分享。今年有五个城市举办了“为爱行走”,捐款人数99809人,筹款851万余元。五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广州的特点“我们不赶路,我们感受路”。

追溯“为爱行走”,要从2011年11月底,一个下着雨夹雪的夜晚,北京海淀剧院旁边的一个上岛咖啡说起。在那里,是我跟灵山基金会第一次探讨用行走这种方式做公益筹款的可能性,但不是我第一次推销这个想法。自从我了解乐施毅行,只要逮着机会,遇到有公募资源的人,我就会撺掇他们用这种方式为草根搭台唱戏。做公益媒婆也是我的理想之一,为公益说媒这种事,从来都是走到哪儿说到哪儿,与行走筹款有关,说了很多,到目前为止,只成活了“为爱行走”一个。

然后,就有了2012年11月,我去香港走毅行的时修,灵山小伙伴组成了强大支援队伍远赴香港,既是内地公民社会NGO联合支援队生力军,又向乐施毅行学习,结束毅行后的当天,作为毅行者的我和廖洪涛,结束百公里行程不久就一瘸一拐出来开会,与爱艺总干事亚非一起,跟灵山小伙伴开会讨论构画为爱行走。廖洪涛这些年来,更是逢人就推销毅行,经历过各种功败垂成无疾而终而不悔。一个月后,廖洪涛又被我拉到了灵山,我们和灵山小伙伴一起做了第一次路线勘查并与他们的合作伙伴一起讨论执行方案……然后,就有了2013年无锡的第一次“为爱行走”……然后,就有了昨天……然后,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更多未来……

昨天,我从北方出现在广州,廖洪涛从香港过来,都是碰巧在广州,恰恰与从无锡赶来的“为爱行走”主办方王文张龙在广州巧遇。昨晚的聚会上,不仅感慨今天的活动成绩,也感慨:“为爱行走”发展到今天,已经完全没有当初两个始作俑者什么事儿了。

不管是叫NGOCN也罢,叫“多背一公斤”也罢,叫“自然之友”也罢,不管是写一本书叫《可操作的民主》也罢还是搅动一个大扒踢叫“为爱行走”也罢……这些个理想,都有可能成长为一种公共生活。成就了这个理想、成就了这种公共生活的,可能是一个人、一个机构,也可能是很多人、很多机缘,从一个怀抱理想的人到更多人……也许,到得最后,最初的人已全然不见,最初的理想也几经变动,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为更多的人创造参与的机会,让这个世界更好了一点点。

同样是在中午的饭局上,几个“人肉工事”一再碰杯,我感慨自己这些年来,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交了这么一帮朋友,可以一起说说话、千里万里聚到一起喝酒的朋友。

真的很享受这种和一帮同样怀揣理想上路的小伙伴一起走在路上的感觉。让理想穿越艰难活下来,让艰难也成为丰富我们生命的财富。享受在特定的时候,作为一个承载着理想的个体,我,无比重要的感觉;也享受当下,历尽劫波之后内心安宁生命丰满; 更期待未来,终有一日当这理想成长为参天大树,作为一个个体,我,不复重要的蜕变。

站在今天,站在当下。当我享受NGOCN的付出,享受一个十年前的理想结出的果子,祝愿十年之后,我对NGOCN、对当下的我和我的理想说:有没有你,真的不重要。

近年,国内运动筹款亦渐成风气,越来越多的人“走过”“爱过”“筹过”。
资深公益人、自由作家、毅行发烧友“泰山女阿甘”扣子姐姐在过去两年深度访问香港,写下《走》与《走着》,为作者首创“现实魔幻主义系列”之开篇两部,另有《走着瞧》正在写作之中。

转自:NGOCN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