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步亮:生民的災難,官宦的狂歡

1

這些年,全國大大小小各種災難接二連三一再發生,中共領導下的政府、官員及其相關組織,在災難面前的表現從來沒有半點長進。無論是窮鄉僻壤的底層縣鄉一級政府,還是繁華在中國幾無可匹敵的現代大都市上海深圳,無不如此。每一次的大災大難,都能將這個政權和官員的更多無恥撕開,曝曬在大衆面前。深圳的垃圾受納場滑坡事故,便是最新一例。

在事發三天之後,成千上萬的救援隊伍,在深圳滑坡事故現場終於救出了第一位倖存者。讓我們來看一看倖存者被救出時的視頻:數十位穿着制服的救援人員,擠在剛抬出來的倖存者身邊,亂哄哄吵成一團,有的人高叫着,有的人伸着手,有的人往裏鑽,有的人跟隨着……此時只有一個被救者,無論是抬人、輸液還是協助,都完全不需要這麼多人圍擠在一起,但是人人都想把手伸過去,哪怕是把手放在擔架上,並不出任何力,也要沾一點光,表明自己是救人上來的功臣之一,以至於抬着擔架的人看不清出口和方向,走不出去——這是多麼熟悉的場景,在汶川大地震等各種災難和事故的搶險現場,我們曾多次目睹。這時候,在最需要維持秩序的時刻,「維持秩序」的人都不見了。

但是就在僅僅兩天前,在不該「維持秩序」的地方,那些「維持秩序」的人卻在拼命「維持秩序」。事故一發生,紛紛湧來的警察就首先封鎖了現場,不讓任何人進入,包括肩負有和警察同樣工作使命的記者。有電視台記者在新浪微博上發了一個帖子說:「警察叔叔,真心想說一聲,在這個時候你們有更重要的救援任務,而不是用五個壯漢盯着兩個記者!我們拍攝的位置,在救援現場一百米外,已經退到角落,只是希望報道救援最新進展!」結果,這條微博遭到了數以千計的「五毛」和機器「五毛」圍攻。警察們盯着記者不讓進,被圍困在泥土下的受害者出不來,最關鍵的黃金救援期,現場無人救援。家屬們半夜翻越障礙突破封鎖進入現場,發現所謂的「日夜救援」是假的,夜晚並未施救,救援隊早已停工。

在事故發生初期,根據官方提供的數據,調遣到現場最多的是1000多名毫無救援經驗、平時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從來出工不出力的警察,而專業救援人員卻了無蹤影,那些救援經驗的消防人員沒能調進來多少。可以說,現場的指揮者,面對災難只能用手足無措來形容。

一方面,在救災上亂成一團,另一方面,在對外撒謊和掩蓋真相上,卻有條不紊。這幾乎就是中共在災難和事故面前的定律。除了封鎖現場,阻擋和抵制記者,中共從中央到地方的執政機構,這些年來每當大事發生,第一件事就是強力控制輿論,包括控制口徑不一致的官方渠道輿論。事故發生第二天,國土資源部官方微博通報說,地質災害應急專家組經調查,初步查明垮塌體爲人工堆土,原有山體沒有滑動。也就是說,這不是所謂「山體滑坡」,不是自然災害,而是管理不善人爲製造的災難。這個結論是清楚的,其實不需要太多專家進行調研,因爲這個由渣土和建築垃圾堆積起來的餘泥渣土受納場乃人工形成,經年累月非一日之功,是當地人有目共睹的事實。但是這個事實由於會造成深圳當地官員受到處罰,國土資源部這條微博馬上就被刪除──應該承認,深圳官僚們的危機公關能力還是很強的。

這還僅僅只是開始。很快,媒體的報道中關於這件事的稱謂,全都由「事故」,變成了「災害」。事故,當然是人爲的,政府和管理者有責任;災害,則是天然原因,無力抗拒。所以,幾乎不用猜測結果,可以斷定最終結論將是,這事兒與「人禍」無關,因爲輿論管控部門已經提前爲事故原因定了調。深圳的宣傳主管部門不僅搞定了本地媒體,而且很快搞定了中央媒體和其他主要媒體。像以往所有重大事件發生後一樣,有關部門馬上就掌握了所有到現場採訪的記者名單,他們開始爲記者們提供「周到」的服務,甚至還包括由當地記者給外地記者和中央記者提供能反映救援「正能量」的線索。而同天津港大爆炸和長江東方之星沉船事故一樣,所有受害者家屬,突然全都「失聯」,媒體幾乎都找不到了。

官宦們從民衆的死難中找到了狂歡的理由。因爲他們處置得力——包括在現場救援和封堵真相上,過幾天這事兒一完,就要論功行賞,該提拔的就得提拔,該表彰的就得表彰。至於責任人,並不重要,大事可以化小,小事可以化了──看,不是已經找到了「天災」的理由麼?再找幾個替罪羊,很快就可以給中央對付過去。而且,即便處罰幾個人,拉下來幾個官,不正好可以提幾個人上去嗎?多好的事兒。絕對不是災而是福。深圳的官僚們正躲在背後笑呢。所以,每次的事故,都只是生民的災難,卻是官宦們的狂歡,別看他們現在彷彿表面上愁眉苦臉。

转自:东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