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晗:为工人维权将是我毕生事业

孟晗

第一次见到孟晗是今年4月15日,也就是白云区人民法院对12名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保安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进行宣判的当天。当时几十位旁听人员和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把一间小小的法庭塞得满满当当,而孟晗作为首席谈判代表,坐在用12张塑料椅搭成的临时被告席的第一排,周围站着的十几个法警。

他是第一个被法官问到要不要上诉的人,“上诉!”孟晗回答的声音沙哑,却很有力。

从5月18日获释到现在已经两个星期了,孟晗的头发短了一些,人却精神了许多。他声音依旧沙哑且喜欢紧缩眉头:“对于以后把为工人维权作为事业,老婆这边已经搞定了,还剩下老爷子没说,明天要跟他老人家好好谈谈。”

2013年8月19日,孟晗和11名保安因参与维权行动,争取依法应该享有的同工同酬待遇以及要求用工单位依法按所在地标准为职工缴纳社保,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后在今年4月分别被判罪名成立,其中3人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6人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3人免予刑事处罚,有5名保安表示会提起上诉。
“如果要说有什么工人情怀的话,我作为国企职工开了17年的船,也算有那么一点吧,”孟晗说道。老家在湖北的他早年供职于宜昌长江航务管理局。上世纪90年代,他国企改制大潮中下岗,后四处辗转,直到2010年才来到南方落脚。

“我当时除了开船也没什么技术,只能找些保安类的工作,10年6月时刚好广中医附属医院在招人,一看这么大的事业单位,离家又近,就兴高采烈地去了,哪知是上了贼船啊,”孟晗笑道。“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些年,多少积累了些经验,也对劳工法之类的也有所了解,所以入职没多久就发现了这份工作有问题。”

入职三个月后,孟晗就组织了60多名跟他一样以“外保”身份被过劳务公司派遣到医院的保安员,向院方提出“同工同酬”和“加入工会”等要求。双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后,院方还是拒绝他们加入工会,但这60多人都赢得了包括年度旅游和过节费在内的,与工会会员相同的福利。

“我的工人意识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觉醒的吧,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工友们,甚至是医院的员工对我各项能力的认可让我知道,我可以为工人这个群体做更多事情。”孟晗说。

时至2013年,医院突然宣布解雇该院100多名护工,这成为后来“520事件”(即广中医医院护工和保安联合维权事件)的导火线。而孟晗作为首席谈判代表,与期间为工人们提供免费法律援助和集体谈判培训的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主任,后来成为自己辩护律师的段毅有过多次接触。

“他是我一生中最敬佩的人之一,”酒过三巡后,孟晗红着眼睛说道。“我最早是从一档电视节目上认识的段律师,当时我就觉得他能放弃挣大钱的机会,为工人打官司,我为什么就不能对我现在的生活作出改变呢?我也要开始对自己所处的群体——工人,和这个社会负起更大的责任,实现更高的人生目标。”

“可能是因为我们年龄相近的关系吧,我跟孟晗之间其实没有过太多太繁琐的沟通,许多事大家心照不宣就都明白了。”段毅称,“孟晗能成为首席代表除了因为自己的斗争精神和能够了解到团结的重要性之外,是因为他还有成为工人领袖的素质,也就是坚韧不拔的意志和继续学习的能力。”

在出狱当天的欢迎会上,孟晗眼含热泪对在场工友们表示:“只要大家还信任我,老孟一定继续做你们的代表,维权到底!”

现在的他对目前的形势有了自己的判断,对未来也有了更长远的打算:“虽然我们12个人被关了几个月,案子也仍处在上诉阶段,但这场劳资战斗本身其实已经以工人的胜利结束了。首先,跟我们一起维权的护工们已经从医院那里拿了总额四百万左右的赔偿金,另外现在院方也同意给予部分保安经济赔偿,这从道义上等于承认了自己理亏。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接受集体谈判和法律知识的更系统的培训,以带出更多的工人领袖,在有生之年把自身的潜力发挥到极致!”

作者:中國勞工通訊中文網記者

2014年6月4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