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作家铁流向全世界作证

铁流

……中国公安無法無天,控管言论,隨意抓人。管你有罪無罪,先抓来关起再说。只要一进看所就是罪犯,人格受到侮辱,自由受到限制。呼吸不到自由空气,看不到兰色的天空,每天沒有热水洗澡,更喝不到鲜开水,事事喊報告,处处要求情,出监室要戴黑色头罩,审訊不分白天黑夜,坐铁椅戴手銬,必,须按照预审员提的问题回题,还得按固格式在笔录上签字,仍其骂,仍其训。预审达不到目关着不放,指控找不到根据就更换罪名。非要你认罪服罪,不然不命放你。

我一个82岁的老人,与二三十岁年轻人关在一起,一样吃一样住受得了吗?一个不足十五米的监舍关二十五六人,空气龌踀得根本無法睡,不挤死也憋死,有病住医院还要戴脚镣手銬!公安的强制措施就是刑訊逼供,就是估打成招。残酷至极没丁点人性。他们就靠這个办案,就靠這个证!那是依法办事,是白肉生釘。我就這样被关了165’天,简直是生不如死!他们怎样说我就怎样回答,还保证不上诉。

高瑜小我十岁,多关了近一年,放出来成了白毛女!我要关上一年肯定立进横出,非死不可。五十岁的小蒲关了一年七个月,精神大不如从前,他毕竟小三十岁啊!

……我呼吁,我強烈向国人呼吁,向世界人权组织呼吁:凡因言论、观点、思想与当局不一致的良心犯、政治犯,公安绝不能采取先抓人后取证的所谓“強制措施”,這是反联合国宣言的人权做法,中国政府应严格尊守!

……我判了,我根本無!判我是明目张胆的构陷。先誣我寻衅滋事,再强,行我承认“非法经营”。我经营了什么?不就是自己出资、出力、出房、出設备,开办了五七右派老人的血泪口述历史复印资料,免费赠阅的“往事微痕”,一沒有卖,二沒有进入流通领域,三没有盈利分文,更無非法所得!他们为了整人害人,强封老人之口,用恶法判我,强囚成都,不准许我回归住了三十年的北京,更不准许我出境。你们到底什么?中国无起码的人权!連一个老人都构陷的政府,是个什么政府?

……我不懂法律程序,我的事到底怎么办?希望全国有胆量的律师,敢于主持法律公平正义的法律界人士,为我伸冤鳴不平!我很快就年滿83岁了,与万岁爷毛泽东一样的年龄了,有什么怕的?又怕什么?!为了给中国法治打开一条光明的通道,我愿意千刀万剐,以血舖路!

……希望全国活着的七五难友站出来,勇敢地站出来,为“往事微痕”讨回法律的公道!!!

……我宣布:从现在起我接受国内外一切媒体采访,告诉此案的内幕……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