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祖权:文革五十年祭——从政治互害到经济互害的中国

——文革开启了中国大陆的全民互害模式,文革之后,互害模式进入到社会各行各业。

——50年里,中国从文革的[政治互害模式]升级到[经济互害模式]。

——人治社会一旦失去道德底线,注定更多的互害模式变异与升级。

——根源还在,危害就会继续存在。

文革

50年前一场文革,席卷了中国大陆,几亿人如痴如醉,丧失人格于无形之中,扭曲人性到灵魂深处,人们相互揭发,相互批斗,公开诬陷,大量编造各种无端罪名。被杀者,自杀者,致残者,以千万人为计算单位,而准确数据则永远也无法统计。

1949年以后,随着各种人造运动的不断发明更新,随着各类阶级斗争的不断发展扩大,最后终于升级成为疯狂的文革,也注定升级成为疯狂的文革。

自1966年开始,到1976年结束的十年文革之中,从国家主席到平民百姓,从在校学生到退休老人,都有被揭发,被诬陷,被批斗,被打倒,被打残,被打死的机会。文革之中有上百种五花八门,登峰造极,空前绝后的罪名,总有一款适合你。一句话,一个表情,都可能会成为一种罪行。——文革时期,南疆一单位组织人们向毛主席表忠心,职工李亚长说:[我誓死保卫毛主席,毛主席活,我活,毛主席死,我死,誓死保卫毛主席的铁打江山。]因为这句话,他被定成为[反革命罪]。

文革之中,师生同事之间,亲朋故友之间,夫妻父母子女兄弟之间,相互检举胡乱揭发,公开诬陷残暴迫害,置人于死地之举,在此十年之间,变得习以为常。

有些随声附和的人,也只是保了一时的太平,一样躲不过各种突如其来的人祸。有些助纣为虐的人,也只是暂时得势,最后也难免落入自己挖过的陷阱。

谁敢站起来保持独立的人格,谁敢站出来维护生存的尊严,绝对只有死路一条。人性道德的底线,在文革之中被彻底摧毁。

曾任人大委员长和国家主席的刘少奇,无疑是文革之中的关键人物,也是文革这种[政治互害模式]最具说服力的人物。文革前,刘少奇主持批判彭德怀,文革一开始,刘少奇就主持批判朱德,之后,极力主张[不要法治要人治]的刘少奇,在尝尽了人治的滋味之后惨死,而因刘少奇问题受株连的案件就有2万6千多件,被判刑的达2万8千多人。当然,一些积极参加批判彭德怀和朱德的人,在随后的文革之中也遭到了同样的批判。

文革之中,从美国回来的老舍先生,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和夫人戴淑宛,学贯中西的傅雷和夫人朱梅馥,作家杨朔,女钢琴家顾圣婴与母亲和弟弟,黄梅戏演员严凤英等等,众多文化名人,不堪忍受屈辱与折磨,为了维护尊严选择自杀,愤而离世。

文革之中,陈布雷之女陈琏也选择了自杀。(陈布雷,民国总统府国策顾问,蒋介石的文告和演讲大多出自其手。其文: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曾被广为传诵。其女陈琏,中共党员,1947年被捕,1948年经陈布雷保释。1948年11月,陈布雷自杀)。陈琏怨叹父亲走的是幽明异路,时隔19年之后,1967年11月,陈琏跳楼自杀。

文革之中,和平解放北平的第一功臣——傅冬菊(傅作义之女),也被作为阶级异己分子揪了出来,遭到残酷批斗。文革后,傅冬菊晚景凄凉,病困交加。 傅作义的弟弟傅作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水利工程学博士),被傅作义召回中国大陆,在文革之前的反右运动中,傅作恭与3000名右派分子一起,被押解到甘肃酒泉夹边沟劳教农场,在那里有2500名右派分子被活活饿死,其中就有傅作义的弟弟傅作恭。 1974年傅作义病死北京,不知其临终之前曾有何感想。

文革之中,最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是陈伯达,1970年九大后第一个被扫进秦城监狱的也是陈伯达。

文革之中,起草第一张大字报的是康生,1978年被第一个开除党籍的也是康生。

文革之中,第一个从局长级提升为政治局委员的是江青,1980第一个被押上审判台的也是江青。

文革之中,拼命整死[接班人刘少奇]的是林彪,1971年[接班人林彪]又不明不白地死了。

文革之中,曾经热血沸腾,斗私批修的红卫兵小将们,1968年后被上山下乡运动淹没,文革中上山下乡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其中有很多女知青惨遭凌辱。

但是,也有很多幸免于文革的人物,像郭沫若这样的文化人,在文革之中就安然无事。1967年 6月5日,在亚非作家常设局举办的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25周年讨论会上,郭沫若致了题为《做一辈子毛主席的好学生》的闭幕词之后,感觉到意犹未尽,即席朗诵了一首诗:[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也献给各位同志和同学: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你奋不顾身地在文艺战线上陷阵冲锋,使中国舞台充满工农兵的英雄形象!我们要使世界舞台也充满工农兵的英雄形象!]

1976年5月,郭沫若写了《水调歌头》批邓。1976年10月,四人帮被捕,郭沫若马上又写了《水调歌头》骂四人帮。学术上的东西,郭沫若都写进了《中国史稿》和《甲骨文合集》,人格上的东西都写进了文革。如今像他那般做学问的越来越少了,而像他那般做人的却更多了。

还有像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在文革之中也安然无事。大跃进之中,他三次论证亩产万斤,为粮食卫星提供科学依据。文革之中,他为确保卫星能唱《东方红》而砍掉了实验项目。改革之后,他论证人体科学,用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的骗术都是真的。有人说他用党性而不是用人格为特异功能担保,还是留了一手的。其实,一位科学家,连续三次鼓吹亩产万斤之后,还有什么人格。

——像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有的人今天依然健在。身体虽然安好,良心始终不知,奴性还能自动升级,人格注定早已不在。

文革的尾声,也是令人啼笑皆非。1976年毛主席治丧期间,通知全国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山西万荣有一家正好赶上儿子结婚,那时办喜事都提前采买肉菜,豆芽,豆腐,粉条等等,即便一家一家通知亲朋改期,买好的菜蔬也没法等,那时没有冰柜冰箱也无法冷藏冷冻,文革年间吃喝困难,这家人只好硬着头皮办喜事。婚礼两天后,公安局来人,逮捕了这家父子。文革之中逮捕人犯都要游街示众,胸前挂一个大牌子,写上罪名,公安局讨论这两个犯人的罪名时,有说叫[随便娱乐犯],有说叫[破坏悲痛犯],都觉得不合适,最后大家决定,政委文化水平最高,政委拿主意吧!政委果然不负众望,牌子制作完成,这对父子牌子上的罪名非常醒目——[幸灾乐祸犯]

——文革的出现,是中国几千年人治时代,开始失去道德底线和人性控制的标志。十年文革,如此亿万人之间的互相诬陷迫害,如此任意胡编乱造的大量罪名,如此赤裸裸进行的残酷屠杀(官方统计以反革命罪被处决的就有十几万人),在人类历史之中也是首次出现。

——文革的出现,是中国几千年人治时代,在经历了太平天国与义和团之后,没能纠正历史发展方向,没能改进社会管理方式的必然人祸。十年文革,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从此,开启了中国大陆的全民互害模式,文革虽然在1976年宣告结束,而这种在文革之中丧失了道德底线的互害模式却没有结束。

——文革之后,这种[政治互害模式]开始变异,开始升级,开始进入到中国内地的各行各业,进入到房屋道路桥梁的建设之中,进入到食品加工,服装加工等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之中,进入到药品之中,进入到水源之中,进入到空气之中,进入到每个人的呼吸之中,达到了全面覆盖的程度。这种防不胜防的互害模式,我把它称为[经济互害模式]。

使用苏丹红,三氯氰胺,地沟油,瘦肉精等有害物质的人说,这些食品有毒,我不吃,卖给别人吃。

使用甲醛,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的人说,这些衣服可能致病致癌,我不穿,卖给别人穿。

偷工减料的开发商说,我建的这些房子有问题,我不住,卖给别人住。我修的那些桥也很危险,我不过那些桥,让别人走。

医生说,过度输液降低免疫力,损害肝肾,大量使用抗生素有风险,很多高价药品的疗效一般,很多身体检查其实根本不需要。

梦想多难兴邦的中国,在经过了文革那种放弃人格,丧失人性,不惜置他人于死地的[政治互害模式]之后,又开始升级进入到了[经济互害模式]里面。

五十年里,在这种只顾自己暂时利益,不管他人是死是活的互害模式之下生存,即使人们的物质和肉体侥幸保持完好,也都注定了精神与人格的缺失。

历史上,皇权时代的中国也是人治社会,每隔一段时期就要改朝换代一次,每临改朝换代也都注定有一场残杀。皇权时代的中国历史之中,有压迫,有屠杀,也有反抗,也有因果报应。中国皇权人治时代,就是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你方唱罢我登场,唯一的公平就是天下可以轮流抢,大家可以相互杀。

中国历史就这样从秦末杀进三国,一路杀过魏晋南北朝,出隋入唐。大唐开国,兄弟相杀,而后母杀其子,女皇登基。到了宋朝,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削弱武将,免去了一场自相残杀,之后却换来举国被蒙古屠杀。然后朱元璋再举兵杀蒙古人,然后李自成再举兵去杀朱元璋的大明。后来满清又把中国杀了个遍,接着洪秀全又杀遍了半个中国,俄国人也杀进来过,日本人也杀进来过,他们走了之后,中国人接着继续相互杀。

——这个杀来杀去的时间虽然很长[上下5000年],但整个过程和方式始终简单明了。这种简单明了的[循环互害模式],历史上简称恶循环。

历史上的中国,单纯依靠互相杀来杀去,当然不可能找到公平公正的生存方式,但是也没有冲破人性道德的最后底线,那时的政权还是打算传给皇家子孙后代的,权力与财富的占有者们,也以能够在中国这块土地上长期世袭为荣,那时还没有像今天如此这般,把财产和家属转移出这块土地。皇权时代对人性的破坏,还是控制在一定道德底线范围之内的,所以太平天国才能被剿灭,义和团也没能发展成ISIS。

1949年之后,中国历史这种简单明了的[循环互害模式],发生了复杂的变化,出现了很多必须相互残害的规则,统称为阶级斗争。发展到1966年终于形成一个全新的互害模式——[政治互害模式],历史上一直点到为止,简称为文革。

中国从古代的[循环互害模式],到文革的[政治互害模式],到今天的[经济互害模式],这样一路继续升级发展,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将几千年来各种不同互害模式合为一体,同时用在某个时代的人身上。

今天,回顾这肉体与灵魂从疯狂到麻木的五十年,从1966年 到2016年,从文革的诬陷揭发,批斗杀害,丧失人性道德底线开始,到后来的举国拜金,唯利是图,丢失诚信。从食品有毒,奶粉有毒,到每一口呼吸的空气都被污染,从集体围观跳楼自杀,到冷漠对待6000万留守儿童和大量弱势群体,等等皆必然全民互害之中。试问如今谁人不在其中?试问将来谁人能够幸免?

——五十年后,回顾过去那场残害了几代人的文革,其实也是在祭奠今天残缺与迷失的自己。

——任何一种病症,灾祸和危险,只要根源还在,危害就会继续存在,还会不断升级成各种灾难模式,还会继续带来更多的互相伤害。

蒋祖权

2015. 12.12(修正稿)

转自:天问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蒋祖权:文革五十年祭——从政治互害到经济互害的中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