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魚:硬汉郭飞雄

郭飞雄
時間回滾一輪,社會變革領域之中,湖北是個焦點,杜導斌陳列舉出湖北當代的五個人物,李昌平、郭飛雄、姚立法、杜導斌、余世存。

英雄如花,瞬間即謝,堅守是困難的,動蕩的風雨之中,脆弱的肉身隨時都可能離開了立身的枝頭。如今,姚立法還在堅守推進選舉,而郭飛雄用自己的行動證得了成就。

2005年的時候,郭飛雄預感到中國正在社會變革的關鍵時刻,賣掉了廣州的資產,隻身北上。不久,他看到以反日為名的遊行有一定的活動空間,於是在2005年4月底,他申請反對日本右翼的「五四」抗議遊行,試圖間接突破遊行示威的權利禁錮。隨後,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將他刑事拘留15天。

隨後到了七月,他將當時還熱門的村民自治問題作為重點,以論壇為基礎,將廣東太石村罷免事件推成熱點,一個穿著典型廣東漁民服飾的老婦在一排武裝到牙齒的警察盾牌陣前振臂一呼的圖景,令人印象深刻。堅持了一個多月的熱烈抗爭,最終不敵鎮壓。9月13日晚,郭飛雄被廣州番禺公安局刑事拘留,但他毅然進行了絕食抗爭,被鼻飼維持生命。2005年12月27日被公訴機關決定「不予起訴」而獲釋。

隨後是和高智晟的持續合作,遭到徹底鎮壓。他於2006年8月因絕食接力活動被捕,2007年被判刑5年,2011年9月12日出獄。這次逮捕的過程中,因為在看守所中飽受酷刑,以及官方默許的羈押犯人折磨他。

出獄不久,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致辭事件出現,郭飛雄因為街頭聲援南周編輯,被懷疑為組織者,於8月8日被刑拘。他的案件久拖未決,知道11月27日,一審被判囚6年。
無論是反日遊行,還是太石村選舉,或者絕食接力,還是後來的新公民運動,或是街頭運動,作為改變中國的嘗試,很難能看到更好地結果,至少在現階段的所有努力都沒有看到最終產出,而是一個又一個的肉身在填入專制的熔爐。

而對於世俗的社會而言,如果沒有做出可見的成績,很難賦予鮮花和掌聲。為此,堅決對抗體制的努力,會收到一些零星的認可,但往往是那些在體制空間下做出階段性成績的活動更受追捧。

而郭飛雄雖然也試圖遊走在體制空間的邊緣,但他更是劍指核心,不僅試圖在天花板的邊緣遊走,而更是要撬動天花板。這樣的行為無疑是體制無法容忍的,也一次又一次的打壓郭飛雄的努力。

郭飛雄雖然總是在瞄準體制邊緣可以撬動的地帶,當最嚴酷的考驗來臨的時候,他也未曾有過退縮。絕食、鼻飼、酷刑、毆打、刑具,一切艱難的挑戰都沒有打垮他的意志,可謂當之無愧的硬漢。

在人生的旅程之中,人們總會希望看到成功。而更多的時候,人生是一個人的修行,對於硬漢郭飛雄,現在祝福也是無力的,只有等到自由的那一天,能夠有緣再聚。

文章来源:东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