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无声:高瑜案二审为何会被改判为五年刑期?

高瑜因言论一审被判有期徒刑7年,要获得保外就医需要等到明年8月份,而二审改判为5年,则刚好在今年的12月份可以获得保外就医。最终被监外执行,显然还得接受警方的严密监控,这样的监外执行其实比在监狱里强不了多少。不过,这样就不至于让高瑜死在狱中,不至于进一步伤及中国的人权形象,同时,又似乎可以证明当局的人性化执法,真可谓一石三鸟。高瑜被减刑改判和获得监外执行,事实不是北京市高院能够说了算,而是高层政治定案。只要一党专制的制度不变,中国的司法就不可能真正独立,依法治国就只能是幻想。不过,随着公民社会的不断发展壮大,宪政民主制度之花终将在神州大地上盛开,届时,追求自由者反而先失去自由的悲剧才会随之落幕。

高瑜
高瑜

11月24日,北京市高级法院对资深媒体人高瑜案进行二审,而且是开庭审理。在此之前,莫少平等相关律师便向外界传递了这一二审“细节”。据其与多名律师判断,二审开庭审理的现象比较少,对于良心犯的二审就更为罕见,因此推断,北京市高院很可能在二审时对高瑜的刑期进行改判,甚至可能无罪释放。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依然骨感,两天过后,高瑜案二审得以宣判,高瑜没有被改判为无罪和当庭释放,而是被减刑两年,改为被判有期徒刑5年,罪名没有丝毫的改变。高瑜的律师以及其他关心高瑜的海内外各界人士对高瑜二审仍被判处5年徒刑感到失望,不过,莫律师在失望之余表示:“改判为5年的结果总好过一审”。

去年四月初,高瑜被北京警方秘密拘捕,相当一段时间,高瑜的行踪成谜,引发外界猜测。虽然在官方发布消息之前,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高瑜被拘捕的事实,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是落入了警方之手,因为她为人和蔼、友善,跟一般人没有过节,唯有被她大胆批判和揭露的官方与高层官员,才有可能视她为大敌,利用警方对其进行随意抓捕。

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在今时今日活到古稀之龄算不上什么高寿,但是,一个我笔写我心的良心人士,在这个年龄还要遭受牢狱之灾却是古今中外所鲜见的奇闻。在高瑜之前,被拘捕的高龄无辜良心人士竟然还至少包括姚文田、铁流两位,两人的年龄比高瑜更大,铁流甚至已经年届八旬。日本鬼子当年侵华时,都有“三不杀”,中共当局的上述做法显然连日本鬼子都不如。

姚文田依然需要坐穿牢底,而铁流则提前获释,高瑜则在被拘捕一年过后被以“泄密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高瑜的获刑令网络舆论大哗,社会各界人士均对当局这种倒行逆施的行为进行谴责,为了压制舆论,当局发动了不计其数的网络水军,将高瑜说成是“罪有应得”,有些五毛干脆将高瑜骂作“汉奸”,还有更下流的侮辱人格的骂语也被言论审核者放行。

在拘捕高瑜和一审判决高瑜时,司法机关好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虽然遭致了国际和民间舆论的猛烈轰炸,但是,仍然坚持对高瑜持续拘押和重判。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中共高层高呼依法治国的口号,之后也的确在呼格吉勒图等标志性案件上作出了顺应民意和尊重法制的举动。这种情况让外界眼前一亮,然而,所谓的依法治国形象很快被高瑜案等一系列政治案件所摧毁。即使是遵纪守法的维权律师群体,也在今年遭到大规模的抓捕。时至今日,谁如果还相信当局是在真心诚意地推行依法治国,谁就是弱智者。

加入世贸后的经济飞速发展,让原本在国际社会极度弱势的中共当局翅膀越来越硬。自胡锦涛执政后期开始,从高智晟到胡佳再到刘晓波等等,他们纷纷在强大的国际舆论面前被治罪的现实表明,在处理良心人士方面,中共根本就不再象江泽民时代那样看国际社会的脸色。不仅不看,而且还故意在西方的圣诞节等日期审判,明显是在对国际舆论进行挑衅。

习近平登位之后,中共显然在处理各类敏感人士方面比胡锦涛时代更为强硬。在胡锦涛时代还比较自由,可以出入国境的高瑜也不得不步入高墙与铁丝网内。高瑜作为资深的媒体人,不仅在中国民间,在国际社会都享有崇高的声誉。他曾获得联合国、记者无国界等机构颁发的新闻自由奖项。毫无疑问,在偌大一个中国,高瑜是最勇敢的记者,在这个世界上,她也是最勇敢的记者之一。

高瑜直到被抓捕之前,还在德国之声中文网上发表文章,正当读者期待她最后一篇文章的下部分出炉之时,她却去了那个剥夺人人身自由的地方,让读者扼腕长叹。因为高瑜的入狱以及德国之声的不断赤化,高瑜等人士一手打造的名动一时的栏目《北京观察》被德国之声高层负责人下令拿下。继而,跟高瑜在发表文章过程中关系密切的德国之声记者苏雨桐被德国之声踢出,再之后,更高级别的中文部管理者权力被架空。

高瑜被拘捕和判刑过后,国际媒体和国际政要均向中共当局施压,要求无条件释放她。但是,当局却一直我行我素。直到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明显,中共高层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有求于他国的时候,才对国际舆论压力有所触动。高瑜案二审被一再延期,其实就是为了观察国际风向,直到11月24日才二审开庭,并在两天后宣判,明显是当局精心策划的结果。

在高瑜案二审前,虽然大多数观察人士也倾向于认为高瑜很可能会被减轻判决,但是,认为高瑜将被当庭无罪释放的仍然少之又少。因为中共当局不可能为了迎合国际和民间舆论,用这种方式去大扇一审公检法的耳光,中共没有这种胸襟与魄力。所以,高瑜最终只是被减刑两年,罪名依然维持一审的认定结果。

高瑜被减刑两年,除了国际舆论的压力之外,还跟她自身的身体状况有密切关系。据悉,高瑜身患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这类综合症随时都可能夺去她的生命,这是当局所不情愿看到的。根据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的通知,已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者,如果身患严重疾病,短期内有死亡危险的,并且已经执行三分之一刑期者,可以准予保外就医。

就在宣判当晚,官方的新华社发布消息称,高瑜因为身患严重疾病被决定监外执行,这或许是对关心她的人们最大的安慰。不过,在宣布对她监外执行的同时,官方喉舌仍然不忘对其进行污名化的宣传,称其“认罪悔罪”。熟悉高瑜的人都清楚,这不是她的风格,她无罪,她自己这么认为,历史也终将证明这一点。

高瑜案一审被判有期徒刑7年,要获得保外就医需要等到明年8月份,而二审改判为5年,则刚好在今年的12月份可以获得保外就医。最终被监外执行,显然还得接受警方的严密监控,这样的监外执行其实比在监狱里强不了多少。不过,这样就不至于让高瑜死在狱中,不至于进一步伤及中国的人权形象,同时,又似乎可以证明当局的人性化执法。一石三鸟,何乐而不为?这种小聪明,只要熟悉中共执政思路的人才能看得清楚,国际舆论可能会觉得云山雾罩。

高瑜被减刑改判和获得监外执行,北京市高院虽然在程序上做得天衣无缝,但是,谁都清楚,这是政治案件,高瑜被判多少年不是高院的法官所能决定的。只要一党专制的制度不变,中国的司法就不可能真正独立,依法治国就只能是幻想。不过,随着公民社会的不断发展壮大,宪政民主制度之花终将在神州大地上盛开,届时,追求自由者反而先失去自由的悲剧就会随之落幕。

2015年11月26日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