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夫人:“花夫人”被下课

花夫人

今日(2015115日)凌晨3点,广州网络时政评论人、知名图说作制作者“花夫人”,在微信发帖说学校党委已经口头通知其下课。以下是帖子原文:

学校党委已经口头通知下课:撤销我的行政职务等,打入冷宫雪藏!我也表态,我图说纯属个人兴趣爱好,自娱自乐公益分享,和学校无关;我敬业爱岗,爱生如子,遵守法律法规和校纪校规,我没有错更没有罪,所以我现在不会主动辞职的!我理解学校和省高教厅的难处,也不记恨任何人,对因此给学校造成的困扰表示歉意,甘愿接受学校处罚……。

4日下午我写了情况说明上报校党委,听候学校处置吧!暂时没有牢狱之灾,敬请各位友友放心,这些天让大家牵挂了,十分感谢。尽管收入会锐减,这对单身的我来说确实是头痛的事情,但求问心无愧;尽管我不敢自比君子,但心向往之,祈求对得起天地良心,也不辜负友友一路的信任和相伴!我们在一起不离不弃!

@花夫人

20151105凌晨300

附一:花夫人1102日,晚1020 的发帖:

尽人力尊天命

傍晚又一次谈话,算是再次劝诫吧!我霍然平静,即使坐牢又有何惧?人在做天在看,‘花夫人’没有违反国家法律和校纪校规,敬业爱岗,爱生如子,如果一定要我写保证书,那岂不是认错?我是不会写得。上午我就对他们(警方)说,你们文革时要大家听党的话,打倒刘少奇,然后又给刘平反!现在也必须统一声音?我作为民主党派,牢记十六字方针有何错……我既不想当官也不想发财,现在自我幽禁几年和坐牢有什么区别?傍晚,我再次申明,这个时代不需要逼人做林昭,‘花夫人’只是一名知识分子,上次贺卫方被攻击公开点名批评的时候,‘花夫人’就深感知识分子需要发声,这个国家才有希望!花夫人坚信世界大同,而且会看到这一天!

20151102日,晚1020

附二:花夫人1103日中午 的发帖:

上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昨日在被劝诫时,谈到PUSHI价值,他们以为这是西方专有所以要我警惕,以为我被蛊惑。

我却不这样认为,我以为这是东西方文明都具有的价值观,比如我们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通用的价值观,联合国也认可。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出自《道德经第五章》)

在天地看来,万物如一,没有区别,风雨雷电不偏爱某物某人,阳光空气包容万事万物。天地不仁,就是天地的大仁之处,真正的平等、公正地对待万事万物。

国家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传承中华文明,那么这些古人思想精华的践行怎么就成了禁区?

我是酷爱传统文化的,尤其喜欢黄老思想,古人自由率性的直言,今天读来依旧感同身受。

十年前,我把《资治通鉴》、《史记》、《苏东坡传》,甚至大学教材《文言文》、《新华词典》等等又通读了几次,仰慕司马迁秉承家道隐忍受辱严谨治学的人格魅力,欣赏东坡居士随心而为桀骜倜傥能屈能伸不拘一格的豪放……他们都不负使命,青史垂名!

放眼当下,能有几人堪与古人比肩?

“红袖添香夜读书”,相夫教子辅佐夫君是我的生活理想。当现实中无法实现“秉烛研墨读文章”时,我选择了遨游网海自娱自乐。也许这就是弗洛伊德所谓的心理防御机制吧——升华,就是把那些不能被社会和超我所接受的冲动的能量转化为建设性的活动力量。这是一种最积极的富有建设性的防御机制,它可以把社会所不能接受的性欲或攻击性冲动所伴有的力比多能量转向更高级的、社会所能接受的目标或渠道,进行各种创造性的活动。

从这点讲,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勇敢和伟大,我只不过是释放了自身巨大的生命潜能并享受这个过程。这些年每日坚持采集国内网络资讯,辛勤制作公益分享,这是发自花夫人心底的需要,因为“每幅图说都是爱”!

花夫人20151103

图说上qq号已经被永久冻结

附三:花夫人曾经发过的自我简介:

自我简介:

我自工作以来一直在学校从事教育教学管理工作,现旅居广州,任专职心理咨询师并教授心理学相关课程,敬业爱岗。我22岁加入民革,23岁起担任了十多年区市两级政协委员,后来广州工作辞去家乡公职和社会兼职。工作以来,曾被评为优秀党员,优秀政协委员,江苏广东省市两级优秀老师,杰出志愿者••••••也许是这些特殊的经历,让我时刻铭记中共与民主党派合作的十六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时刻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职能。

我从九十年代末开始上网冲浪,游历于各大聊天室、BBS论坛、QQ的最早账号是五位数,网名用过无数个,目前图源花夫人也成了敏感词,启用图源华夫人。当然也少不了被喝茶”••••••我希望下次喝茶是在环境优雅的咖啡厅或酒楼品茶赏花,谢绝帅哥宝宝再次来学校找我领导同事和学生的麻烦,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所有网络言论和他们无关。

我至始至终以为,我是一枚靠“教书”养活自己的“教书匠”,终身致力于做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特立独行桀骜不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可以做的事情,不媚上不欺下,平视众生。我经历过荣华富贵名流临门,也沦落到社会底层看尽冷眼。也许是孤家寡人,正当旺年,精力充沛,08年起我被招募担任心理援助志愿者,也开始在网络义务督导咨询师个案交流,接着又做图说天下和图源世界,这些纯属自娱自乐公益分享。这些年来,我深居简出自我幽禁,除了写书上课做咨询等工作,就是上网采编资讯制图发布,几乎断绝了和亲朋故友的任何交往,更无暇和网友聊天会谈。我和同道均为网络萍水相遇,甚少私交,很多同道邀请饭醉娱乐,我均婉拒,实在抱歉,恳请理解。同道遇到心理健康维护方面的问题,出于专业修养,如我有时间,我也会给予心理疏导。

作为一名单身女人,我深知人言可畏,洁身自好。我把满腔的热情投入了网络,“爱生活爱上网爱图源”,“情寄网海图说天下”,如果您想了解我,如果您想认识我,请看我的图说作品吧,并推荐给您的朋友们!这是对我最好的热爱和表白!

我非常感谢科技的进步,让我可以畅游互联网,感谢友友们在网络分享风趣幽默的文字和精美的图片,让我可以沉浸在自我的天地仰望苍穹,遨游历史,指点江山,纵横天下。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如此的丰润,躯体的囚禁又能奈何?

所以,我婉拒了所有大律师的法律援助,我安静地走在路上,孤独而不寂寞,柔韧而不脆弱。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失去了“自由”,我恳请我的海内外友友们不要担忧,不要因因为我所做的任何形式的声援而受到牵累,更不要用营救我的名义募捐,许多同道生活都很艰辛,大家去帮助更需要的人吧。我只需友友们在家里静默祈祷祝我平安。我坚信自己无罪,也坚信做中共诤友是我的天职和荣耀!

转自:作者微信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