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厦:今夜,你我都是中国罪人 ――从洛阳袭警案到张六毛

5

〔前言〕几千年来,中国人对权力从未有过丝毫的约束,而是无与伦比地崇拜,趋之若鹜地抢夺,最后造成了这样一种压榨模式――上层不到绝路永不妥协,下层不到绝路永不反抗。这套模式以制度化的方式不断加强,于是矛盾不断积聚,直到社会决堤、洪水滔天、尸横遍野。然后奴隶成为奴隶主,继续权力的傲慢,重开人肉的宴席。 ――历史循环往复,你们要何时才能懂得民主自由的真谛?

洛阳袭警案,截至目前已经失去两条人命。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为着两条逝去的生命和这条必定死刑的生命,我感到无比痛心!

有人在转这样的帖子:他给交警跪下了交警没把车给他,还罚他1500还扣车,他家里还有四个孩子最小的才4岁。冷漠的警察国家,终于陪上了警察自己的那条命。

事实是否如此,还有待确认。如果上面帖子所说的背景属实,我并不意外。

对以下套路我更不会意外:官方会封杀消息、统一口径、追认烈士、从重从快…… 真相,也许就此湮没。悲剧,只是刚刚上演。

我早在先前的多篇文字分析过,随着内殖民经济的崩盘,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失业,中下层人士的生存空间会越发逼仄,多年积攒的社会矛盾会集中爆发――簡言之,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为这晦暗的前景,我感到无比的绝望! 有人说中国人的命不值钱,我说――错了,屁民的命不值一钱,权贵是千金之躯。 砍来砍去,你死我活的仍是一群炮灰,权贵们依旧高枕无忧,敲骨吸髓。

这就应了那句老话:“神仙打仗,凡人受气”――正如天津港那些被炸得尸骨无存的老百姓和娃娃兵,都是权贵们人肉宴席上的血牲。

因此,尽管我知道国人对血腥早已见怪不怪、麻木不仁,尽管我知道未来仍会有更多血腥,但是对于那些高喊“杀得好”的狂欢人群,我仍然强烈地鄙视,愤怒地谴责! 北京街头曾有过一个案件,一男子初做小贩,借钱买来的唯一谋生工具――卖烤肠的小车被城管没收,奋力抢夺失败之后,他用切烤肠的小刀扎死了其中一名城管。死者的妻儿父母从此无依无靠,罪犯被执行死刑。 我这个不合时宜的人,实在很想追问一句:这些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 假如司法渠道能够通畅一些,假如司法途径的成本能够低廉一些,假如法院能够秉公办理,他也许对司法会有信心,会去打官司; 假如新闻媒体能够独立一些,他可以找媒体曝光,也许能引起舆论关注、公众同情; 假如游行示威的权利能够落实一些,他至少可以上街发发牢骚; 假如执法者能够和善一些,没有如此决绝,令他保全了谋生的工具; 假如这个国家对百姓的盘剥能够少一些,他的生活压力能够小一些,收入渠道能够多一些; 假如这个国家的福利制度能够完善一些,扶危济困的机构能够真实一些,可以帮助他暂时度过难关…… 假如这其中任何一条起作用,那么,他还会有多少诉诸暴力的动机呢?

很遗憾,这一切都只能是假如――于是他被逼到走投无路。 因此,我还要重复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将一切归咎于矛盾而复杂的“人性”,是低智和怯懦的表现。

请你们睁开眼看看,这就是活生生的体制杀人!

几千年来,中国人对权力从未有过丝毫的约束,而是无与伦比地崇拜,趋之若鹜地抢夺,最后造成了这样一种压榨模式――上层不到绝路永不妥协,下层不到绝路永不反抗。这套模式以制度化的方式不断加强,于是矛盾不断积聚,直到社会决堤、洪水滔天、尸横遍野。然后奴隶成为奴隶主,继续权力的傲慢,重开人肉的宴席。 ――历史循环往复,你们要何时才能懂得民主自由的真谛?

对于那些大叫“严惩不贷,震慑罪犯”的人,我想说的话更多一些。 我个人是极其厌恶暴力的,对于戕害无辜的行为更是深恶痛绝。但是,对于那些被逼迫得走投无路的、找准了冤头债主的以暴易暴(典型代表是杨佳),尽管我的心思意志和情感一直在反对,我的直觉却告诉我:我没有资格反对,即使我反对也没什么卵用――社会的崩塌,包含了是非观和安全感的崩塌――乱世,就在眼前。

王朔说过这样一段话:我承认中国当前的最大问题是稳定,但如何实现稳定,你们的思想走偏了。打一个比方:你骑在别人脖子上,体重越来越重,还不停地大小便。嚷嚷扛着你的人“稳定、稳定”?实现稳定非常简单,简单得让你吃惊:你他妈的从脖子上下来行不? 现今的体制环境,究竟谁在威胁社会稳定?谁才是真正的暴力分子?谁才是最大的暴力集团?

我大声地告诉你:8000万邪教教徒及其走狗! 他们有军队、捂井、城管、宫安、法院、民兵预备役,必要时可以组织起无知的学生做炮灰;他们有催泪弹、防爆枪、电警棍、庄稼车,甚至各种还有你想不到、没听过的“大家伙”;他们有央市、杏花舌、日人民报…… 暴力,源自于恐惧――他们害怕失去权势,害怕被清算,于是他们仰仗暴力。而被权力的鞭子驱使的暴力,无疑是最血腥的暴力。 普通百姓有什么?弹弓是实名的,手机卡是实名的。 暴力,源自于恐惧――他们害怕失去唯一的活命机会,于是诉诸最原始的暴力,他们所指向的,却多是如他们一般弱小的个体。

在所有暴力机关和工具都被症腐所垄断、强弱对比悬殊至此的状况之下,老百姓若暴力对抗症腐,能讨到什么便宜?基层的作恶者为了那一点可怜的狗粮,又要冒多大的风险? 在这个所谓的“太平盛世”里,每天被打死、被饿死、被病死、被失踪、被自杀、被煤矿埋死、被危房压死、被计划生育死、被化工厂炸死、被动车追尾死、被毒食假药毒死……的无辜民众又有多少? 在这样的时局之下,不懂得去追问、不敢去谴责这个滥用暴力、压制舆论、管控司法、歪曲事实的症腐,反而声色俱厉的指责自发的暴力反抗,请问:这是猪脑子?是狗腿子?是雀盲眼?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怂逼? 张六毛因“山巅”罪名被捕,在看守所里不明不白地死了,他妹妹生不能见人、死不能见尸――你们这些道德逼、无辜逼没听说么?一下都死哪儿去了?同情心呢?正义感呢?一个个都去给“无辜者”点蜡烛了?你们的狗眼,将井茬和屁民的生命对立起来了? 张六毛、李旺阳、曹顺利、广场上的冤魂……这些勇士死得不只无辜,而且非常伟大!他们是为了争取你我的权利而死,为了你我活得像个人而死!

中国罪人们,请听好: 你与我,并不无辜。一个人为面包犯罪,整个社会都有罪。

在即将到来的大萧条里,任何人都别想独善其身,特别是那些不关心政治、“安心过好自己小日子”的人,你们,马上就会遭到报应――你们放弃了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是你们的冷漠、自私和胆怯将中国拖进了两脚羊时代。 并且,只要你我仍未以实际言行反抗这个反人类政权,只要中国人仍未亲手埋葬这套人吃人的体制,你我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中国的罪人,子孙万代的罪人! 对那些体制内作恶的人,尤其是基层一线的作恶者,我也奉劝:你们的裆妈就要完蛋了,罪行迟早会被清算,历史终将执行审判,如果不想罪加一等,如果不想祸及子孙,如果不想为五斗米做炮灰,请记住――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