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志永文集】(九)現代政黨

市場經濟給中國帶來的一個很大變化就是服務者謙卑了很多。想
想1970年代到一個國營飯館吃飯時服務員的態度,再看看今天飯館的
服務,真是差別太大了。其實,導致這巨大差別的是一個簡單的市場
法則——競爭。
政治領域的服務也同樣適用這個法則。國家是為了人,執政者是
人民選擇的「公僕」,是安全、福利等公共服務提供者。如果不是和平
的競爭者和服務者,而是武力征服者,就像短缺經濟年代飯館服務員
成了老大一樣,「公僕」就會板起臉孔騎到主人的頭上。
現代社會關於國家治理有很多不同的聲音,比如更多福利還是更
多個人自由,鐵路郵政國有還是私有,等等。人以群分,並且有衝動
推廣自己的理想,有著共同治國理想的人們自然聚集起來,而國家的
公共職務也需要一群人,公共服務提供者剛好是聚集的團隊,他們向
人民展示自己的綱領、品德和才能,推出自己的候選人競選公職——議
員、市長等。這些團隊就是現代意義上的政黨。現代社會,政黨的主
要功能是組織參與選舉,也就是推銷自己的理想和服務。
當然,服務者可能有自己的私心,甚至想利用權力謀取財富,面
對結黨就可能營私的現實,堵是堵不住的。不如疏導,比如,給予公
共職位特定的報酬和待遇,同時嚴格限制權力,通過民主選舉程序、
權力分立、專業的監督機構、自由的新聞媒體來限制。不過整體上
看,在一個開放的法治社會,謀私利的機會比較少,公共服務者在法
律的規範下是一個理念聚合的團隊,眾多普普通通的黨員加入其中是
因為相同的理念,這和專制國家入黨是為升官發財很不一樣。
專制政黨和民主政黨很不一樣。專制政黨實際上是佔領者,軍
隊、警察、政府乃至大學、企業都是他們家的,黨在國家之上,在法
律之上。現代民主政黨是市場競爭中謙卑的服務提供者,人民就像到
市場上買菜一樣挑選他們的服務,在一些競爭激烈的地方,服務提供
者們甚至要挨家挨戶闡釋自己的理念。
國家是全體人民的,憲法和法律是全體人民的,公共服務的職位
比如總統是全體人民的,軍隊和警察是全體人民的,各種公用設施是
全體人民的。而政黨,不過是服務提供商,人民招標,服務商競聘服
務崗位,就像家裏聘褓姆一樣。
政黨可以提出自己的主張,推銷自己的主張,可能成功推銷到議
會經過表決成了法律,但這法律不是該政黨的,而是全體人民的。政
黨也可能成功推銷自己的候選人當選了總統或者成為議會的多數,成
為執政黨,但是這並不是說整個國家就是它的了,成為執政黨只是暫
時成為一個競聘上崗的服務者。
就像電信市場一樣,有了競爭,服務質量很快上升、資費很快下
降。為了保證服務質量,降低服務成本,服務者之間必須有競爭。一
個政黨只是很多服務提供者中的一個,由誰提供服務,人民用選票說
話。如果由任何一個團隊壟斷服務而人民失去了選擇權,服務質量必
然下降、成本必然上升。對比一下有競爭和沒有競爭的國家服務質量
和服務成本就知道了,納稅人繳納了那麼多服務費(巨額財政收入),
而服務質量低,比如社會保障差,服務成本高,比如政府運行經費佔
財政開支比例太大,就是缺乏競爭的結果。
有的服務者服務和推銷很成功,一個國家長期有兩個黨甚至一個
黨執政,但這並不等於市場壟斷,不等於「皇帝輪流做」,是否壟斷的
標準主要在於有沒有真正開放的競爭。美國看起來是兩個團隊輪流執
政,其實它有很多團隊在競爭,只是歷史造就了兩個大的團隊。日本
很長時間看起來就一個團隊長期在崗,但其實自民黨背後也有很多團
隊在競爭。只要競爭是真實的開放的自由的,哪怕每次都由同一個服
務者當選,這也沒關係,因為有了競爭,它一定會好好服務,如果它
服務的不好,其他競爭者就會後來居上甚至取代其位置。
服務者之間競爭應該有規則。政治服務的競爭和一般產品的市場
競爭還不一樣,政治服務競爭上崗者將擁有巨大的資源,還包括指揮
國家機器。政治服務的競爭如果沒有嚴格的法治規則,競爭不僅是黑
惡化的問題,而且可能會演變成動盪甚至內戰。因此政治服務的競爭
需要更為嚴格的一整套法治規則。
服務者之間的競爭不能違反法律,而且,政黨不同於一般的社團
組織,因為和國家公權力緊密相連,帶有更強的公共性,因此法律對
政黨要求也更嚴格。比如,紐約的一個健身協會可以宣稱自己完全由
白人組成,而德克薩斯的民主黨就不能通過決議只允許白人參加。普
通的NGO可以接受企業的捐贈,而政黨接受捐贈要服從更為嚴格的監
管。
競爭不能採用暴力手段。競爭必須是和平的競爭,競爭中誰也不
能動用國家暴力機器,在崗的服務者可能領導軍隊和警察,但只能為
公共服務的目的。國家暴力是人民納稅養的,是國家公器,是為了全
體人民的安全和秩序,不屬於任何服務提供者。服務者也不能自己組
建和使用暴力組織,比如希特勒的衝鋒隊之類的組織,競爭不能採取
恐怖暗殺等犯罪手段。
競爭不能採用違法手段。競爭雖然不能保證完全的光明磊落,
但也要遵守基本的法律和道德底線。像尼克松那樣動用國家機器竊聽
對方的推銷策略的流氓手段為美國人所不齒,即使做電視廣告想方設
法貶低對方,也得遵守法律秩序。競爭經常需要注意的是有關競選的
法律,比如,競選資金如何使用,競選資金如何募集,等等。比如在
美國,如果總統候選人的競選資金從大企業那裏募集就是違法,可以
從企業家個人那裏募集,但一個企業家無論多麼有錢最多也只能捐助
4,600 美元。
如果服務者競爭中發生爭執,要到法院裁決,要聽從法院的裁
決。布什與戈爾2000年因為選票發生爭端,在佛羅里達州,選票非
常接近,戈爾要求再一次重新計票,後來最高法院一錘定音,不再重
新計票了,到此為止。戈爾雖然在個人選票上比布什多得了三十多萬
張,但是決定總統位置的選舉人票沒有布什多,這是美國的選舉人團
制度決定的,戈爾服從判決。如果戈爾提出要廢除選舉人團制度,或
者要求重新選舉,也不是沒有一點道理。但如果都不講規則,再好的
制度也會亂套。
作為推銷理想和服務的團隊,政黨的服務綱領是公開的,行動
也是公開的。黨員與政黨之間不是生死攸關的命運共同體,而只是理
念的結合。因此,政黨登記是放開的,一個人高興了可以加入一個政
黨,不高興了就可以退出,今天加入這個政黨,明天也可以加入另一
個,不需要「永不叛黨」的宣誓。
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的大部分政黨的大部分黨員都是為了信
仰而入黨,這一點都不奇怪,只有缺乏競爭的壟斷政治服務的國家,
其執政黨黨員中的大部分才是為了私人利益。為了分配壟斷利益,所
以入黨和退黨才顯得那麼嚴肅。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每個政黨都是一盤散沙。政黨是理念的集
合,每一個政黨都會有延續的理念,有人某種理念強,有人某種理念
弱,當然,社會中也有人沒有某種明確的理念,他們可能不會選擇加
入任何一個政黨。那些具備某種強烈理念的人就是某個政黨的核心人
物,核心人物組成領導者和管理機構。事實上,真正理念的結合比純
粹利益的糾合更為持久,也更符合人性和道德。
為了某種理念,一個公民可以選擇加入某個政黨,也可以自己找
一些相同理念的人組建一個新的政黨。政黨只不過是一個推銷理念和
服務的團隊而已,沒有什麼神秘的東西,因此,任何一群人只要符合
一定條件,比如人員數量,辦公場所等,都可以登記成立一個政黨。
當然,你也可以不去登記就宣稱自己成立一個政黨,辦一個網站,也
不會有人來騷擾你,不會有人關閉你的網站,你只是不能享受一些國
家給政黨的一些優惠條件而已,比如免稅等,你仍然是一個合法的組
織。
當政黨不是騎在國家和人民的頭上,而是真正謙卑的理念和服務
的推銷者,獲得解放的不僅是人民,還有政黨本身,是這個國家每一
個人。
公民 許志永
2013 年 6 月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