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萍:河南知名媒体人杨延方遇袭

导读:10月13日晚6时许,知名媒体人、大象舆情研究院总编辑杨延方在郑州遇袭。14日,家属称杨延方目前“重伤昏迷,已下病危通知书”。杨延方此前因爆料郑州“房妹”而名噪一时,其遇害是否与此有关?事情原委究竟如何?刺猬君为你梳理。

杨延方

杨延方遇袭,家属称警方未立案

14日晚21点左右,网上有消息称13日晚6点多,河南知名媒体人、大象舆情研究院总编辑杨延方在单位附近遭四名男子袭击,头部重创致颅骨骨折,颅内出血,目前仍在昏迷中。

杨延方1

随后《新京报》采访了杨延方的爱人刘书芝,刘确认了此事,并称警方目前尚未对杨延方遇袭一事立案,“金水路派出所的警察说必须要有法医鉴定才能立案,法医说鉴定必须本人亲去,可人还昏迷怎么能亲去?”

而金水路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立案确实需要法医鉴定,“法医那边怎么操作有他们自己的方法,我们不是一个部门”。

杨延方家属表示,行凶者曾在现场遗留一个手机,行凶离去后,又派其他人前往寻找。家属称,这名寻找手机者后被警方抓获,但“现在已经放了”。

关于杨延方被打的原因,目前还未可知,其爱人刘书芝称,警方向家属透露,幕后指使行凶的是两名年轻女子,曾是杨延方的下属。刘书芝表示,不知道杨延方和两名女子间有什么矛盾,“他一般不在家说公司里的事”。(以上内容据《新京报》报道)

杨延方曾爆料郑州“房妹”

公开资料显示,杨延方生于1969年12月25日,籍贯为河南省南阳市。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曾任河南大河报编辑、记者、河南商报总编室主任;郑州晚报总编助理等;2005至2009年在浙江宁波;曾任新华社《现代金报》主编、中国宁波网策划评论部主任等。

2012年12月26日,时任香港成报河南办事处主任的杨延方爆料称,一90后女孩在郑州有11套经适房,其为郑州市房管局某官员的直系亲属。

12月28日,该女孩的父亲、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回应确认其女翟家慧名下有多套房产,但属于家庭经商所得投资的商品房和商铺。

翟振锋和郑州市房管局均称翟家慧名下的房产为商品房和商铺,但有资料显示,兰亭公社为经济适用房项目工程。而且,该项目占地面积110亩,建筑面积10.1万平方米,其中经济适用房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公建面积仅0.1万平方米。批准建设时是经济适用房小区,建成后却有部分成为商品房,令人起疑。

随后,郑州市二七区区委宣传部称,二七区区委区政府已经组织相关部门对此事进行调查,对发现的问题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2013年1月13日晚,郑州市检察院宣布,由于“房妹”之父翟振锋已经涉嫌职务犯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翟振锋一家四口最终被发现拥有29套房产、每人有两个户口。

2014年12月18日,翟振锋因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等被郑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25年。

杨延方与大象舆情研究院

据《京华时报》报道,杨延方爱人刘书芝称,丈夫目前只担任大象舆情研究院的总编辑,没有其他兼职。她表示,未听闻丈夫与他人结怨,至于遇袭是否与其工作有关她不清楚。

大象舆情研究院是大象融媒体集团所属的研究机构,是河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河南大象融媒体集团主办的新型智库机构。主要做舆情研究、大数据研究、融媒体实验及研究等。产品有舆情监测系统研发、专项舆情报告、《大象舆情》杂志、中原指数发布、大数据蓝皮书发布等。

杨延方最近一条微博内容也与此有关。9月23日,大象舆情研究院正式挂牌成立。同日,大象舆情研究院还举办了“中国中部舆情高峰论坛”。

10月10日,大象舆情研究院举办“大数据时代与媒体人转型”大型研讨会。资深媒体人、自媒体机构负责人及部分“互联网+”企业负责人共50多人参会。杨延方从政策层面介绍了大象舆情研究院的相关情况,并聘请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史璞教授为特约顾问,聘请杨桐、王攀为特约研究员,另有12位媒体专家及企业界负责人,被大象舆情研究院聘为特约观察员。

舆论监督与记者自身安全

尽管目前杨延方遇袭一事还在调查中,但因为“房妹”的爆料,不少人将两者联系起来,记者在保障公众知情权的同时能否保障自身安全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一方面,记者有着进行舆论监督的天然使命,但另一方面他们也时常因为揭露、报道而给自身安全带来威胁。

2010年12月16日,国际组织“记者保护委员会”发布报告称,2010年在全球范围内共有42名媒体工作者被杀。“记者保护委员会”执行总监西蒙说:“这一数字仍高的令人难以接受,这也反映出记者们在世界各地面对的无处不在的暴力与危险。”而在2009年,全球共有72名记者不幸身亡,是历史最高水平。

国内新闻界人士也就记者的安全状况进行过不少讨论。知名媒体人邓飞曾在《江湖风波恶记者当慎行》一文中写道:

“综合过去几年屡次出现的记者被伤害事件可以发现,当前阶段对记者的伤害主要包括权力侵害和暴力侵害两类情况。

中国相当数量的记者,特别是都市报、调查类型的记者通过QQ、MSN建群,及时快捷联络,形成了“一人被打,百媒声援”的格局,令一些侵害记者事件得到较好解决。

可以预见的是,官员公权力、企业公然伤害记者的恶性事件将减少,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势力为吓阻记者监督报道,可能会选择“来阴的”——不用权力而使用暴力,并让媒体拿不到伤害证据,无法发声谴责。

2009年11月21日晚,一男子在家属区袭击《河北青年报》常务副总编辑乐倩;2010年7月一晚上,一男子袭击《财经》编辑;2010年7月29日晚,一男子选择在摄像头摄录范围外殴打《华夏时报》女记者等均属于此类。”

如何保障记者的人身安全?除了法律的建设,还需要记者加强自身职业规范,有关部门也要转变传播观念,完善信息公开制度,与媒体进行良性互动。

最后,刺猬君想说,在事情真相查明之前,不应妄加猜测。2011年9月,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在单位后门被抢,身中八刀死亡。由于李翔最后一条发于9月15日的微博与地沟油有关:“网友投诉栾川有炼制地沟油窝点食安委回应未发现”,很多人将此与遇害联系起来。后经警方调查,两疑犯与李翔素不相识,也非受雇于他人,案件的性质系抢劫杀人,两名犯罪嫌疑人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李翔父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李翔生前并无与人结仇,也从未报道地沟油事件,说他因为报道地沟油窝点惹祸端是“站不住脚的”。

等待警方调查结果。

转自:刺猬公社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