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明磊:泰山“女阿甘”寇延丁之谜

寇延丁

从今天起,我的好友寇延丁女士会创造一个世界纪录,在泰山“毅行”时间最长的人。每天她会在泰山暴走10至30公里,持续128天。

今天早上,她发布了如下的信息:

“出门上路,先说一句抱歉!说给惦念我一年的朋友,说给我惦念了一年的五台山:抱歉我又失约。没能跟你们一起走五台。

但我今天还是会出门上路。走不了五台山就走泰山,不能跟你们一起走就自己走。除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暴走,还表一个决心:这会是一个长达128天的耐力游戏,我的泰山暴走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重获自由跟你们相逢的一刻。如果中途能有手机信号就给大伙晒晒我的运动纪录,如果没有就收工回来再见。”

(她同时发布的泰山暴走宣言见文后附文)

朋友们不禁奇怪:她不是老早自由了吗?为什么还要争取“自由”。

事情还得从去年说起。

2014年10月,这位文静的公益界女生成为一个传奇一个“谜”。

2014年10月10日中午,警/察在一列火车上叫醒带走了她,从此失踪,朋友们发布寻人启示,我写过抗议书,友人们的焦灼却换不来她任何消息,她仿佛人间蒸发了,这是何等恐怖的事,在一个自称“依法治国”的国家。

在“失踪”128天后,她被释放回家,我还记得那天是情人节。为什么被抓,什么理由,至今没有任何说法,她也保持神秘的沉默。我们只知道,这128天她是被单独关押的,不许见任何人,包括律师,这128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完全不知道,成为一个谜。我们只知道,128天,她的身体垮了,本来能毅行上百公里不在话下的她,只能躺在床上。从破门那一刻,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一个人被单独关押,没有同类,这又是一个谜,一个弱女子值得这么用非常手段来对付?这又是为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今最亲密的朋友也无法得知。

既然兴师动众,想必她是犯了什么大事。128天后,却又突然释放,没有任何说法,她拒绝在悔过书上签字,也拒绝在保证沉默书上签字。于是被释放后她仍然没有自由。一年中七八次外出公益活动被拒绝,警方告知她任何地方都不能去。

因无法对朋友交待,寇延丁一开始只能以身体垮了,闭关等理由谢绝朋友的探望与邀约活动。

一个人被非法拘禁128天,抓与释放都没有理由。释放后仍没有自由。至今她仍被迫保持沉默。

这对于关心她的友人们是个“谜”。但对某些机构来说,恐怕是“罪”了。

延丁性格沉静与世无争,长年从事公益活动,她帮助残疾人美术家,帮助汶川地震后青川的孩子,多次参加乐施会的毅行筹款活动,在安徽农村进行罗伯特议事规则培训,可以说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低调的,扎实的,不求名与利的,也看不出与当局冲突在何处?

如今有关部门又有什么理由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对于这样一个严重违反人权与法律的事件,做为公民的我们实在想知道其真相何在?

在禁令不许去外地后,延丁决定从10月10日开始,用128天进行泰山毅行,直到重获自由与朋友相见的一刻。

这是一个明志的行动,也是一个揭谜的行动。

128天的行走是一个自由灵魂的飞翔,纪念沉重的灰暗的128天的日子。

她用这样的方式争取她合法的自由,她为自己争权利,也是为我们每个人争取权利。

而我们需要知道谜底,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想成为同样的谜。

10月10日

另,读到一首好诗相赠暴走的延丁君: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它们看起来灰蒙蒙。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因为那些八哥、海鸥和老鹰

都抱怨星星又旧又生锈,

想要个新的我们没有。

所以还是带上水桶和抹布,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美)谢尔·希尔弗斯坦《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