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志永文集】(四)人民的國家

漫長的專制歷史上,國家是某個家族的「江山」,「打江山坐江
山」,武力佔領一片土地,人民和牲畜一樣都成為統治者的私產。江山
是「槍桿子」打下來的,只能傳給自己的後代或親信,絕對不會讓與
別人,為「江山」不惜父子反目兄弟相殘,政權更替伴隨著「白骨露
於野、千里無雞鳴」的慘烈。只見江山不見人,誰拳頭硬誰說話算數,
這是野蠻的叢林政治,週期性崩潰和動盪是專制王朝輪迴的宿命。
近代工業革命以來,人類逐漸走出野蠻的叢林政治,關於政權的
合法性達成這樣的共識:國家屬於全體人民,執政者的合法性來自人
民的授權而不是「打江山坐江山」等任何野蠻佔領。人民,作為一個
國家全體公民的集合概念,是這片土地的主人,他們讓渡權利建立國
家是為了共同的自由、安全和福利。為奠定人人得享公義、自由與幸
福的民主法治國家,人民制定憲法,確立國家基本價值和國策,約定
國家治理結構,設定立法、行政、司法權力,宣示某些神聖的基本權
利。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政府和議會由人民定期選舉產生。每個人
在人格上平等,沒有人天然具有統治別人的資格,管理國家的執政者
必須經過人民授權,人民授權不是抽像的所謂「歷史的選擇」,權為
民所賦,必須有一整套民主制度作保障,以確保人民有真正選擇的權
利。選舉不是民主制度的全部,但它是民主(人民授權)之必要過程,
任何一個國家都不例外。一黨專制下也有所謂選舉,但它嚴格禁止競
爭,嚴密操縱選舉過程,以確保其「組織意圖」,選民政治熱情不高根
本原因就在於他們是被操縱的木偶,沒有機會表達自己真實的意願。
真正的選舉必須有自由開放的競爭,有競爭才有比較有選擇;應盡可
能直接投票進行,間接選舉容易扭曲民意並且容易腐敗;不可以被任
何政黨操控,國家設獨立的選舉委員會,制定選舉規則,保障選舉自
由公正。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國家權力分立制衡,司法獨立。人民對國
家主權的掌握除了幾年一次的選舉之外,還要把國家權力分立制衡,
以防止權力過大侵害公民權利和自由。國家權力根據其自身的性質分
為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分別授予議會、總統(總理)和法院行
使。權力制衡的模式各國有差別,比如議會內閣制議會和行政合一,
議會多數選出政府首腦;總統制三權分立,議會制定法律,決定財政
預算,監督政府,總統執行法律,管理和指揮軍隊等國家強力機關,
法院中立裁決爭端維護正義。三權之中,司法權相對較弱,必須以制
度確保司法獨立,法官獨立審理案件,不受任何政府、政黨、社會組
織或個人的干涉。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軍隊國家化。國家必須壟斷暴力,任何
家族、政黨、利益集團都不得擁有軍隊,否則國家必陷於內戰或少數
人專制。軍隊一旦屬於某個利益集團所有,無人能阻止其篡奪國家主
權,凌駕於國家和人民之上,顛倒和人民的主僕關係,成為高高在上
的佔領者而不是謙卑的服務者。民主國家的軍隊由國家財政供養,由
民選的政府首腦統領,其職能是防止外敵入侵、執行法律、維護世界
和平與正義。經過人民選舉的執政黨,其統領軍隊的資格不是基於其
對軍隊的所有權,而是基於人民授權的文官政府職位,政黨執政地位
取決於人民的選票而不是「槍桿子」,政黨競爭輪替,軍隊始終屬於國
家和人民。軍隊必須和政黨分離,任何政黨不得在軍隊發展成員,軍
隊不得干預國內政治競爭,不可以成為任何政治組織的工具。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行政中立。一黨專制下,公民納稅養活
的國家公務人員絕大部分是黨員,首先效忠該政黨而不是國家,這是
對人民的背叛。現代民主國家的行政系統分為政務官員和事務官員,
政務官員作為政府首腦由選舉產生,代表民意,制定政策,包括警察
在內的事務官員負責執行。政黨輪替,政務官員更換,而執行系統不
必更換。政黨輪替不影響政府運作,這才是真正穩定的國家。公務員
應當效忠國家,而不是某個黨派,由獨立機構統一考試錄用,不得有
黨派、民族、性別、信仰等身份歧視。公器公用,公務員依法履行職
責,不受政黨等社會團體支配。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新聞自由。

新聞自由是公民言論自由的自
然延伸,辦報、設立電臺、電視臺、網站等是言論表達的必要組成部
分。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市場競爭中自然會成長起來一批有公信力
的媒體,相反,專制國家會出現更多不負責任的謠言。新聞媒體是思
想言論的彙集和放大器,是公共政策的討論平臺,任何人都可以創辦
媒體,自由競爭中多元的聲音整體也就代表人民的聲音,人民通過媒
體監督和約束政府,也因此被稱為立法、執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權
力」。沒有獨立的輿論公器,權力在黑箱中必然恣意妄為。專制者審查
言論,根本上是為了阻止人們獲知其無能、腐敗、齷齪的真相,是為
維護其專制統治。由少數人決定大眾能知道什麼不能知道什麼,是對
真相的掩蓋,對良心的敗壞,對正當利益訴求的壓制,對言論者權利
的侵害,對普通公民人格尊嚴的踐踏。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多黨自由競爭。任何政黨、利益集團只要
其成員不是全體國民(這不可能),它就不可能等同於國家或人民,
它的利益就不可能和國家、人民的利益一致。國民主權最根本的體現
之一就是人民有選擇執政者的權力,選擇的前提是有競爭,沒有自由
競爭的多個候選對象就不會有真正的選舉,一黨專制不能有真正的民
主。任何政黨壟斷國家權力,黨在國家和人民之上,「黨的領導」作
為國家政治生活的最高準則,它必然成為超越國家的特殊利益集團,
人民就不再是國家的主人而是被佔領的「江山」的附屬物。專制政黨
強制人民只能接受它的「服務」,就像沒有競爭的服務必然質次價高一
樣,沒有競爭者的政黨也必然腐化墮落,這是基本的自然法則。現代
文明國家,政黨是推銷政策理想和公共服務的團隊,任何人都有權組
織政黨,政黨間和平競爭,由人民投票決定誰來執政。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地方民主自治。專制制度向地方委派官
員,受委派官員的決策首先對上級負責而不是當地民眾負責,這可能
製造其和民眾利益衝突。受委派官員沒有經過競選,可能不具備現代
政治家面向大眾的溝通和協調能力,容易把社會矛盾激化,「脫離群眾」
是專制官僚體制無可救藥的痼疾。民主制度下各級政府和議會由公民
選舉,國民主權原則及於中央政權,也及於地方政府。中央與地方在
法治框架下分權,憲法確定國防、外交、司法、貨幣等中央權力,確
保國家統一,其餘權力歸地方,地方自治不得違反國家統一的憲法和
法律,不得侵犯公民基本權利和自由。
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公民基本權利必須得到保護。人民的權力
必須具體到每個公民個體的權利,國家主權才真正屬於人民。對公民
個體權利的保護如此重要,人民通過憲法設定國家權力和基本政治制
度的同時,宣示某些基本權利神聖不可侵犯,這些基於《聯合國人權
宣言》等國際社會公認準則以及全體公民共同約定的基本權利包括:
生命權、人格尊嚴、人身自由、隱私權、通訊自由和秘密、遷徙自
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遊行示威自由、選舉權、
私有財產權、勞動權、受教育權、弱勢群體權利、被告人權利等。
政府和議會直接選舉、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行政中立、新
聞自由、多黨競爭、地方自治等是現代民主制的必有原則,是兩百年
來人類文明最重要也是最普及的常識之一。這不是東方的西方的,不
是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的,這約束權力實現自由公正的智慧屬於全人
類,這些基本原則決定了民主的真假,決定一個國家是否真正屬於人
民。
在這些常識確立的基本原則之上,每個國家根據自己的國情、歷
史文化選擇了國家結構、政體、議會制度、司法制度等具體制度,比
如俄羅斯是聯邦制而法國更接近單一制,美國是三權分立的總統制而
英國是議會主導的責任內閣制,等等。政體沒有一個統一的「西方模
式」,但有普適人類的基本原則,中國必將確立民主憲政,這是國民共
識,更是人類文明不可阻擋的潮流。
作為一個幅員遼闊的大國,過於中央集權會妨礙地方自由發展,
中國的國家結構應在憲法框架下明確劃分中央權力和地方權力,中央
管轄國防、外交、司法制度、海關、統一市場、貨幣發行等,中央與
地方共同管轄憲法和法律實施、公民基本權利保護、稅務、教育、科
學、社會保障等,其餘權力在不違背憲法法律前提下,地方自治。
國家應當由省、直轄市和特別行政區組成,香港、澳門特別行政
區自治權依現有法律,臺灣地區以及其他地區的特殊地位將根據民主
協商確定,不設民族自治區。自治應當是地方自治,而不是任何民族
或種族的自治,民族自決是一個不合理的過時的概念。中央以下分為
省(直轄市和特別行政區)、縣(市)和村鎮,三級均實行民主自治,
根據需要設立議會和政府,或者採取議行合一的決策管理制度。
考慮到人類經驗和中國國情,國家機關應當按三權分立原則設
立。總統定期由全民直選,作為國家元首、行政首腦和三軍總司令,
捍衛憲法,執行法律。同時,議會擁有立法、財政、決定總統提名的
官員、彈劾總統等權力,最高法院有獨立的審判權力以及審查議會立
法和總統行為是否合憲的權力。
議會應當分成兩院,分別代表行政區域(比如叫參議院)和人口
(比如叫眾議院)。眾議員產生方式應當是按人口比例確定名額,一人
一票直接選舉。參議員根據每個省(直轄市、特別行政區)平等的名
額由選民直接選舉產生。
司法機關包括最高法院、省高級法院、中級法院和基層法院,
不單設憲法法院。法院有權根據憲法、法律和地方法規審理刑事、民
事、行政等各類案件;通過個案審查國際條約、法律、地方法規、政
府文件和法令是否違反憲法和上位法;就國家權力機關之間、各行政
區域之間糾紛作出裁判;最高法院解釋憲法、維護憲法權威。法官獨
立審判,忠實於法律和良心,不受任何行政、政黨、社會組織和個人
的干涉。法院經費支出全部來自中央財政,參眾兩院根據法律規定確
保各級法院的經費。
上列具體的民主制度是很多憲法學者和律師一起討論的結果,這
還需要更大範圍內討論。但無論具體制度如何設置,民主選舉、司法
獨立、軍隊國家化、新聞自由、多黨競爭等民主憲政的基本原則普適
全人類,這些基本原則確保國家真正屬於人民。為了先輩們一個多世
紀前仆後繼的夢想和奮鬥,為了我們的後代免於專制不公不義之痛,
為了自由、公義、愛的美好中國,這是我們今生努力的方向,這是我
們共同的責任,共同的驕傲。
公民 許志永
2013年6月1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