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答友人

杜导斌

您我都不是中国实现自由民主的工具,我们不是在为中国早日实现自由平等而努力,尽管换个角度看也许有这种公益性,但那也是亚当.斯密和约翰.穆勒意义上.

中国还得多久才会自由平等?别管这个.我们能做的能管的现在只有自己,让自己先成自由人,在不自由的社会率先做个自由人,如奥古斯丁所言:做你热爱的事.直面人的局限性和现实的惨淡.

我们首先是对自己负责,然后是亲人,再后才是社会和国家,没必要为国家目的或以国家名义背负过于沉重的包袱.

不因对国家担当过多而痛苦,也不因对国家绝望而放弃或逃避,做自己热爱的事,无负今生.君子不可不弘毅,死而后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