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平妻:搬家记

戈平夫人 8月27号下午,接房东通知,让我月底前搬家,还有三天时间,上帝没有眷顾我们老弱病残幼,终于我们还是要流浪街头了,父母还不知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该怎么跟他们说呀!一夜未眠,最终决定写封信告诉他们。

下午让爸妈带着孩子先走了,可怜的孩子才四个月就没了奶水,爸爸不能陪在身边,现在又被迫与妈妈分开,强颜欢笑帮孩子穿上鞋袜,几次流出的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故作轻松的把孩子送出门,转身就泪湿双眼,赶紧跑到阳台看着那小小的背影消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伤,失声痛哭,无助、绝望、无奈一度让我怀疑我所信封的阿弥陀佛和戈平所信奉的上帝是否真的存在,一向与人为善,做事从不敢越线的我们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遭遇这种灭顶之灾。

心中极具悲痛,无奈也得打包行李,房东一再强调,为了这件事情她夜不能寐,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早点安心。我让哥哥收拾东西,他说他不会走,他要等他弟弟回来,我告诉他弟弟出国了,一时回不来,我们没有钱交房租所以要搬家,他说他还有几百块,好不容易才做通他的工作答应跟我走。

平时整洁干净的家,瞬间一片狼藉,一直打包到晚上两点半,才想起还没有吃晚饭,冰箱里收拾点东西草草吃了两口,实在太累了,躺下又睡不着,思念孩子的心再一次被刺痛,独自哭了很久,起来继续打包,搬家公司的车七点四十就来了,司机一直在抱怨,嫌没有电梯,索性坐下来抽烟不管了,最后还坐地起价要加300块钱,好说歹说加了200块,临出大门保安要求写下新地址,还嘱咐司机要记下行车路线。

孩子的玩具不知道在哪个包里一直在响,本来欢快的歌曲如今听起来好凄凉,好悲壮,再次返回家中,看到那只可怜的猫,躲在角落里怯生生的看着我,我比看着儿子还难受,它是戈平捡回来的,连我怀孕都没舍得让它成为流浪猫,好不容易才找到有人愿意收留它,对方却不敢抓,送它的路上我的胳膊被抓出了几道血印,好在这个小生命总算不用流浪街头了。

虽然不知是什么人一句话就让我们本已支离破碎的家雪上加霜,但我依然选择原谅,为了父母,为了孩子带着感恩的心去生活,我坚信因果轮回,欠下的终究是要还的。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