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 :我所认知的信力建

我所认知的信力建
作者:吴祚来 (旅美学者)

信力建先生8月21日被广东警方以涉嫌藏匿或毁弃帐本罪拘审,第二天凌晨三点正式拘捕,而在此之前,广州税务部门从来没有对信力建担任董事长的信孚教育集团的账务问题有任何调查或疑议。警方或国保对信力建突击式审查,显然是政治迫害,而不是简单的账务问题。

如果仅仅是账本问题,律师是可以正常会见当事人的,但直到现在,律师依照法律法规二次要求见当事人(至今只有8月23日与律师有一次见面),均无法会见,国保在后,警察在前,超越法律,超常规打击,显而易见。

国内外的网络上,我看到数以百篇力挺信力建的文字,只是国内网站上,许多内容开始遭到有关当局删除,国保或警方通过自己的特权,对网络民意开始屏蔽,这是他们一惯伎俩。但人们并不畏惧,知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于建嵘教授在新浪微博与微信上说,关注朋友信力建,认为信力建是温和的建言者。而著名教育家朱永新 (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常务委员会委员)近日也在腾讯微博中表态:

#友人赠书#广东信力建先生是多年的朋友,他有两个特别的做法:一是经常出资邀请好友一起考察他喜欢的地方看教育;二是经常买他喜欢的书寄送给朋友。昨天收到他寄来的椿桦的新著《摸着良心过河》。作者认为:官员不能有“麻木的心和过度敏感的心”,而需要良心。摸着良心做事,就能赢得民心,顺利过河。

信力建到底是怎样的一位教育家或公共知识分子呢?两三年前有出版社出版信力建文集,约我写一篇序,我在序中说道了自己与信力建先生的交往,以及对他的认知。

第一次见到信力建先生是在曹保印先生的新书发布研讨会上。

曹保印写了一本《月子》,全息化记录自己女儿出生后一个月的生活细节,这样的记录可谓用心良苦,当时出席研讨会的记得还有熊培云、孟波、王学泰、汪永晨、朱永新等诸师友,信力建先生是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对这本书的创意极感兴趣,就作为主办单位给予支持,当时我们坐在邻座,在会场上,他对嘉宾们的发言,会情不自禁地鼓掌,甚至会会心地大笑,像个大孩子一样自然率性。
我们一见如故,很快成为好朋友。

现在有出版社要出版信力建传记,约我写一篇关于信力建的文字,怎样评价这样的一位亦师亦友呢?

我最近一直研究价值与价值主义,我想把价值主义者这样的一个新鲜美好的词,送给信力建先生。为什么他是价值主义者而不是自由主义者或布尔什维克主义者或杜威实用主义者甚至资本主义者呢?

因为信力建是一个价值追求者,而非实用追求或仅仅是自由的追求,当然,自由主义也应该是价值主义范畴之内,自由本身就是价值,人类的元价值。

只要是有价值的事情,信力建都愿意倾力支持,这就是价值主义者的本质特征。办信孚小学、中学,他觉得对社会对自己都有价值,他就投身办民办教育,尽管信力建曾服务于政府部门,但觉得在政府部门无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抛却铁饭碗,自己创业,发展二十年,现在信孚教育集团已有几十所中学小学与幼儿园,孟子说,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但社会最有价值的事情不是得天下英才,而是让所有普通人家的孩子都有学可上,得到教育平等的机会。

对有价值的学术活动,信力建先生也是倾力相助,我参与策划的两项活动,都得到了信力建先生的支持,一是由曹保印主持的关于普世价值的研讨会,信孚教育予以经济支持,二是我参与策划的中印论坛,也信孚教育集团也是主办机构之一。

2008年学界开始了普世价值的讨论,但很快就受到限制,一些保守的人认为,普世价值是西方价值观念,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不符,所以限制媒体进行学术性的讨论与研究。一个原来是哲学、伦理学或社会政治学方面的理论问题,被泛政治化了,显然是一次思想倒退。正好保印希望开一次学术会议,我就建议他以普世价值为主题,保印觉得很好,就与信力建联系,并得到支持,尽管会议进程不是很顺利,专家学者的发言也不允许公开发表,但学界重要专家学者还是云集到北京,既研讨了普世价值问题,又捍卫了学术尊严。

印度之行之后,当时我就与信力建建议,回国后开一次中印对比研讨会,得到保印、长平、陈诗峰、邓良平诸君附议,后来又得到对印度文化有体察与研究的毛小雨先生支持,毛小雨又通过中国对外友协来主办这次学术活动,由保印来总体负责主持,整个活动水到渠成,而这次学术活动信孚教育集团作为主办机构给予经济支持,这是由民间社会筹办,国家级机构主管的国际论坛,上百位中印官员学者出席,会议收到很好的效果,第二年又主办了第二届,中印问题成为学术界关注的新热点问题,因为中印同为亚洲文化古国,同为发展中国家,也被誉为金砖四国之一,无论是文化传承、经济开放还是民主化进程,都有着互相可资借鉴的经验。

信孚教育支持一系列这样的学术活动,显然出于公益之心,遵从的也是普世价值原则。

说到印度之行,得说道一下喜欢旅行的信力建,对他来说,旅行不是走马观光,而是问学询道之旅,甚至是修心修行之旅。无论是去中东,北非,还是希腊、印度,信力建都要邀请一批专家学者媒体人同行,一些学者专家(包括本人)得到信孚教育的资助得以成行,信力建认为,这样的旅行对学者专家与对自己都是有价值的,学者专家们开阔了学术视野,而他自己通过与学者媒体人交流,收获到课堂书籍上不能得到的知识学问。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能听到信力建问到哪里,他是一位不厌其烦的问学者。我与信力建共同行走到古埃及、土耳其、印度,两次旅行,真是胜读十年书,特别是受到这位仁至义至的兄长照顾,每次都感受到温暖的关怀。他把我当成学者,其实在浩繁的社会历史文化空间里,每一个人的知识贮存是多么些微而不足道。

与学者一起旅行,体现的也是信力建的生活价值理念,对自己有价值,对别人有意义,这样的事情,他觉得做起来很快乐,内心有收获,所以他乐此不疲。可惜由于某些原因,他邀约我共同行走我痴迷向往的希腊,没有成行,这次赴日本,仍然无法前往。“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而不在枷锁之中。”

信总曾陪我看了他的几所中小学校,总体感受是他放手让校长们去自主办学,他提供的是宽松的环境,还有价值观念方面的引导,看看墙上那些鼓励孩子们成长的格言,就知道这些学校的价值追求,他们并不致力于让孩子们成功或出好成绩,而是让孩子们懂得做人,做幸福的人,做有价值追求的人。一个孩子内心向善,获得正义与自由的价值,这比取得怎样的学分都重要。

最使我感动的是2009年初,我与保印、杨恒均一道到信总的慈爱院,那里面有几十位被收养的残疾儿童,信孚提供场地与经费,抚养这些孩子,到一定年龄之后交由国家民政部门收养,孩子们见到信力建,一个个都上前喊信爸爸,信总能说出许多孩子的特长爱好,甚至希望通过技能培养,使一些孩子将来生活自理。当许多孩子伸出手臂来求得我们拥抱的时候,那时心情极其复杂与感动。这个世界上许多人身陷贫困与疾病折磨之中,他们是如此需要关怀,但有多少人能施予爱心?而当你真正关怀他人的时候,内心涌出的感动,也会使自己内心充实与慈爱。

同时信总还开设了两个爱心班,数十名孩子都没有家庭,都以信孚为家,班主任说信总很是关心与惯宠这些孩子,只要是从外地出差回来,信总必是首先去看望这些孩子,并让孩子们美美地吃上一顿,当然,平时的饭菜也相当不错,年节的时候,我还与这些孩子一起做过活动,并一起午餐。这些孩子以学校为家,与我们相处的时候没有任何陌生感或异样感,这些都能使客人感受到,教育者们为孩子们营造了温馨的家庭环境,使这些孩子内心有爱。

爱是人内心的情感价值,它是奉献也是收获,信孚教育不仅传播爱,也通过行动表达爱心。

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是一个智者,其实是一个追问者,不断地追问,甚至连陌生的路人,也会被追问。中国古代的“学问”二字,也说明真知与学习、追问密不可分。信力建是一个追问者,与学者专家在一起时,他总在追问中,而在网络博客写作中,他也是一个持之以恒的追问者,因为对历史真相对社会问题的认识不断深化,他甚至通过组织一个学习与写作小组,来共同探讨社会问题,并形诸文字,见诸网络,通过知识与问题共享,引导社会收获真相,获得理性,他发布的不是真理,而是问题,通过别人的跟贴或追问,他得到了交流,得到了点击率,更得到了知识与境界的提升。

现在信力建的网络影响力在博客领域已难有人企及,仅凤凰博报就有上亿的点击率,加上新浪、博客中国、博客日报、搜狐、腾讯、网易等博客,信力建博文写作与转载的文章数以千计,而点击率应该超过二亿。多家网站评他为年度十大博客,也有媒体与网站评论他为突出贡献教育家,但他对这些荣誉淡然处之,他更重视的是自己发表博客文章体现的社会价值,是过程对自己的意义。

追求真知的过程、收获知识与知识共享都是价值,信力建在网络写作过程中没有得到实际的利益,得到的是因知识与交流、因发表与共享得到的快乐,这快乐是其它人难以感受与领略到的快乐,它无关具体利益,只是因为个人与社会达到某种契合,实现了自己的人文理想,所带来的幸福感。

信总的梦想是希望通过网络来实现远程教育,使更多的人们获得真正的知识与理性,我建议办一所网络大学堂,并通过研读当代学者的代表作品,提升整个社会的知性。因为当代学人学术思想当代人极少研究,如果能实现当代学人与求学者之间的网络交流,那么,网络大学的教学模式就可以建立起来。他极为支持,现在读书活动已持续一年,许多当代学人的代表作品通过网络被阅读,学员们通过写作来理解学者的学术思想,并得到相应的鼓励。现在网络大学堂还在设计完善过程之中,相信不久的将来,网络将改变一代又一代人学习与创造的方式,教育将更为个性化与人性化,不仅私立教育会成为社会教育的主力,网络教育更会成为社会教育进步的重要方式。

生命是一个过程,一个消费过程,一个创造过程,生命的意义在创造价值,个人体现整个人类的社会价值,就是价值主义者。人类不能共享财产或私有财富,但人类可以共享精神财富,追求共同的价值。

人类通过市场、通过文化、通过交通、特别是通过网络已然已成为一个共同体,人类从来就没有如此亲密地成为一个联系紧密的共同体,人类有共同的利益,共同的需要,就会有共同的价值追求。保障人权,维护正义,争取自由平等,倡导博爱,探索真知,保护环境,打击恐怖主义,等等,都是人类的共同追求,人类正在进入价值主义时代,人类共同的价值,就是普世价值。

要真正进入普世价值时代,就得有价值启蒙,价值实践,价值倡导,价值追求,当每一个人都轻视眼前的小利益,而追求社会的大价值的时候,价值主义时代就来临了。

——《纵览中国》首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