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我为有信力建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信力建1

杨恒均(左)与信力建(右)

常常听人调侃,老板中最有知识的人是信力建,知识人中最有钱的人也是信力建。这对我的朋友信力建兄其实是颇不公平的,知识人中比较有钱的肯定是信力建,但就算在知识人中比知识,信力建也并不逊色到哪去。他知识面之广与探究之深,让他成为对我影响最大的知识人之一。有幸能够同信力建先后走遍了东欧,同游美国,深度探索了以色列和日本……一路上,他给我的印象是既好学又博学,探究不止,答案多样,实在是这些年我难得在中国大陆一见的学者。

记得在以色列传说中耶稣受洗的河边,气温不高,他却和衣走进冰冷的河水中。他的这次“受洗”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典型风格,我想,那次对耶诞地的探索,他一定比我们更深入一些。他对各派宗教,对各派学术思想的兼收并蓄的态度,让他走到大学学者无法企及的领域。

信先生的知识丰富来源于他的勤学好问与事必躬亲,而他的见识则同自己丰富的经历以及经商走过的艰难道路分不开。也许中国像信力建这样有知识又有见识的人并不少,但像他那样,以博文的形式,把自己所见所谓、所思所想以优美的文字记录下来,呈现给读者的,不是太多,而是没几个,有时也为他担心,但他说他是改革的受益者,支持政府领导改革,就是觉得想在赚钱之外能为社会做点什么,他笑着补充,“像你一样,能有事吗?”可我还是担心,因为他的思想也许符合世界潮流,却并不一定符合某些人的心意,在中国,把知识和见识以常识的形式呈现给读者的人,需要胆识。尤其对一位成功的商人来说,这胆识就更令人赞叹了。没想到,我的担心成真。

信力建是一位博客作者,更是一位思想者;他是一位商人,更是一位教育与社会实践者。他对中国教育民办教育的贡献,是理论和实践双面的。记得同他同游外国时,他对当地的教育关心备至,常常会当场同中国的教育比较,谈论优劣,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为这位教育家与商人的忧国忧民情怀而感动,默然无语。要知道,多少商人在小平号召先富起来的口号下发财致富后沉湎于吃喝玩乐,像信先生这种致富后不忘国家与社会的人如果再多一些,实乃国家、社会与民众之福。 

我一直为有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