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金圣:一路前行,矢志不移——记劳工维权义工刘少明      

刘少明

5月30日晚上,广州市花都区工维义工刘少明在家里被不明身份人员强行带走,与外界失去联系。两周后,6月14日家属接到广州市花都区公安局看守所邮寄来的拘留通知书: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刘少明刑拘。到7月9日刘少明已经被刑拘40天了。

我是从“劳工与社会群”微信群结识刘少明兄的,我们有过几次私聊,至今也没有见过面,他也从没有跟我提起过个人经历。自去年,他多次被拘留,此次他再被刑拘,被判刑的可能性很大。

我最近一次和他微信上私聊大概是在今年3月份,那时我刚回到北京。我说:去年你写了不少劳工简报,拿到稿费没有?他说:从来也没有拿过稿费。我说:没有稿费,你靠什么养活自己和家人?他没有正面回应。

去年12月,我曾和他谈到建立团队,组织一些年轻人,以便做事情,如果有人进去,也好呼吁。他身边有彭家勇、李小玲等一批劳工维权义工,也有谈判群体,他们深入到珠江三角洲的各个市区,为劳工提供免费维权。刘少明从不考虑得失,他主要靠打些零工来维持生活。

刘少明兄有次和我谈起他的儿子,很骄傲他培养了一个研究生的优秀儿子。这对于我们因“六四”坐过牢的人,非常不容易:生活颠沛流离,工作不断变换,城市也不断更换,能在这样的状态下,让下一代受到高等教育,甚至读完研究生,的确很不简单。我由此对刘少明兄产生敬佩之意。

2014年5月,姜力钧被刑拘,刘少明很是着急,托我帮助为姜呼吁。同年的“六四”期间,因为是25周年纪念,他成功逃脱国保监视,独自一人在广州天河购书中心地铁口游行、举牌纪念“六四”。为此,刘少明遭到广州国保追捕,到处流浪;他在手机上和我聊天,说是找不到住处。后来,他被行政拘留了10天。这几年,少明兄在广东没少被各地的国保、流氓迫害。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放弃。我敬佩他的执着,这一点他和我非常相似;26年来,我们都没有放弃做人的良知,也没有放弃为人正直、公义的底线。

少明兄人生坎坷,但顽强坚韧。1966年他8岁,却在文革一片万岁的海洋中写了反动标语,于是和牛鬼蛇神被同台批斗,住牛棚,进思想改造学习班;12岁装矿石收音机,偷听敌台广播;1976年,他18岁,偷渡香港失败;21岁顶替母亲上矿山井下工作。1989年,他只身前往北京参加声援学生,并参加工自联,同年11月被捕,后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一年。1992年,他成功逃到香港,但最终被香港移民局遣送回大陆。近些年来,他走上帮助劳工维权的道路。这些年来,在各种维权案件中,特别是劳工维权,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坚定的身影。

少明兄的老家是江西新余,与我的老家浙江衢州相距不到100公里。

我们虽然都坐过牢,现今也还遭受着当局的打压、迫害,但比起“六四”那些惨死北京街头的大学生和普通市民,我们还是幸运;我们是幸存者、见证者。我们还能为死难者祭奠,为弱势民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笑蜀先生说,26年后他们(指“六四”一代人)依旧愿意当“炮灰”。没错!刘少明走在第一线,甘愿当“炮灰”!想到那些被残忍枪杀、坦克碾轧的死难者,刘少明义无反顾,一如他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他要为那些死去的冤魂鸣冤、呐喊,要为天下百姓维权,要唤醒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推倒阻碍中国民主的高墙是“六四”一代的责任和使命。

我采访过和刘少明共事的彭家勇先生,彭先生说:“刘叔很投入的,真心帮助劳工维权。他创立了中国劳工声援工作室,和劳工打成一片,同吃同住。他从不接受任何机构一分钱,也没有人为他发工资或补贴。他风里来雨里去,深入到广大劳工当中去,倾听他们的呼声,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们。年轻的劳工都亲热地称他为‘刘叔’。”

(图刘少明和维权工人们在一起)

“去年,吴魁明律师被派出所抓了,刘叔大手一挥,就有200多人一起把派出所围住,救出吴律师。这就是他的号召力。”我问:“他靠什么生活呢?”彭先生说:“主要靠儿子给的赡养费。他从不吃别人的,从来是自己带饭,车旅费也是自己掏。他心甘情愿帮助劳工维权,争取合理报酬。” 彭先生还告诉我:“刘叔经验丰富,劳工们很信任他。有他在场,工人们与资方谈判就都很有信心。”刘少明,一个执着帮助劳工的维权义工,他的胸怀、他的气度、他的言行是当今中国劳工运动的真实写照。

刘少明对工人特别有感情,为工人的事很拼命,像自己的事一样。

广州维权义工李小玲回忆,2014年7月,番禺新生鞋厂罢工,有十几个工人被抓。刘少明打电话叫李小玲一起到派出所去声援,赶到那里,已有几十个工人在等他们。他们和警方交涉,不久当局就派来一批警察。看来又要抓人了,于是刘少明把拍有照片的手机交给李小玲,叫她离开,保存好问责证据。李小玲坚决不愿走,表示:“一起来一起走,抓也一起抓,我不怕。”刘少明说:“我们两个都抓了,谁再帮工人?快走,听话。”然后,叫工人用摩托车载上李小玲,把她拉到安全的地方。李小玲离开了,而刘少明却被公安局警察带走了!

李小玲和刘少明一起参与了多起工人维权行动,包括大学城环卫工维权、裕元鞋厂等等的维权静坐、省政府游行。刘少明的每一次行动对当事工人都是极大的鼓励,工人们都亲切地叫他“刘哥”。

2013年以来,刘少明参与的维权事件有:江西新余刘萍案;新公民运动丁家喜、张宝成案;黑龙江建三江律师被暴力事件;东莞裕元工人维权;深圳奇利田工人维权;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广州出租司机维权;番禺新生鞋厂工人维权;深圳庆盛制衣厂工人维权;深圳水谷工人维权;花都西铁成工人维权……他前后参加了20多家企业的工人维权事件。此外,他还参加了对一大批被捕维权人士和律师的声援活动,包括声援李碧云、李小玲、马胜芬、黄敏鹏、王全平、梁颂基、刘远东、郭飞雄、唐荆陵等等。

这几年,刘少明兄被警察录笔录不下百次,抓进派出所也不下50次,关入拘押场所也有20多次,但他总是说自己很幸运。他是坚强而乐观的人。几十年来,他一路前行,坚持不懈,矢志不移。我祝愿刘少明兄早日获得自由——回到他朝思暮想的工人中去,回到他的维权义工的工作室去!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