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勇头七祭

孙立勇1

今儿孙立勇头七。七天来,孙立勇的音容笑貌,无时不浮现在我的眼前。本来想等他醒来,出院,我一定要给他买一个好一点的手机。

6号那天,我跟孙立勇爬山,他给我显摆了半天他那入手还不到一个月的新手机。那好像是一款国产三线品牌的二手机。他说,这款手机是他从赶集网上买的二手货,花了900块钱。这也是他这辈子买的最贵的手机。以前买的二手智能机,从来没有超过200块。在爬山游玩的过程中,他用这个新手机拍照,表情很兴奋。看得出,他对手机的像素非常满意,还说,下次有围观事件,他可以用新手机拍出清晰的照片了。

孙立勇家里很穷。他故去后,我跟陈晨想尽办法联系到他哥哥。后来有朋友传过话来,说他哥哥不太想来。原本还以为是孙立勇多年维权跟家里的关系不太融洽。直到他在石家庄的舅舅主持下,和弟弟一起赶来,才知道,孙立勇的弟弟刚刚生了孩子,孙立勇的父亲却又去世了,刚刚给父亲办完百日祭,家里已经欠了好几万块钱,堂上还有年迈的母亲。他一家务农,一年的收入不过几万块,从山东到温州,光吃住行这一笔钱都无从筹措……

孙立勇的父亲一生务农。早年家境挺好,可惜文革到来,因为家庭成分是富农,一下子家产剥干刮净。据孙立勇的舅舅介绍,孙立勇坚决抗争不畏强暴的性格,就是从这些童年的经历中得来的。

记得孙立勇第一次到我家,给我说起过,他因举报家乡的环境污染,走上了抗争的道路。在这条路上走的虽然很苦,但他无怨无悔。他平日沉稳寡言,但做事百折不屈,而且颇有斗争智慧。有一次,他被家乡截访被关到黑监狱,他想办法跟看守混的很熟,突然一天,他把房门反锁,用从看守那里偷来的打火机点着了房间里的家具,而他则坐在敞开的窗户前,看他们的笑话。可惜,那一次我没有想起跟他探讨关于死亡的话题,但我相信他是不甘心的,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孙立勇这个朋友很直接,也很执着。去年底他跟我另一个好朋友闹了别扭,一方面源于误会,一方面源于沟通。总之,一些人对孙立勇也颇有些意见。而当苏州徐春玲家年初被维稳时,他立即前往苏州声援,可惜,当时同在徐春玲家坚守的一个朋友却因此不让孙立勇上楼。对此孙立勇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在三月早春的寒冷天气里,在楼外野地里坚守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看到大家都平安,才独自一个人离去。

孙立勇就是这么一个人,本色、不掩饰,坚定、无私而且智慧。有朋友总结自2014年起孙立勇为他人维权的经历:

孙立勇自2014年正月薛福顺意外死亡开始参与公民围观,他自己也对自己的觉醒感到欣慰。

接着,他先后参与了曲阜,建三江事件。

14年两会期间参与从黑监狱营救英国籍港人韩素华,并成功将其送到英国领事馆。

五次到天津声援天津维权人士张兰英并照料过其父母多日。

参与4.29祭奠林诏,参与寻找孤儿胖胖被打。

第一批赶到郑州声援贾灵敏,刘地伟,声援北京赵勇被打手机等物品被毁,两次到焦作声援张小玉,第一个到长垣看守所寻找华春晖和王译。后受迫害被当地强制送心里康复医院做精神鉴定,被限制人身自由一周后,在律师和公民朋友的帮助下逃出后到江苏淮安,和公民朋友一起寻找到王默,又到苏州声援徐春玲。

后一人围观河南新乡反污染游行,与王默一起到江西宁都寻找失踪的曾九子,胡玉花。

在江西,广东两地举牌声援HK,被广州警方刑事拘留一个月。

被释放后,到山东围观孙峰被煽颠一案,到焦作旁听起诉看守所不让律师会见张小玉一案,后到蓬莱寻找失踪的访民赵作媛,后到淮安看望王默家属,后到河北看望父亲刚去世的公民张占。

围观苏州范木根开庭,围观河北龚进军开庭!

而在此期间,他父亲病重五六次住院他都没在身边照顾,家里负债几万,父亲住院孙立勇只能借了些钱寄回家,平时在北京靠打零工、发发小广告的他,对于家庭实在也无能为力。在线下的维权群体,大多并不比孙立勇的生活好多少,却被CCAV污蔑为“维权产业链”,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悲愤的时代。义人受辱,而蝇营狗苟之徒却大放厥词。这时代如不被埋葬,无以面对英雄!

这次孙立勇约我去台州看望被精神病的另一位维权人士李加富,顺路看望下前不久脚伤的民主人士陈晨,没想到竟成永别。令人心痛不已。其实出事那天他很纠结,父亲百日祭在即,他又想回去看望父亲,又担心回去后被限制自由,纠结、无助、伤心等情绪,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我以为,这是孙立勇酒后落水的根本原因。

经过家属同意,将孙立勇弟弟的电话、账号跟微信号附在文末,也在此恳请有能力的朋友,给孙立勇家里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孙立勇弟弟:孙立峰

银行账号:622208049003544848中国工商银行保定市莲池支行

孙立勇弟弟的微信号:slf0000001

孙立勇故去后,我作为当晚唯一的当事人,写了一首小诗,《哭孙立勇兄》:

三十六载灿人生,

欲展雄心竞未申。

常思人间阴霾事,

伴酒难眠孤枕深。

当惊寒夜怜冻骨,

食腴未半悯饥声。

愿尽一腔英雄血,

化飞霖沛濯乾坤。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