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春平:7月20日开庭略记

郭春平
今天,本人不服广州黄埔区公安分局治安行政处罚一案,早上九点在广州黄埔区法院第十法庭开庭。2015年3月4日本人在微信上转发《还我蓝天—妇女节口罩集会》信息,3月7日下午,广州市黄埔区公安分局以本人发布此信息属于“策划举行非法集会”,对本人行政拘留十四日。

同时,今天汕头民主维权人士王喜利被陷罪的案子在汕头开庭。据消息,23日,国内三起著名良心构陷案也将异地同日开庭:广州唐袁王煽颠案将在广州中院开庭;因声援港人占中、争取真普选而被落罪的惠州叶晓铮案将在惠州市惠城区法院开庭;浙江杭州吕耿松煽颠案开庭。当局故意将几起案件安排在同一天开庭,目的无非是想分散和缓解公民集中围观良心、政治案件所带来的维稳压力。但如此安排,恰恰暴露了独裁者的心虚与未日的恐惧!

就在昨晚午夜,收到广州朋友李维国的消息:他19日下午已“被旅游”。不能前来旁听此案,这让我大感惊讶,想不到本人这样一个普通的小案件,却被当局如此重视!

早上八点多到达黄埔区法院时,现场的情景更令我惊诧不已,法院附近与门口布有大量国保与警察对进入法院的人进行盘查,几辆警车在法院旁边守候。在法院门口,黄敏鹏被国保当场带走,对我的抗议与质问,警察以无赖的口味对我说:我想把他带走就把他带走!我当即对现场的一个黄埔区国保(以前曾强制遣送过我)说:你们不是天天讲三个自信吗?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小案件,朋友来旁听,你们紧张什么?你们的自信在那里?!

广西朋友谭爱军也被阻挡在外面,我说这是我的代理人,骗过了门口查验身份的人,谭爱军才得以进入法院。后来唐荆陵太太汪艳芳在庭审时进入法庭旁听。在第十法庭,一个仅可容纳20来人的小法庭,竟然被当局安排的14位国保占据旁听!廖剑豪、李镜洪等朋友却被国保、警察阻挡在法院外,被野蛮驱赶,肖育辉甚至在法院门口被强制带走遭到非法传唤!

在庭审时,广州著名人权律师葛永喜以精湛的法律水平对广州黄埔公安处罚的程序、提供的证据、适用的法律依据进行了有力的反驳,我则质问被告代理人:你所代表的政府是一个没有经过选举的政府,这样的政府是合法的吗?…… 请你举出1949年后那起民间申请的游行示威是被批准的?…..一涉及民主的发言,则被审判长以本案无关打断并不准书记员记录在案。

在最后陈述时,我说: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看重的是庭审的过程,通过这样一个庭审,让大家看清楚,宪法35条规定的公民权利是一纸空文还是真正落到了实处?一个有自信的政府,对公民关注社会的行为,不会予以打击,而是支持!对本人的行政拘留,是政治迫害,是专制社会的体现!

最后,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