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章律师被拘前致父母书

亲爱的父亲母亲: 

    儿子在此给你们二位磕头了,儿子不孝。

    我不但无法让你们安度晚年,不但不能让母亲享受-个完整的中医治疗的方案,反而把你们带到北京,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你们或许通过官方的渠道了解到我们的情况,特别是我的情况。

    无论那些被操纵的媒体把我们描述和刻画成多么可僧、可笑的人物,父亲母亲,请相信你的儿子,请相信你儿子的朋友们。

    我从来没有把父母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按照这些原则寻找我的生活。尽管常常深处某种绝望之中,也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从事捍卫人权的工作,走上捍卫人权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来潮,隐秘的天性,内心的召唤,岁月的积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

    这样的道路注定荆棘密布,坎坷崎岖。

    想起我们曾经走过的艰难道路,这些又似乎稀松平常。

    亲爱的父亲母亲,请为我感到骄傲,并目无论周围环境怎样恶劣,一走要顽强的活下去,等待云开日出的那-天。

    您的儿子,再次叩首。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