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勇平:就未来宪政民主转型答友人

中国大陆的转型途径——就未来宪政民主转型答友人

沈勇平/文

 

极权政权崩溃了之后,会不会出现大乱?我觉得从现在各方面的条件看的话,出现大乱的这种可能性很低,也就是说,重新建立极权政权的这种可能性很低。我觉得各方面条件都不太允许重新建立极权,这是一个。第二个是国民觉醒的问题。不要指望全民觉醒,当然,也不可能全民觉醒。参与政治转型这个群体,永远是一个少数人的群体。我还特意留意了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推动社会转型的这个群体的人数,多的话可能几十万,少的话估计也就几万了。如台湾美丽岛事件,也就几万人。中国在八九年人数算是多的,估计光北京可能就有上十万人,其他各大城市也都有几万人、几千人。然后再看东欧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这些国家的民众上街去游行,一般也就几万人,多的也有上十万。 另外,不要指望一次性就能成功,好多都是经过多次上街抗议,甚至持续了几年、上十年。还需要指出的是,东欧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也有镇压枪杀民众,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死亡。

革命确实只是一种学理,将其付诸于实践很难,你怎么拿枪杆子跟他们对着干?几乎没可能。第三波的那些国家,通过革命建立宪政民主的很少。第一波那些国家,比如英美法,他们是通过英国革命、美国革命、法国革命,建立宪政民主的。实际上法国在大革命中也没建立起宪政民主,只有英美成功建立了。革命这种学理,确立国民有权反抗暴政,有权改变政府。革命的学理将国民反抗暴政合理化,为国民反抗暴政建立正当性。这也是宣扬革命的意义所在。

现在中东那边的茉莉花革命,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既有第一波民主国家那样的革命,也有第三波民主国家那样的改良,前者如利比亚,后者如埃及。不过通过革命建立宪政民主的个例很少,主要还是通过改良,通过广场运动和街头运动。在中国大陆的话,我觉得这个革命的可能性也很低,将来也应该是会通过广场运动和街头抗议,去逼迫政府妥协。

未来很有可能的是,在中国大陆民众不断抗议下,会逼迫政府坐下来谈判,达成一个共识,进行普选。极权垮台是分分钟的事,建立民主也相对容易,比较困难的是民主巩固。从民主建立到民主巩固,可能需要二三十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公民社会越发达,就有利于宪政民主的建立。现在大陆的公民社会不发达,主要还是官方打压的太厉害。如果我们把公民社会这个基础打好了,建立宪政民主的可能性就越大。公民社会内含很多,各种非政府组织,包括不太敏感的环保公益组织,也包括许志永他们那种有点敏感的公民组织。

中共有两种结局,要不就是被赶下台,像苏共那样被边缘化;要不就是自我改造为社会民主党,参与政党竞选,就像东欧某些国家的共产党那样。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