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焱吁请中共当局允他回国为母治丧

1

湖南民运人士前往医院看望熊焱的母亲(网络照片)

流亡美国的中国89民运学生领袖熊焱的母亲病逝。自2013年开始,熊焱一直申请和恳求中共当局允许他回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但始终不获批准。母亲去世后,熊焱通过本台再次吁请中共当局,允许他回国为母亲送葬。

7月7日,正在得克萨斯州美军装甲一师服役的熊焱,通过电邮告知他的朋友们母亲去世的消息,电邮只有一句话:“母亲去世,我心慌乱。”

记者也收到熊焱的电邮,随即接通熊焱的电话。熊焱告诉记者,他是在中午打开手机,看到哥哥从家乡中国湖南娄底发来的微信,知道母亲去世的噩耗,熊焱说:“我虽然知道我妈妈随时可能去世,虽然我有思想准备,但我收到这个消息,我全身发抖,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我的饭摆在桌子上一口也不能吃。我的心里非常愧疚,因为26年来,虽然我妈妈理解我,但她毕竟担心和思念儿子啊。最近两个月,我看到我妈妈躺在病床上,一天一天的瘦下去,这些照片,亲戚朋友天天给我发过来,每看一次我都心惊肉跳,那种痛苦是难以言说。”

熊焱是89六四后中国政府通缉的21名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之一,1992年流亡美国。后皈依基督,修读神学,入伍担任美军随军牧师。2013年熊焱的母亲病重,当年4月和2014年9月他两次申请签证回国探望母亲,都被拒绝。今年4月,母亲病危,熊焱再次申请签证,并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的公开信,要求回国尽孝,为母亲送终,仍得不到回应。4月23日,熊焱飞抵香港机场,遭港府拒绝入境,遣返美国。美国国会议员、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人权小组主席克里斯·史密斯和众议员罗伯特·皮滕杰对熊焱的遭遇表示关注,皮滕杰写信与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沟通。熊焱告诉记者:“我想六四以前我回不去,但是我看到国会议员写了一封信,我想还是应该可以回去的,但是整整一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今天我妈妈去世的消息,我发给了那位国会议员的办公室,他们为我祷告,要我节哀,他立即说要和中国大使馆联络,明天给我答复。”

熊焱对于从2013年到2015年连续三年要求回国探望母亲都不获允许,感到不可思议。他说:“我又不是回去搞武装暴动,我是回去看我将要去世的妈妈。现在中国共产党这个政府不可理喻。”

熊焱在过去的12年,作为随军牧师,曾为美军官兵主持过不下100次葬礼,每一位死者都能获得亲人的送别。而熊焱未能在母亲去世前回到母亲身边,但熊焱仍报一线希望,能够回国为母亲送葬。他说:“我借着自由亚洲电台呼吁,希望中国政府让我回去参加我妈妈的葬礼。这是我的一个强烈的要求,也是一个诚挚的恳求,而且是人之常情。”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