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为恶的底线

023

一个社会再好,也不可能杜绝恶行恶德的现象产生。杜绝恶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并不妨碍讨论恶,并且正视恶的意义。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道德水平,不是去看这个社会中最好的那些人怎样,而是去看这个社会中最坏的那些人。也就是盗亦有道的那个“道”的那个底线有多高。

上次去日本考察,导游告诉我说,日本的黑社会是公开的、合法的,叫“指定合法暴力团体”,绝大多数有合法的正当职业。基本上是在遵守法律的条件下从事正当职业,特别是运输服务之类职业。他们也有自己的帮规,也会在帮规之下,做违法的事情。但他们的衣着非常讲究,笔挺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红色领带,皮鞋也经常锃亮。而且,他们大多数基本上遵守法律与社会公共秩序,但是有时也打架斗殴,导游说,但是他们打架时的刀具已经自觉地用二、三寸来长的水果刀,可以伤人,但是不容易使人毙命。我不知道导游这个说法有没有普遍性。但是,我相信一点,日本黑社会可能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个。我至少相信一点就是,这些黑社会即使干坏事,也是有底线的。我当然不相信日本黑社会已经被漂白的神话,但是应该承认,他们即使是黑社会,其黑的程度也有限,至少是有底线的。否则,就无法理解日本的社会治安为什么这样良好,至少是不可能达到现在这个水准。

因此,我想到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道德水平不是从少数的几个精英来作出判断,恰恰相反要从最底层,甚至是社会中最烂的那些人那里去找标准。最近经常看到动辄杀人,杀人的手段也是极其残忍的,动辄就来一个灭门,一家多少口,连正在吃奶的婴儿都不放过。这种事情正在我们这个社会不断地发生。为恶已经没有任何底线了。昨天又看到云南大学出了一个大学二年级,年仅十九岁的女马加爵事件——如果三年前的马加爵事件有其苦难的人生经历为背景,而且事出有因,我尚且能够作一丝同情的话,那么,今天云南大学再次出现的这个大二年级的年仅十九岁的女生张超,却是长期被人包养的,她拿情夫的钱,去供养男朋友,最后又与男朋友合谋买凶杀害包养自己的情夫,而且还亲手大卸260块,然后分尸抛尸,全过程做得专业而冷静,十分残忍。几乎完全看不出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娃所能够有的胆量。其残酷的心理素质,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为恶在这里早已没有了底线。

一个社会的道德越是喜欢高标,弄出一串串的道德榜样与英雄,越是容易产生为恶无底线的社会局面。中国“文革”时,一方面学习大公无私奉献的雷锋精神,一方面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而且这二者居然可以十分和谐地并存于一个社会,并且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由此,我想到一个社会的道德面貌其实就是一个椭圆。椭圆的两个焦点就是社会道德的底线与上线,道德的底线与上线越是靠近,表现为常态,那么社会就越接近于一个正圆形。相反,如果,两个焦点的焦距越大,那么,社会就越接近于一个扁平的椭圆形。一个社会只有道德的底线不低,高线不高,这个社会才会是正态的,才会是稳定的。我们也可以看到,高线的焦距拉得越远的同时,底线的焦点也就被抛得越远。社会就会像一个圆一样越是畸形。中国一直是一个喜欢并且善于制造道德高标的社会,为恶没有底线,也是经常反复出现的高频率的事情。一个永远不可能完全彻底地消灭与根除恶,但是,仍然可以把为恶的底线不断地抬高,而接近于一个社会的常态。在这个问题上,价值的内核与法治的精神可能是唯一通往这个一个良性的常态社会的途径与桥梁。

2008年1月8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