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国星:庆安枪案余波——多名参与声援者被抓或抹黑

庆安 公民

曾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的庆安火车站警察开枪打死徐纯和案虽然已经落幕,余波仍在荡漾。多名在庆安事件后积极参与调查与声援的公民因各种理由被刑拘抓捕,一般认为与参与庆安案有关。

庆安案后,网络舆情激烈对立,尤其是维权者群体和维护同侪的基层警员的情绪对立明显,而这系列的事件,或可解读为警界高层安抚警界情绪,全国范围内打压自觉维权者的主动作为。

先后有多名律师如重庆游飞翥等六名律师前往庆安调查,均被当地警方抓捕行政拘留,一时间成为律师黑洞。

这系列抓捕中其中最知名的一位受害者当属“屠夫”吴淦,他在5月2日庆安案后积极参与,在网上发布悬赏,征集枪击案现场视频,并公布了一段警察与徐纯和的肢体冲突的画面。

5月27晚,吴淦在江西被福建警方刑事拘留在第二天带往福建,目前拘押于福州市下属的永泰县看守所。

吴淦被刑拘后,官方动员了几乎全部的官方媒体对其进行抹黑,虽然吴淦被刑拘的理由是“寻衅滋事和诽谤”,但新华社的通稿并不避讳对其动手的真正理由。

新华社通告称,“在日前发生的“庆安事件”中,吴淦并未去过现场,却在网上公布所谓“真相”,称死者徐纯合“这次去火车站出门就是要去北京上访”,新华社代表官方称,公布视频之后,“这些谣言被一一揭穿”,引起“公愤”。

吴淦被刑拘之后,委托了多名律师为其辩护,其中包括女律师王宇,神秘的抹黑之手伸向了王宇。

6月11日,新华网及中共多家党媒几乎同时发表并转载抨击王宇的四篇“作者匿名”文章如《“女律师”王宇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指责王宇2008年因在天津车站购票而涉及过失致人重伤罪,于2010年遭判刑,上诉被驳回后入狱,于2011年出狱。

不但新华网发表,几十家各地官方媒体的微博也被下令转发,一时在微博上形成话题。对此,“维权网”认为,因为王宇最近担屠夫吴淦的律师而被报复。

北京律师陈建刚撰文《王宇律师的涅槃——王宇律师身后那巨大的荣誉》,就党媒不署名文章疑点给予回应,点出王宇打人案的多处疑点,质疑其是冤案,陈建刚盛赞王宇:官媒的抹黑、污名,是一种褒奖和荣誉。

张雪忠则说,“继联手攻击吴淦先生(屠夫)后,几大中央级官媒又在联手行动,一起抹黑和诋毁曾遭受司法迫害的人权律师王宇女士。一个国家的媒体机构,不敢批评权力或监督官员,却无所不用其极地攻击无权无势的平民个体,这种乖张、下流和卑劣的行径,表明中国的新闻机构和政治当局正日益堕落、日益流氓化。”

在庆安案中,因徐纯和被网络舆论认定为上访者,因此引起了许多民众的同情,许多访民前往庆案声援抗议,他们也遭到了反击。

6月22日,官方宣布,翟岩民、刘建军、刘星(本名任键财)等人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山东省潍坊市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虽然三人被刑拘的直接理由是在组织访民山东潍坊法院门口声援一名当事人徐某某的行为,但官方媒体并不回避他们在庆安案中的作为。

新华社则说,仅2014年以来,翟岩民直接组织和幕后指挥各地访民“声援”滋事事件就达9起,包括最近在“境外网站热炒的访民在黑龙江庆安火车站举牌事件”。

潍坊警方称,此次到潍坊的15名“访民”中,有14人刚从黑龙江庆安参加“声援”活动回来,翟岩民还交代了组织“声援”“庆安事件”的全过程,并借此与吴淦扯上了关系。

官方媒体对翟岩民、刘星的私人生活大肆抹黑,但并不给其任何自我辩护的机会。

虽然官方媒体已经让翟岩民、刘星上了央视认罪,但讽刺的是,直到昨天(6月25日),翟岩民的夫人仍未收到任何刑拘通知,也不知道翟岩民拘押在哪里。而刘建军的律师吕洲宾赶往潍坊看守所,也未能会见刘建军。

抹黑行动并不仅针对冲锋在前的维权者,对仅仅是撰文议论的旁观者也毫不客气。

6月22日,新浪微博账号一个匿名小号“春天的况味”在微博贴出所谓“华政教授张雪忠追女学生的情书”,该账号同时在微博上指责张雪忠“身为教法律的大学里的老师!嘴上喊着自由民主,心中想着女学生的美色!”

目前是单身,且在几年前就因政见被华东政法大学除名的张雪忠给予了委婉地回应,网民普遍这一抹黑行为表达了批评和不屑。

5月份,张雪忠律师曾撰文《庆安枪击事件启示录》等文章,文章写道,“徐纯合的惨死是一起具体的个案,但野蛮和反人类的专政体制所指向的对象,却是普遍而不受限制。”

对张雪忠的抹黑是否张对庆安案的发言有关,仍不得而知。

吴淦被抓后,他的友人组织了声援运动,福建官方施加了巨大压力,普通维权者有国保喝茶,从商者,则出动税务工商稽查。一系列对维权者肆无忌惮打压的最新一例,或者也是最恶劣的一例,是福建警方再次抓捕了吴淦的父亲。
根据吴淦友人告诉本台,“多年以前,吴淦的父亲与人合伙办了家小企业,后来因经营问题,企业解散。2013年初,福清警方翻箱倒柜,从这家解散多年的私人企业中,找了个职务侵占罪,把他老人家刑事拘留,拘留了七个月,2013年7月左右,取保候审。至今,取保期已将近两年。”

吴淦友人介绍,“前两天,老人家说福清公安通知他去办理撤案手续。昨天(6月24日),他去了福清公安局经侦部门,经办人员说,现在依法治国,程序严谨,撤案手续要局长签字才行。局长外出,不在单位,叫他等。夜里十点左右,他急匆匆给家里打电话,说福清公安又要刑拘他,对方正在办理手续。

目前已经确认,吴淦父亲这次刑拘的名义还是职务侵占。显然,对他的刑拘,其目的不过是对身在狱中的吴淦施加压力,让其配合自污。

6月19日,吴淦会见律师李方平时曾介绍,“北京方面也过来了,没谈案情、只谈态度,主要是说服教育认罪,现在自己会见和审讯都在固定的律师会见室和讯问室里,警方审讯时,尤其北京方面过来审讯时,笔记本电脑都会开启录像。”

吴淦担心,自己的表述,尤其针对所谓受害官员个人的一些聊天会被剪辑公开,从而再度被抹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